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冯唐、李银河、罗永浩:三个“怪物”的告白

2012年03月13日 08:51
来源:凤凰网读书

冯唐说诗

读者:冯老师您的《冯唐诗百首》里的情诗有具体对象吗?还是把女性作为一个整体的抽象符号来写的?

冯唐:实际情况,应该是介于这两者之间。比如说你想象小时候做作文,记一件好事或者记一个可爱的人,你往往把好几个人的可爱之处都搁在一个人身上。所以在两者之间,首先有百分之七八十的原形,然后再把猫肉、狗肉全贴在这个人身上。

读者:她是具体人物吗,这人物是很多个还是其中某一个?

冯唐:基本上就一个,我不知道你看没看过我的诗,我那些诗都很短,抓一个非常小的点,比如能用十个字我决不用十五个字,所以基本都是一个点,但那个点往往是有一个具体的对象,这个具体的对象都是要受到其他类似的通感的补充和凝练。而且写的时候,诗跟小说有很大不同。有时候诗好象藏在什么地方,好象是归你,但实际上也不归你,在某些时候忽然有一条小道闪开,你进去之后抓了几个句子出来,但有时候又关上了,你怎么都打不开这个门。

读者:您如有一些灵感或感慨,是当时把它们记下来吗?

冯唐:你最好马上记下来。我就是马上记下来,尤其是梦里的时候最惨,你经常会挣扎。如果醒了记一下就怕再也睡不着,起来记完之后基本睡不着。但有时挣扎醒了记下来,第二天发现跟垃圾一样。

冯唐:医院应该回归“医生应该怎么看病”的理念

读者:冯老师,我看网上说您想开医院,在目前这种医疗体制环境下,老百姓看病看不起的情况下,您对自己医院怎么设想,如何运行?

冯唐:这个题目很大。我们在过去十天说了至少上百个小时,就是关于这个事怎么做。我想这个场合不适合说的很细,简单的说有两个理念:第一,要遵从市场化。这个市场化并不是说一定是价钱很贵,市场化是资源的最优分配,是效率的最大化。我举个例子,比如现在很多公立医院没有什么动力挣钱,因为都是财政拨款。它如果每年挣很多钱,第二年拨款就会少很多。第二个,举一个真实的例子。一个妇女有一个小孩,她带着小孩去了一家典型的现在的公立医院,这个小孩发烧总不退,医生给开了七八百块钱的药还是不退,去了两三次花了两三千块钱的药,而每次就看三分钟,可能连三分钟都不到,把药一开你就走了。到了一个私立医院,一个相对来说比较规范的私立医院,看了小孩之后,跟小孩妈妈聊了大概四五十分钟,医生的问诊费很高,600块钱,一盒药没开,就说你回去每天喝多少水,应该怎么样,不需要吃任何药,让小孩慢慢好,那个小孩过几天就好了。

我说第一是价格问题,价格也是从管理上要出来的。第二,其实是体制问题,怎么把这个事情回归最本源的“医生应该怎么看病”,用这个理念来做医院。第三,这一定存在双轨制的问题,存在对于不同层次的需要,你要用不同级别的医疗服务来满足。就像你住酒店,你说我只想简简单单的,因为我现在钱不多,正处于事业上升期,我就住如家。你如果挣的钱还可以,就住四星级酒店。从另外一个角度也是劫富济贫的过程。对于医院也是这样,想花钱花不出去,想省钱也许省不下来,是一个死结,这个死结只有一条路:适度的多元市场化。

罗永浩:我再补充一点,无论你开医院还是开学校,最好不要得罪小人。

冯唐:这个就跟病似的,任何地方都有病毒,得不得病不是病毒的事,是你的事,小人到处都是,你要不要主动惹小人,以及小人上身之后你怎么处理,这是另外的事。

罗永浩:我不建议你就这个话题说太多,因为你还没见过这种小人,要不然你所有的医院马上就是非法的,你不要再说了,我这是为了保护你,就让我一个人在火坑里吧。

读者:冯老师您对弃医从文有什么看法?能不能讲一个女患者的故事?

冯唐:第一个问题,我想这可能是一个假象,就像好多歌星影星也出书一样。学医可能有两个好处,一个是人体结构学的比较清楚,他描述起来比较准确。比如你都不知道鸟的分类,你一看只能说是鸟。你不能写十万字都是鸟A说、鸟B说,你应该是麻雀说、黄鹂说,这样立刻深刻很多。如果学医的,可以很深刻的给你描写出来。就像你有素描功底之后弄现代艺术容易一些。第二,我学医的时候人死的太多了,死人对世界观、人生观有蛮大冲击的,你看一些东西都是浮云,相对来说作为旁观者看一些事,更容易看到真相。讲个故事,通常医生有职业道德,女患者的故事一般都不讲,我这块就免了。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冯唐 李银河 罗永浩 《如何成为一个怪物》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