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50期]对话严歌苓:我的写作生涯之痛与情

2011年06月07日 14:22
来源:凤凰网读书

严歌苓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在历史动荡时期,女人比男人更加坚韧”

读者:我想问您,像《小姨多鹤》、《第九个寡妇》,我感觉好像主要是以新民主主义来写女性在中国的意识当中起到的特殊作用,您把女性的心理和作用,不仅写得文学化,而且写得特别细致入微,我想请您谈一下,您对女性在中国所起的作用,或者说承载的历史厚重感有什么看法?

严歌苓:你这个问题太大了,超过我文学的回答了。怎么说呢,一下子我找不到特别确定的答案,如果回答得不准确,请你原谅。作为我来讲,《小姨多鹤》是写一个战争的故事,写一个男人打仗而女人来收拾残局的故事,我总觉得战争是男人挑起的,是几个男政治家挑起的,但是到最后牺牲最大的是女性。像《第九个寡妇》,因为她没有太多的政治观念,太多的政治是非,所以她就觉得一个无辜的生命是要用最大代价来保护的。女人很多时候没有是非观念,她的观念就是他是一个生命,他无辜,我要保护他,仅此而已。所以我觉得在大的历史动荡时期,女人比男人更加坚韧,更加可靠,这个是我认为的一种现象。

读者:严老师,您好,我看过您几乎所有的作品,最开始看的是第二阶段移民时期的,然后再去看您早期的,看到第三阶段的时候,说实话,《第九个寡妇》、《一个女人的史诗》,还有《小姨多鹤》,我认为其实不需要那么多的叙述就可以讲出您所说的主题。您刚才说《第九个寡妇》中没有什么形象,您在写个体的感受,但是作为一个读者,我觉得这些长篇反而不像您早期的作品,对我造成那种个人人物命运的震撼。我不知道您有没有这样的观点,最好的材料是你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其实作为一个读者,我非常希望看到您从自己的经历当中,继续挖掘移民小说的这种写法。我一直都觉得有很多很好的作家,他们都变成了资料性的写作。您刚才说您在非洲的时候因为远离美国本土,所以不再写移民主题,这已经是一种选择了,是您找到材料之后再去写的东西,而不是您感受的东西。您认为最好的材料是您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吗?

严歌苓:《小姨多鹤》和《第九个寡妇》是我二十多年前听到的故事,这两个故事是特别想写的,一直都想写,但是我觉得我的实力还不够写这两个故事。这两个故事当中的这些人物,我尽量不政治化,但是我有政治理想,那就是我们国家建国以后我父辈的那些经历,我有追问下去的一种欲望,《小姨多鹤》也好,《第九个寡妇》也好,这些追问就是通过这两个作品表现出来的。

读者:严老师您好,我看过你很多的作品,我现在研究的题目是你文革的叙事。想请问,作为一个海外作家,你觉得你的文革叙事与国内作家的文革叙事,最大的不同在哪里呢?

严歌苓:我觉得要由评论家来讲,我是没有资格来讲这个问题的。因为我很少把自己的小说上升到理论高度来看,我看作品和写作品都是很感性的,没有比较的,我除了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比较过作品,现在我已经不会比较作品了,这是很累的,这是评论家的事吧。

读者:严老师,您好,我在这儿想问您一个问题,我特别喜欢您的书,我今天也挺激动的。我是从大学图书馆看到您的书,特别喜欢,我是学新闻的,但是因为您,我觉得我更想进中文系。我肯定赶不上您的水平,但是我希望可能十年、二十年之后,有朝一日能够让您记住我的名字,我叫王思梦,我希望有朝一日您可以知道我,这也是挺不切实际的梦想吧,我就是想跟您说,您是我的偶像。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严歌 歌苓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