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50期]对话严歌苓:我的写作生涯之痛与情

2011年06月07日 14:22
来源:凤凰网读书

严歌苓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严歌苓:看淡苦难的女人,最美

读者:严老师,您好,我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看您的书,最初是我们高二阅读的文章,叫《母亲与小鱼》,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这个?

严歌苓:一篇散文,我记得。

读者:后来看您的《一个女人的史诗》,我觉得和《母亲与小鱼》梗概很像。母亲像是少女般的爱着父亲,从中国伦理来说,她对儿女不像其他母亲那样的尽心。我记得看《母亲与小鱼》的时候老师提问,说看过有什么感受,我说了一句:爱是不能勉强的,一个侧面吧,一家之言,我想听听您对这两篇文章的感受,您是不是也是这种关系?谢谢。

严歌苓:我觉得你的答复很好,爱别人是可以幸福的。

读者:严老师,我问您一个关于《扶桑》的问题。小说塑造的扶桑是一个历经了苦难和蹂躏的女子,我想问一下,现实中的这样一个女子还会美吗?您这个是超越现实的,里面是不是包含着您的理想主义?

严歌苓:我刚才讲了,扶桑这个人物是我理想主义的成分。我觉得中国妇女对苦难的那种漫不经心,那种平常心的态度使她们美。一个人总是觉得自己在被欺凌,在被压榨,在被折磨,这个人是会变得越来越不好看。一个人对苦难是不经意的,是慷慨的,这样的人她不是怨妇。我一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怨妇,没完没了的在那儿说,我很惨,我怎么样,我认为扶桑已经从这样的苦难里涅盘了,升华出来了。《扶桑》这个小说是非常抽象的,所以我觉得这种理解可以非常个人化,这个小男孩看她非常美,也许别人看她并不美。这个小男孩看到她能够对苦难有这样的态度,他非常震惊,他觉得她很美。

读者:我想问一下,您在生活中见到过扶桑这样的女人吗?

严歌苓:我到农村生活的时候,或者是我小时候看到的农村女人,一边要饭,一边就坦荡出她的胸脯喂奶,就有非常坦荡的那种感觉,我觉得很漂亮,很美。我认为一个不是很在意自己受苦、受折磨的女性,是很美的。

读者:我再问一下,“白蝴蝶”那种美和您刚才说的这种美是完全不同的,那么您的审美是非常不固定的吗?您的美感是非常发散性的吗?

严歌苓:当然不固定,要看是什么人,如果我把扶桑和王葡萄的美感,放在一个都市的大明星像白蛇或者是名角身上,就会很不真实,要看这个女主人公是谁。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严歌 歌苓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