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张郎郎简介

2012年02月16日 15:23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1943年出生于延安的张郎郎,是我国著名美术设计家、共和国国徽设计者张仃之子。一九六八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美术理论系,“文化大革命”初期,他因为组织地下文学沙龙“太阳纵队”,以“现行反革命”罪名入狱,九年后出狱。曾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教员,院刊编辑,《九十年代》杂志专栏作家。作品有《七十年代·宁静的地平线》。九十年代后曾为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所访问学者,康乃尔大学东亚系之驻校作家,同时在语言学系教授汉语,海德堡大学汉学系之驻校作家,同时教授汉语及中国文化。现为普林斯顿中国学社研究员,同时在华盛顿美国国务院外交学院教授汉语及中国文化。

青年时代的张郎郎 (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太阳纵队”的诞生

张仃的同事黄永玉这样描述儿时的张郎郎:“郎郎是一个非常纯良的孩子。……他有支小竹笛,吹一首叫做《小白帆》的歌。他善良而有礼……一般地说,他很含蓄,望着你,你会发现他像只小鹿,一对信任的、鹿的眼睛。”

1958年,张郎郎在育才中学读初中。

自命为“反对官僚和小市民的诗人”的他,与几位同学剃了光头,穿件俄式军棉衣,腰里勒一根电线,在学校的小松林里来回乱走。

他们的偶像是马雅可夫斯基。

而“太阳纵队”沙龙的成立,是在乍暖还寒的上世纪60年代初。

以郭沫若之子郭世英为核心的“×小组”,和以张仃之子张郎郎为核心的“太阳纵队”,是当时最引人注目的两个地下文艺沙龙。

张郎郎回忆说:“我们这个沙龙的形成,有两位不能不提,我的母亲陈希文和作家海默,是我们‘真正的精神上的导师’。”

他的母亲陈希文,曾经是周恩来、李立三的秘书,建国后,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文学课。

1962年的一天,“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学生会主席张绪曼和我母亲商量举办一个大型诗歌朗诵会。我正好在家,就一起商量,我们和他们联合举行,上半场朗诵名作,下半场读自己的。”张郎郎说。

诗歌朗诵会如期举行。

“我全文朗诵了长诗《燃烧的心》,实在太长了,居然大家坚持听完,然后掌声雷动。……我在诗的结尾说:我们--太阳纵队!”

散会时,已经半夜了,人们沿着马路往张家走。

“董沙贝(油画《开国大典》作者董希文之子。编者注)突然兴奋地大叫:‘咱们就真的立刻成立太阳纵队!’一句话,把谈话中的火花,变成熊熊火光了。七嘴八舌,如何活动,如何自己动手刻钢板,自己印刷,等等,一系列的计划。”张郎郎说。

“太阳纵队”的成立大会在北师大一间腾空的教室里,“下午斜阳,懒懒照在墙上。那是1962年底或1963年初。”

不久,郭世英的“×小组”全体成员被捕。听说此事后,张郎郎们立刻停止了有形的组织活动,转为小圈子的谨慎聚会。

北京市委宣传部长陈克寒的女儿后来告诉张郎郎,有关部门关于大学动态的内部资料,将他描绘成一个“资产阶级文艺青年”。

“文革”开始了

1968年初的一天,早晨4点左右,一群五大三粗的美院学生冲到张家,将张郎郎押至中央美术学院附中。

第二天清晨,乘着守卫们正在休息,他成功地逃了出来,辗转流亡南方。

北京市公安局的专案小组印刷了大量通缉令,上面有张郎郎的两寸照片。

杭州龙井村,张郎郎被发现了。当时,张郎郎刚和陪伴他逃亡的蒋定粤订婚,后者是蒋光鼐的女儿。

被捕时,他对蒋定粤说:“别等我了,走好自己的路,你有幸福的未来,我就知足了。”

他最后被判刑的罪名有三条:“恶毒攻击中央首长”、“里通外国”、“阴谋叛国投敌”。

入狱时,张郎郎24岁,是中央美术学院的大学生。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张郎郎 “太阳纵队” 文革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