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姐夫”李国威:“潜伏”在商界的前新华社记者

2011年06月29日 12:01
来源:申江服务导报 作者:张澍心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李国威:在公司里,外国同事叫他的英文名“Geoff”,发音同“Jeff”,中国同事则叫他“姐夫”,发音仍然同“Jeff”。做过两种主业:记者与企业公关;副业众多,如作家、乐队吉他手。曾任职新华社记者,生力啤酒、通用汽车、华晨汽车公关经理、总监,2002年,出任美国某500强公司中国区公关传播总监至今。《金领手记》是写的是他多年的职场感悟。

“到底什么是商务人士……我这里要提出的观点是,商务人士就是对生活有许多怪异要求的人,也就是有些毛病的人……后来我慢慢有了一个毛病,就是不能跟人同屋睡,可能是参加几次大的采访报道,被同屋人雄壮的呼噜声搞死了,整夜不能睡,白天还要采访写稿,简直痛不欲生。就为了这,我后来加入了对生活有挑剔的人群,成为一名商务人士。”

──摘自《金领手记》第一章之《商务人士一定要有些毛病--严防那些完美的人》

《申》报:从记者转变成商务人士不容易吧?

李国威:离开新华社去做“商务人士”,其实也是一个求变的过程。以前做记者,特别是文字记者,大部分都是一个人独立在外跑新闻,虽然上头也有领导、政策,但好稿子坏稿子,其实是有一个硬性标准的。而在职场则不同,公司里作为下属要更多地揣测老板的用意、想法,甚至心情。而且,区别于记者的单打独斗,在公司里更多是一个团队的工作,你必须在一个固定的组织结构里工作。记者大部分都比较不拘小节,但这在公司里很难想象。我们公司其实也有健身房,员工也可以去健身、洗个澡再回来上班--但几乎没人会这么做。

《申》报:但你还会保留记者的“习性”吗?

李国威:会。做记者久了,就喜欢观察,喜欢分析。平时不会在工作场合表露出来,但晚上回了家,就忍不住把观察到的都写下来,《金领手记》这本书就这么出现了。而且其实我本人并不是那么会搞笑,但是我秉承了记者的好习惯,别人说话间那些好笑的段子,我都偷偷记下来。

《申》报:工作中不会流露“记者”的一面?

李国威:采访跟面试其实很像,因为记者的习惯,我在面试的时候,喜欢问一些奇怪的问题。现在的面试,基本上考官就是问些“优势”、“劣势”、“职场规划”之类的问题,以至于很多求职者,特别是应届毕业生,他们会在面试前背好一套,有时候你问题还没问完,他们就口若悬河地开始演讲。比如前几天,我面试的时候,问面试者:“请你谈谈现在中美关系最重要的一环,以及这对中美贸易的影响。”这个问题他们绝对没背过。

这是一本“反励志”书

“你要是永远舒舒服服干着某个职业,就意味着你在这个领域永远经历着平庸。你想想,那一部好的作品不是作家写到吐血,哪一个好的项目销售不是业务代表跟客户喝到吐血,那一种好的公关活动不是把项目经理累到吐血?所以你要是对某个职业痛苦到要发毒誓,那么你应该庆贺自己已经触到了这个行业的本质……”

──摘自《金领手记》第二章之《狠发毒誓,乖乖上班--毒誓就是被套牢的股票,天天抱怨,就是不出手》

《申》报:说说你的书吧,这是我看过最“温馨”的职场故事。

李国威:工作久了,会觉得总是在做着刻板的重复的事情,就需要一个途径来缓解。我写这本书,其实也是对平时工作生活一些压力的释放。我希望大家能换一种心态来看待职场,现在的小说,或是“职场秘诀”之类的书,老是把职场形容得非常险恶,勾心斗角……但如果真的能换位思考,其实你的领导、上司、同事,他们的苦恼要比你多多了。越大的领导苦恼越多,你想温总理说要坚决抑制房价,他能不苦吗?有统计说,平均一个老板身上负担了60个人的生计……对你的老板宽容一点,把他哄开心了,对这60个人都是贡献。

《申》报:这本书讲的是“金领”的生活,挺高端,你觉得你的书对现在还在为房贷挣扎的小白领有什么现实意义吗?

李国威:我觉得别把我这本书里说的太“当真”,乐呵一下,工作的时候,该怎么样还是得怎么样。千万别把我的书当成“职场秘诀”什么的,我写的是我自己的感悟,但有时感悟比秘诀有用。至于我写到高端人士也是有很多苦恼的,当然在写的时候也要掌握度,不能过于放大。比如我有个朋友一家人去新西兰度假,她看着丈夫打高尔夫,儿子在钓鱼,就感慨幸福人生,不过如此。我对她说,这种话就只能在小圈子里感慨感慨,你放到微博上去,还不得被人说“矫情”说死。所以我的书坚决不鼓吹高端生活,不矫情,不装。

职场书也可以文艺腔?

“诗人说,2009年7月22日日全食那天上午,他在外滩对面滨江大道的星巴克写作,发现旁边有个女孩,好像也在写什么东西。悄悄探过身一看,她竟然在用一个真皮封面的笔记本写日记……在天地渐暗、时光凝固的时候,两个捧着同样笔记本的陌生同路人,在这500年无法重复的天象瞬间,静静地倾听着彼此的心跳。‘那你们后来留地址和手机号了吗?’有人问。

诗的意境生于意外,止于遐想。再往下问,就成泡妞了。”

──摘自《金领手记》第五章之《我们身边还有没有诗人--商业社会并非扼杀诗人,只要诗人不再扼杀自己》

《申》报:《金领手记》是职场书,但意外的有时候很文艺?

李国威:我觉得不管谁,都有文艺的一面。会梦想着广阔的天空,树木生长,或者聆听涛声、直面沙漠……只不过这些比较柔软的东西都被我们藏起来了,在工作中,必须全副武装。但是我觉得即使是商务人士,也可以文艺,可以不那么“职业化”。

《申》报:你不是上海人,但是书里可以看出你很喜欢上海?

李国威:我是北京人,但我最喜欢上海的“盲目崇拜”,这是褒义词。我2002年就来到上海生活,上海人对于新的、好的东西总是可以在第一时间毫无保留地接受。其实北京人也喜欢时尚的、新的东西,就是接受的时候老有点低不下头来。就像北京的小姑娘常常到了上海,就会说:“美是很美,好也很好,可我怎么就是不喜欢呢?”

李国威小印象

哇,这是精灵鼠小弟真人版么?

与“姐夫”约在张江地铁站附近采访,他开会拖了一会,跑到我面前时,直喘气,话都说得断断续续。看到“姐夫”第一眼,我在心里默默想:“哇,这是精灵鼠小弟真人版吗?”这真的是赞美,所以当“姐夫”说,我出生的那一年,他加入新华社乐队……我有一点囧。不过想想也对,“姐夫”下海时,中国还很少有人知道什么是公关。

因为做记者总会或多或少认识一点公关,我总觉得他们是不是有培训过如何说话?每个人的语音语调都极其相似,以至于跟他们说话久了,我也会自然而然变得跟他们一个声线。而“姐夫”老师似乎没有,于是我有幸保留自己的腔调。大概是面对我,他并没有摆出职业腔?

最后,“姐夫”甚至反采访起了我,大谈记者职业病什么的,真是……

[责任编辑:姜君] 标签:李国威 商务人士 记者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