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冯唐、李银河、罗永浩:三个“怪物”的告白

2012年03月13日 08:51
来源:凤凰网读书

冯唐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发言

冯唐:中国的文字是有过断裂的

读者:冯唐和小波的文字,三位老师觉得最大的差别在什么地方?

李银河:我觉得这个女孩可能看过冯唐这本书里的一篇《王小波有多伟大》,对王小波有一些负面的评价,觉得他文字不怎么样。如果大家注意看,在我的序里专门提到了这个,我觉得小波的文字还是有他的特点,有他自己的风格吧。你不看名字,你一看他的文字,你能知道是出自他的手而不是出自别人的。我觉得能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了,他有他的风格、特色。我觉得冯唐的古文特别好,我在想为什么冯唐的文字能那么好,他的古文功底比我跟王小波都强。我在序言里是这么写的,当初文革,该学古文的那段时间我们都在闹革命,所以没有好好学。后来我想了想,我把王小波也说成古文不好,其实对他还是不公平的。王小波的古文还是不错的,我比他差多了。记得有一次我跟李零聊天,看到李零的一篇文章,就是写落水狗的那个。我给他写信,我看了以后问他,那个“节”是“关节”的“节”的意思,还是说竹子的“节”的意思。李零非常认真地跟我说,这个“节”是古代的一种乐器。这件事足以说明我的古文有多差。但是王小波古文不像我这么差,比如他写了好多故事新编,都用到了《太平广记》,所以我觉得他们各有特色。

罗永浩:我觉得冯唐和王小波没有任何相似之处,除了他们都是非常好的作家以外,因为我通常不会把这两个人的作品放在一块比较。你提到文字上的差异,刚才李老师也讲了,冯唐的文字看起来很漂亮的原因是他旧学的底子比较厚,这个对写作确实有很大帮助,所以说冯唐的文字好跟这个是有很大关系的。从其他的现代作家身上不太容易看到这些旧学底子给现代的文字造成影响,从这一点来看我觉得还是挺珍贵的。但我也不主张年轻作家去看好多旧书、古书。主要是冯唐看文言文书的时候我都出去玩儿了,所以说不出什么体面的话来。

冯唐:文章跟文字还是有区别的,咱们还是先说文章吧。文章劈开两块,一块是表现形式,包括文字,布局谋篇这些东西。另外一块,如果粗略的分可以说是内容,你想表达什么意思,你的观点是什么,你看到的状态是什么。我觉得小波难能可贵之处是他非常独特的视角。这话听上去像套话,但实际上不是的。是不是好小说,你拿过来看二三十页一定就知道了,不用看完两三百页。小波最特别的就是他的调调,他的调调来自于他的视角。我觉得一个好小说在内容方面要能够影响读者的世界观、人生观,甚至价值观、道德观。一方面是他的论点,另一方面更多的是小说家对一些细节的把握,他看到的你看不到,他看到的那个深度可能比你的深,广度比你广,角度可能跟你看的不一样,从这些方面来看,小波是个非常好的小说家。但如果从形式上来讲这个就众说纷纭了,说文字好和文字不好,其实也有很多说法。

中国的文字是有过断裂的,这个断裂跟当时辛亥革命也有关系,当时鼓动白话运动那拨人很可惜没有多写一点东西,多把语言转化的好一点。比如说一头猪生了一只羊,并不是说猪好或者羊好,而是小羊长的变成四不像了,羊如果完全长开的时候也是挺好的。这就好比现代汉语里面内涵的东西跟过去的汉语不在一个数量级,而又没有一拨人很好的把这个鸿沟弥补上,缺乏一代人的努力。后来一批批的人也尝试过,但都因为各种历史关系没有能做的很好。在我这边,相对来说运气好一点,我小时候体弱多病,没什么可干的,当时也没多少书可看。比如那时希特勒《我的奋斗》读不着,老罗的《我的奋斗》也读不着。七八十年代去书店看没有几本书。其实那个时候能做的,就是反反复复看那几个经典,看那几个古籍。我比较喜欢杂拌,把现在街上的话跟过去的话掺在一起写。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冯唐 李银河 罗永浩 《如何成为一个怪物》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