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50期]对话严歌苓:我的写作生涯之痛与情

2011年06月07日 14:22
来源:凤凰网读书

严歌苓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生命是同样可贵的,战争是同样可恶的”

读者:严老师您好,我看过您的小说,但不是特别多,我特别喜欢的是《白蛇》,是讲文革时期舞蹈家孙丽坤和徐群姗之间那种朦胧的同性之间的爱。我就想问您,除了表达她们之间的爱,像您是军人出身,在那一段特殊的历史时期,您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亲身经历?

严歌苓:这个问题有同学问过我,有一个同学站起来说你是女同志吗?我说你认为我是男同志吗?不是。我不知道国内现在把这种同性恋叫做女同志、男同志,所以我就反问了。我少年时期在军队的时候,其实女孩子之间都是很朦胧的,今天她们两个女孩子特别好,过了一阵子她又跟另外一个女孩子好,那个女孩子就觉得她挺背叛她的,所以就很伤心,还会撒谎来掩盖跟她出去散步了。有的时候我就觉得,其实小姑娘在那个时候是很朦胧的,有一些很美好的情愫,不知道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就是小姐妹之间的感情,后来人们非得把它划分。刚才提到这个问题,我觉得我是从舞蹈演员当中看到的这样一种情愫,两个人会睡在一个蚊帐里面讲悄悄话,实际上你不一定要去定义它,一定是这个恋,一定是那个恋,就是挺朦胧挺美好的一种情愫,人总是需要一种情愫,一种感情的,对吧?

读者:您好,《金陵十三钗》是我读过您的第一个短篇小说,对我影响特别大,我想问您现在您对日本的看法,因为毕竟南京大屠杀是事实,但是他们现在还不承认,而现在国内八零后、九零后的哈日、哈韩风潮已经兴盛,您对这种现象是怎么看的?您认为当代八零后和九零后对于日本和韩国应该抱以什么样的态度,比如日本大地震是否应该捐钱?

严歌苓:人类都是一样的,生命总是同样可贵的,战争都是同样可恶的,对双方无辜的人都是很残忍的,所有的母亲生出他的儿子都不希望他变成战士死掉,所有的妻子也不愿意最后一次送郎参军,这都是人类共通的一些感情。当然我们国家在很多年以前,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向任何人讨还战争赔款,我觉得很奇怪。现在忽然变得,大家对这个事情非常的愤怒。实际上我在美国参加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活动的时候,大概1994年,中国还没有对这个事情有任何的反思和醒悟。我觉得任何事情过激都不好,都变成一种庸俗化,这样的情绪也会变成庸俗化。任何东西我们要问问自己,我们有足够的理智来处理、来思考这些事情吗?因为一个民族的强大不是靠这种情绪,而是靠智慧,是靠思考。我在柏林生活了那么久,我觉得德意志这个民族可贵的一点,就是他彻底的反思,这种反思的精神是非常非常难得的,这样才能使他永远不会再做一次愚蠢的事情。

读者:首先,看到严老师我很开心,这个问题是前两天我的朋友在做访谈的时候问的,但是您没有做出回答。就是严老师曾经写了很多剧本,也曾经跟很多导演合作过,我们比较喜欢的就是陈冲老师,我知道在早几年的时候《白蛇》被陈凯歌导演买去了版权,但是迟迟没有拍,我觉得很可惜。对于自己已经卖出版权的作品,严老师是不是会有一种期待,希望它能够让更多的人用另外一种情绪见到它,会不会催促一下,也是帮我们催一下?

严歌苓:当然,我很希望我的小说作为另外一种艺术形式呈现给读者和观众,因为观众现在要远远的多于读者,这是一个很可悲的现象。我们国家越来越多的人,对文字这种媒介已经开始疏远,而其它形式的媒介越来越蓬勃。我觉得因为生活的压力,每个人都希望被动的接受这种信息,电影、电视就是这样。因为阅读是需要投入的,需要主观的介入,所以我觉得我的小说如果变成了电影,就有更多的人来读这篇小说,我最终的目的还是普及文学,但是我也不希望妥协太多,把我原来的小说拍成另外一个样子,那就宁可不要拍。《白蛇》这样的作品大家都知道,因为同性恋在中国是不被张扬的,所以你们应该知道为什么没有被拍。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严歌 歌苓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