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59期]王林对话西渡:回到民国学语文

2011年08月19日 15:35
来源:凤凰网读书

欢迎来到凤凰网读书!2011年8月6日,第五十九期读书会在中关村图书大厦五层多功能厅举行——邀请的嘉宾是著名的诗人西渡与语文教育工作者王林。当民国语文的教材热潮再度泛起,社会上随之泛起一片关于民国语文教育与现代语文教育差异的探讨。抨击当下教育的同时,人们将目光投向了大师辈出的民国,在那里寻求语文教育的当今出路,而作为知名语文教研究者的王林老师和历史教育的前辈西渡老师,他们对民国语文有着怎样的情愫和观点?又是如何生动而理性的评价现代语文教育的呢?

本次活动我们在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ifeng.com/ifengdushuhui)及凤凰网读书频道官方微博(http://t.sina.com.cn/ifeng001)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本期凤凰网读书会邀请的嘉宾是著名诗人西渡与语文教育工作者王林。

从去年开始,民国语文的教材热潮再度泛起,社会上随之泛起一片关于民国语文教育与现代语文教育差异的探讨。抨击当下教育的同时,人们将目光投向了大师辈出的民国,在那里寻求语文教育的当今出路。

本期对谈中,西渡老师保持了一贯的诗人风格,一针见血地将语文教育在中国目前的境况概括为“最重要、最受歧视、最失败”。在这个被标准答案统治的教育国度里,教材是凶器,教师是帮凶,扼杀着孩子们的想象力与自由意识。而王林相对来说冷静些,他更加强调了民国语文的“课外性”功能,其意义或许只在为孩子增加一个好的读物,现代教育才是一个值得改进的系统工程。

现在人们之所以对民国语文这么怀旧,其实是对民国语文教育里深厚的人文意识的眷恋与期盼。民国处在中国大变革的阵痛期,中国文化在新旧交替中自醒并继续传承着,大师们秉承传统文化理念,又深谙西方文化精髓,在中西文化的熔炉里以他们独有的气质、知识沉淀与热忱为他们的下一代编写教科书。如今,大师远去,他们编写的教材却经过岁月沉淀,在教育浮躁化的当下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范本。

惆怅与无奈中,我们只好再回到民国学语文。

叶圣陶 蔡元培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16月出版(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西渡:中国的语文教育最受歧视

凤凰网读书会:欢迎大家来到凤凰网读书会,今天的嘉宾是著名诗人西渡与语文教育工作者王林。就目前来说,对民国语文研究最透彻的,我觉得没有几个人能超过王林老师。西渡老师是历史教育中的佼佼者,他写的诗歌在同行里面也有着很大的影响力,在目前诗歌走下坡路的环境下还能一直坚持,这非常可贵。首先我们请王林老师和西渡老师分别讲一下他们对于民国语文的感想和思考,然后我们进行现场互动,大家有需要向两位老师提问的或是需要发表自己的观点的,都可以踊跃发言。

西渡:我个人觉得,语文教育在中国目前的境况用三个词可以概括:最重要、最受歧视、最失败。

第一句话“语文最重要”,对于语文教育的重要性,可能大家都或多或少有所意识。上海有一个杂志叫《语文学习》,在它的每期封面上,都印有一个美国教育家的一句话:“语文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相等”,就是说我们随时随地都在和语文打交道,我们学习语文就是学习生活,不管是一个普通人还是专家,只要我们每天一开口说话,实际上就是在跟语文打交道。

语文对个人的心灵生活有非常重大的影响。我刚才说了,学习语文就是学习生活,语文学的好坏就和你精神生活的质量有密切的关系。我们一些非常有见识的教育家很重视语文。比如著名的数学家苏步青在担任复旦大学校长的时候曾经说过一句话“如果复旦大学能够自主招生,第一堂就先考语文,而且考了之后马上判分,如果语文不合格,其他的就不用考了”。

因为他本身是数学家,也兼任着数学系的主任,他就说要考复旦的数学系,如果语文不及格,数学再好也不能录取。他的这句话也是针对当时复旦数学系的一些实际情况来说的。当时是80年代初,复旦大学数学系从全国各地招了很多数学尖子,但是到系里学习不到半年,这些尖子生就落后了。后来他们系里得老师们开始研究原因,后来他们发现这些落后的同学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语文不好。有一些数学尖子在中学的时候是单课突进,数学很突出,但是不读书,语文没学好,结果到数学系以后很快就落后了。

第二句话“语文最受歧视”,跟苏步青的做法正好相反的是,去年上海的一些大学在自主招生的时候,有三所理工学校不考语文。从当年苏步青说要最先考语文,到现在不考语文,语文在现在受歧视的情况可见一斑。大家可能也有体会,现在外面的中学、小学各种课外辅导班中最热门的是数学,然后是英语,其次是各种能够加分的特长,艺术、科技,但是语文是最不受重视的。

我家孩子今年中考,在他的初中阶段,我辅导我的孩子语文学习的时候,心想:教一个也是教,教几个也是教,就让他一些对语文感兴趣的同学也上我家里来听课。我给他们讲讲语文的阅读,辅导他们的写作,最后能坚持下来的学生很少,他们做什么去了呢?他们会说“老师,不好意思,我的新东方外语跟这个冲突,我的物理辅导跟这个冲突”,最后坚持下来的只有三个。后来,这三个同学一个上了四中,一个上了实验中学,还有一个上了师大附。最后留下来的是谁呢,恰恰是家长。很多家长都愿意听,他们说“你讲的很好,对我们很有启发”,而且这些家长很多都是中文系毕业的,有的是南开大学硕士毕业,学历比我高,家长愿意听,但是学生没有时间,我们的学生很苦,比家长还要忙。我们从语文的课时安排来看好像也不少,跟数学和英语差不多,但是在课外时间,学生用于语文学习的时间最少,所以说语文最受歧视。

往期精彩内容

[读书会第47期] 对话周耀辉:“妖”字对我是赞美

[读书会第46期] 杨葵VS老六、柴静:凡人“百家姓” 琐事“过得去”

[读书会第45期] 熊培云VS刘瑜:我们为何失去了自由

[读书会第44期] 对话林怀民:“云门舞集”的岁月告白

[读书会第43期] 对话朱焱:换个角度啃世界

[读书会第42期] 沈旭晖VS陈冠中:国际政治梦工厂

[读书会第41期] 对话闾丘露薇:拒绝 “偏见”报道

[读书会第40期] 胡赳赳VS陈丹青、李健、叶蓓:北京的腔调

[读书会第39期] 易立竞VS张亦霆:明星访谈“有问题”

[读书会第38期] 李长声VS止庵:解读太宰治自杀之谜

[读书会第37期] 对话黄梅:人人都是奥斯汀

[读书会第36期] 周云蓬VS柴静、罗永浩:从诗歌回到现实

[读书会第35期] 对话李敖之子李戡:我信仰家族的根

[读书会第34期] 叶锦添VS乔晓光:追问东方的文化

[读书会第33期] 韩松落VS吴虹飞:为了报仇看电影

[读书会第32期] 苏伟贞VS骆以军:《时光队伍》里的“盗梦空间”  

[读书会第31期] 金错刀VS吴声:微小创新如何能颠覆世界

[读书会第30期] 马世芳:一个台湾人的两岸流行文化经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读书会 西渡 语文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