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待到回首,却只剩发黄扉页上的寥寥数笔,只余云影般掠过的朦胧背影。还好我们可以追忆,追忆似曾相识的岁月,追忆无暇顾及的过去,无论含着笑抑或带着泪,那些喧嚣、悸动,都是属于我们的流年啊!【详细】

本期图书

 

嘉宾观点

高晓松:“我身怀六甲,满腹经纶!”

一天晚上,在阿尔卑斯山下,高晓松大喊“我身怀六甲,满腹经纶!”在高晓松看来,努力想把一件事做成功实际上是欲望在支配你。他说他最大的理想是有一位公子养着他,有不尽的美食、美酒、美女,至于他,则什么都能懂点。【详细】

0

刘震云:书应真实记录时代、民族的情感

书应该记录这个时代、这个民族的感情,点点滴滴情感的记录,是这个民族能够流传到今天一个最大的依据和助力。中国人口非常多,但确实是一个弱小的民族,这个弱小的民族应该发出什么样的声音以及表达什么样的情感,这是文字工作者的责任。 【详细】

0

崔永元:《同桌的你》在糜烂中生出美好

看完了这个书,对《同桌的你》有不一样的感觉。本来《同桌的你》这首歌特别动情,想起自己的青年或者少年,青涩美好。然后晓松介绍了《同桌的你》的创作经历,介绍之后,整个把梦戳破了。歌挺美好的,创作意境没有想象的那么好。【详细】

0
  

本期合作

  

北京海淀剧院

海淀剧院,是一一座建筑一流、设备一流、功能品质一流的综合性大型文化设施,是海淀区的标志性建筑之一,位于中关村核心区。【详细】

聚石文华
聚石文华图书公司是全面、综合、专业的出版公司。成立于2009年,其运营团队以资深出版策划人为主,主要包括图书策划、出版及发行。 【详细】

现场图集

本期嘉宾

高晓松

著名音乐人,导演,制作人,词曲创作者。《如丧》一书的作者。词曲代表作品有《同桌的你》《恋恋风尘》《白衣飘飘的年代》等。【详细

刘震云

著名作家,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市青联委员、一级作家。代表作有《一地鸡毛》《一句顶一万句》等。【详细

崔永元(特邀主持)

著名主持人。1985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新闻系。历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实话实说》栏目主持、《小崔说事》栏目主持等。【详细

访谈实录

part01如丧的青春

崔永元:大家早上好,因为刚起床。刚才在台下,在别麦克,给晓松和刘震云是胸麦,给我一个手麦,我就知道这是一场阴谋。跟我说是签字售书,让我维持一下秩序。坐到这个位置才知道是来主持。晓松可能不知道,因为有一段时间他没有跟我们一起过正常的生活。

高晓松:心还是跟大家在一起的。

崔永元:这一段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节目主持人变成一个历史学家了,但是重新拿起话筒,也还能找到感觉,挺激动。

今天大家坐在一起是因为高晓松的新书。全场朋友是不是都有这本书?

回答:有。

崔永元:大部分都有。我们是不是一起喊出这个书的名字呢?两个字,来,一二三。

回答:《如丧》。

高晓松:听着有点丧气。

崔永元:即便人生遇到一点挫折,也不应该这么悲观。高晓松怎么看这个书名?

高晓松:我是这么想的,连着“如丧”的是“青春”。青春已经流失了,很难过。那些回想起来特别美好的岁月不知道哪天哪刻就没有了,是你不慌张那一天?还是你阳萎那一天?反正你不知道,毫无准备就没了。

写了这本书后,我突然想起,“如丧”就是“如来”的反义词。“如来”就是“如同要来,早晚会来”,“如丧”就是反过来,“如同要丧”。当然在两位大师面前不能说岁数,但是你能感觉到如同要丧、早晚要丧。

part02谁个青春不激情?

崔永元:刘老师怎么看这个书名?您的青春有没有丧过?

刘震云:高晓松书前面是两篇稿,后面是一些剧本,再后面是一些丧文,丧文后面有一些歌词,歌词后面有一些空白。

崔永元:空白后面还有定价。

刘震云:从这个书的发布会来看,晓松确实不是一个纯粹的作者,发布会特别像音乐会。就前边两个小说来说,我觉得非常好。

崔永元:“非常好”为什么说得有点犹豫呢?

刘震云:犹豫是觉得小说的内容在别的作品也出现过。对于青春丧失的感叹,我觉得古今中外所有作者都在探讨。就像《不过如此》,也是对青春、过往的一种感慨。知道《不过如此》是哪个朝代的书吗?

崔永元:今天在座都是年轻观众,不知道四大名著《不过如此》。2011年我写的书,刘震云老师作序,当年卖得特别好,当时在排行榜超过《红楼梦》。

刘震云:主要是因为前面的序。法国专门有一本书《追忆似水年华》也是探讨这个的。但是晓松有一点我比较喜欢,这本书是2011年写的,2011年他在拘留所写的,不是写现在,写的是1988年另外一个自己。所以从结构上讲,如丧青春好像也不是过去。

崔永元:对不起刘老师,插一句。晓松你是自己主动写的还是不写不行?

高晓松:我主动写的。

崔永元:刘老师接着说。

刘震云:回忆1988年的高晓松,那个时候20多岁。

高晓松:19岁。

崔永元:长得像20多岁。

刘震云:如果一个19岁的人在音乐圈,我觉得他的生活会非常特殊,这个特殊主要是在生活观念上领导着潮流。书中有些篇幅在写信,我从来没有设想在1988年,崔老师对信的看法会跟高老师一样,一直到现在崔老师都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人。高老师1988年在音乐圈,频繁换女朋友,这不是潜规则,而是日常规则。

高晓松:是乐队规定动作,想换乐器,但太贵了。没有,其实没有刘老师说的那么坏,荷尔蒙太充沛。我们应该尊重女性,不是我们拿女生当衣服,是人家女生先喜欢吉他手,后来喜欢贝司手,最后喜欢主唱。年轻嘛,荷尔蒙太充沛了。但其实挺感动的,我书里也写到了,当年每个乐队都有几个铁粉,最后结了三对。虽然年轻的时候跟这个、跟那个,最后挚爱亲朋,真成了三对。

part03高晓松:我亏欠了很多真心

崔永元:整个书我就喜欢这一篇,唯一遗憾的是他说是小说。是自白就更好了。好像中国还没有什么人敢这样写,巴金先生晚年写过。

高晓松:说它是小说有两个原因。我不喜欢跟人家对记忆,发现对起来都不一样。1988年,我不说具体发生什么,但有一件事给我们那一代学生造成了严重的改变和冲击。那件事情发生后,我们去一个地方住了47天,咱们在哪儿上厕所?问起这个事儿,我发现没有一个人想的起来,没有一个人记得我们是去前门上的厕所。

崔永元:你说的是很小的细节。这里面写到老狼干的一些事,真是老狼吗?

高晓松:这是第二个。我怕人家家属在家搞批斗,原来你们年轻的时候这么不要脸。所以我说这是小说。

崔永元:干嘛非得写老狼的名字呢?不能是哈士奇吗?

高晓松:我试图改这个名字,但这个名字在我心里充满了意义,改了以后就闻不见味了。

崔永元:我不知道刘老师怎么想,如果说拿法律、道德这两件利器看晓松的文章,有可能咬牙切齿,高晓松那个时候就应该进去。对晓松来说,那是一段青春,不仅仅是这个书里的故事。描述一下你对青春的感觉吧。

高晓松:你刚才有一句话说的对。我跑过去那边,我同屋都是什么人,你喝口酒就跑里边来跟我们混了?其实我还干过很多不要脸的事。从法律上讲我只犯了一个法,一个人不能光拿法律衡量自己,那样是机器,你得用良心来衡量自己。我觉得可能六个月都轻了,这六个月使我回忆起很多美好。

说到付出真心,很多人会讲我把真心给了你,你把下水给了我。我欠的是什么?我收获了很多真心,但我给了别人很多下水,直到今天,我都觉得亏欠了很多真心。所以我想我就该在里边呆着,不光是时间,物理上的184天。原来你都忘了这些人。回想的时候,我记起了很多见过一面的人。火车上见过一面的,巴黎见国一面的匈牙利音乐家等等,我为每个人写了一首小短诗,纪传体的小诗。但我经纪人说这个诗如果发表出去,对我的形象不太好。但我确实挺真诚,写得很朴实。

崔永元: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是不是都该选择停下一段时间?

高晓松:我觉得特别应该。

崔永元:到不一定是去那儿,在家里。

高晓松:我以为你们都去那儿呢。在家没有用,你在家可以搜索照片、打电话或者翻老相册。

崔永元:刘老师如果在那儿,作品会更好?

高晓松:刘老师已经巅峰了,估计会变成音乐家。

part04高晓松:弹琴是一种宗教仪式

刘震云:我表达了三分之一,他俩老插话,一扯就扯到社会和道德的层面。文本上写到他跟女朋友的经历,非常糜烂,恰恰这个作者是在一个每天见不到女性的地方来写糜烂和蔓延,这种心情的对照,我觉得晓松掌握得特别好。但这并不是他自主地掌握,是客观上给他提供了环境。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应该感谢生活。

高晓松:我很感谢生活。

刘震云:另外我还有三分之一没说完。晓松在台上的发言是自相矛盾的。他说,他年轻时候做过很多伤天害理的事,其实他书里的情感不是这样的,他的情感充满了美好。刚才崔老师说第一篇写得好,其实第二篇写得也不错。第二篇是06年写给90年的,隔了10多年。这两篇基本以作者情感作为通道,我觉得还是有继承性的。歌词部分,我也看了,不知道崔老师有没有看到,第一首写的满含情感,我想请教一下李娜是谁?

高晓松:就是火车上跟我挤成相片的那个人,大眼睛。《恋恋风尘》,“我相信爱的年纪,没能唱给你的歌曲,让我一生中常常追忆”。我的制片人手机铃声就是这个。歌是真的,我怀念了很久,坐在北外3号楼台阶上,自己唱这个歌,她也没有听见,事隔很多年才发表。

崔永元:看完了这个书,对《同桌的你》有不一样的感觉。本来《同桌的你》这首歌特别动情,想起自己的青年或者少年,青涩美好。然后晓松介绍了《同桌的你》的创作经历,介绍之后,整个把梦戳破了。歌挺美好的,创作意境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刘震云:结构很好,一个美好的歌产生于一个特别糜烂的环境里。

高晓松:我觉得是一个平衡。就是说你把糜烂的东西释放了,心里特别纯净,如果你释放了纯净,留在心里的就特脏。

崔永元:它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创作的?什么东西激发了你?

高晓松:花了十几年时间准备这首歌。弹琴是一种宗教仪式,当年的摇滚圈那么脏,为什么有那么多好姑娘喜欢呢?弹琴的孩子都是好孩子,放下琴不管有多糜烂,拿起琴一下子就变得特别干净,那个瞬间最美好。写歌肯定需要经过弹琴的过程,先弹一小时琴,自己变得特别干净,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弹完琴一下就多愁善感了。九月开学时候,风吹开领口,长发的姑娘远远朝你微笑。

崔永元:你说的是清华还是哪个学校?

高晓松:刘老师北大的或者你们广院的。

刘震云:我们学校可没这风景。我觉得晓松给糜烂的生活找了一个美好的理由。另外,我看晓松的小说、散文和诗,确实颠覆了多少年的一个概念。有一个词叫“英雄救美”,他书里总是美女救英雄。哪有这样的好事?

高晓松:没有让你遇见。

刘震云:完全是因为音乐。

高晓松:你背了一把琴,五六个姑娘就上来了。那真是一个干净而美好的时代,不管怎么糜烂,都觉得自己干净。在一个肮脏的时代,不管怎么美好,都觉得肮脏。那个时代的厦大,姑娘们站在海边,看着驶来的轮船,想象着这条船会带来什么样的生活,会有怎样的邂逅,会遇见怎样的爱情。没有骗子,他说他是中央美院,我说我是清华的,没有一个人欺骗,大家都别上了校徽,没有卖假学生证的。在那么干净的环境里,你最多做流放的人,因为时代好,再怎么样也坏不到哪里去。今天我们倒有一点变成坏时代的好孩子了,反而我们不管在微博上,还是在其他事上,还愿意呼吁,写很多善良、美好的东西。这个时代总让人觉得脏,每天洗车都觉得车上满是泥,或者今天又出去做了一件肮脏的事情。你很难要求自己。

崔永元:你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已经出版了。写第二本书吧。

高晓松:又要半年时间。

part05高晓松:“我身怀六甲,满腹经纶!”

崔永元:你喜欢哪个高晓松?一个是《如丧》的作者,一个是写《同桌的你》的音乐人?还有一个是电影《大武生》的导演,你喜欢哪个?

刘震云:我和晓松上礼拜一起去旅游,从不熟变成了熟。他最大的才华在于结构,他的小说、诗、散文,包括电影、音乐都有这个特点。如果在导演、音乐人、作家三者之间,晓松能够专心做一件事,他肯定能做到大师的地步。但是晓松给我的回答是,只做一件事情没劲,三件事同时做才享受,才是牛的。这个观点使我开了眼界。从古至今我接受的教育都是一个人只做一件事情,从那天我的世界观和方法论都发生了变化。

另外,晓松说比这三件事更重要的是做人。他举了一个例子,他跟一个著名的足球运动员在拉斯维加斯进赌场,高晓松在里面输了,足球运动员赢了,足球运动员出来就分钱给高晓松,他说一块来的,算总帐。

高晓松:在伦敦的赌场。

崔永元:玩什么呢?玩24点还是?

高晓松:还少点。

崔永元:刘老师接着说。

刘震云:我就问咱俩进赌场,赌24点,如果你赢了,我输了,你会不会给我?他说今天的月亮很好。

高晓松:刘老师说的也挺打动我,我跟刘老师比是才疏学浅。

刘震云:你当时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有一天晚上,在阿尔卑斯山下,大喊“我满腹经纶”。

高晓松:上联是“身怀六甲”。我当时的原话是,“努力想把一件事做成功相当于欲望”,是欲望支配你做。我最大的理想是有一位公子哥养着我,我什么都懂点,我很多年前就说了,今天还是没有变。

刘震云:你当时说的不是公子,你说的是美女。

高晓松:美食、美酒,替公子把这事儿给应了。

part06刘震云:书应该真实记录一个时代、一个民族的情感

崔永元:我特别欣赏刘震云老师的性格,对他的朋友,他都说实话。图书大厦有600多种新书上市。这个时代我们怎么对待书?我们年轻的时候对书顶礼膜拜,现在我们怎么看待书?怎么看待出书?晓松先谈谈?

高晓松:你可能有点保守的倾向。书不能只是伟大的、专业的,艺术也一样。每个人可以拿起笔,拿起吉他,拿起摄影机,我觉得才是艺术真正的生命力所在。不是仅有几个大师可以写书嘛,我觉得应该以开放的态度接受。我在微博上、网上看到很多完全不知名的人写的东西,虽然经常吐得在电脑前打滚,但有时也有漂亮、干净的,我会抄下来,哪天用在什么地方。

崔永元:写书不是表现每一个人的才华,而是表现每一个人的权利。

高晓松:每个人都有权利。

崔永元:刘老师为什么把书放在地下,放在脚边呢?不是故意的吧?您谈谈书?

刘震云:放这儿。

高晓松:实在不行再还给我。

刘震云:书有多种多样。有的书会把一个民族引向歧途,可能过了一百年,你才发现因为这些书,这个民族受了多少磨难,死了多少人。

崔永元:您说一本书就达到这样的效果?

刘震云:比如说前苏联,信的是德国的两位哲学家,从十月革命开始一直到苏联解体,这个民族确实经受了巨大的磨难。

另外还有一种书,它其实离社会、政治是比较远的,像《如丧》就很远,《红楼梦》也很远。但我觉得它记录了一个时代,这个时代、这个民族的感情。我们想知道清朝人的感情只能到《红楼梦》里去找,我们想问唐朝就去白居易的诗里去找,所以从古至今,点点滴滴情感的记录,是这个民族能够流传到今天一个最大的依据和助力。我们可以忘掉历朝历代的思想,但是我们不能没有情感。这个情感从哪里来?我们过去的情感是什么?我觉得这是文学、诗歌、包括音乐、电影,承担的特别重要的任务。当然这样的书,它的价值和发行量有多少,和这个作家是不是大众偶像是没有关系的。但同时也是有关系的,凡是好书,发行量一定非常大,比如孔子的书,从春秋发行到现在,再比如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确实在排行榜上呆了很久。

书最大的价值,也就是说之所以要出版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本书的意义何在。以前写书的时候发现,书里的人物总是比作者说的多,他们体现了这个民族此时此刻的一种心境。中国人口非常多,但确实是一个弱小的民族,这个弱小的民族应该发出什么样的声音以及表达什么样的情感,这是文字工作者的一种责任。我们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民族?可以从这书中看。

我可能跑题了。

高晓松:没关系,大家来上课。

我来补充一句。出书是权利,我愿意写几个字,甚至找人代笔都可以,但是写书的是自己,下笔去写时,你其实是有责任的。不过跟我写歌不同,那是职业责任。崔老师和刘老师都说第一篇写的好,比后面的带劲。我之前不知道什么叫写作,除了知道写歌词得押韵。在里面没有事,就尝试去翻译《百年孤独》最后一章,翻译书和看书有巨大的不同。你翻译一本书得字斟句酌,学习写作,每一段看很多遍,意义在哪里?节奏在哪里?需不需要多加字或者简略一点?原来认认真真去翻译一本书后,会发现大师有很多有意思的技巧在里面。

翻译完之后,还有三个月时间,我就想是再翻译一本呢,还是自己写点什么?我自己有了冲动,我学会一点东西,学会了一点节奏感。隔着墙壁听着100米外的雨声,我就在想是不是拿起这只刚学会的笔,写出来?所以就写了这个东西。我自己包括出版社都认为这个东西比我以前草根状态下写的东西要好很多。艺术艺术,艺和术,少一个都不行。但为什么艺写在前边?有艺才有术。像刘老师就都有了。我以前音乐上有点手艺,但没有崔健、罗大佑那种术。

刘老师说错了,即使我专心做一件事,我也成不了大师,我30岁就发现了。我特高兴,特轻松,太好了,终于不用对南墙了。我知道自己能不能做,那个时候看大师们的电影和书,包括我翻译的那本书,穷我一生也写不出来,包括崔健,我一生也写不出来。所以我干脆甭撞南墙了,但是我还行,还有些自己独特的东西,所以我走上了这条路,当门客,不当公子,我还是闲散吧。

part07高晓松:我的书只为生活而作

崔永元:今天特别好,大家安安静静地听我们讲了一个小时,在现在这个时代挺难得的。一个小时一眨眼就过去了,不知道能收获些什么?大家可能还有更多的活动,可能还要奔忙。按照惯例,请两位大师,为《如丧》这本书做一下推荐。刘老师先讲,告诉大家为什么要买、要看这本书。

刘震云:一个把神话当成日子来过的民族是可爱的,一个把瞎话当作日子来过的民族是幽默的。我觉得《如丧》这本书,最可读的地方,就是一个在监狱里的人,写窗外美好的生活。艾青写过一首诗,“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这里的土地多么贫瘠,这个民族多么弱小,被列强肆意欺凌。但在欧洲、美洲,我在阿尔卑斯山上,感觉水是碧绿的,树是参天的。所以《如丧》这本书是这个民族产生出来的这么一个音乐家、作家、导演写出来的。他身边的生活对照起来非常有意义。

这本书还有一个特点是大胆。一个人如果大胆地把自己经历过的、没有经历过的,特别是对世界的态度真实地表达出来,我觉得都是令人尊敬的。我们缺的就是这种真实的表达。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真实地表达,我们民族绝对不会这样,我觉得这一点高晓松带了一个好头。

高晓松:我自己推荐,就一句话。就是说这书不是为钱写的,是为生活写的。所以我自己没有定过价钱和日期。

刘震云:还没有定价?

高晓松:他们定的。为钱写的东西附送在后面,都是歌。歌是我谋生的手段,所以是为钱写的。这里面20多万字都是为生活写的,这个是值得推荐的东西。在正常的水平下,应该比为钱写的东西要好一点。谢谢。

崔永元:我是这本书第一批读者,我向大家推荐这本书。确实值得一看。如果你像我一样,已经过了青春年少的时光,看到这本书,可能会回忆起那些美好的记忆。如果你正值青春年少,正在享受自己的青春,这本书就是你的《刑事诉讼法修正草案》。总而言之,对你一定有帮助。谢谢大家,谢谢晓松,谢谢刘老师。

读者互动
  • duxingzhou
    忙于生计的我们早已无暇顾及曾经的青春,我们不止一次在慨叹着人生的遭遇,生活的负担已经让我们窒息,对于生活的幻想变得苍白无力,但没有人告诉我,原来追忆青春的美好才是疗伤的奥秘。【详细
  • realrocker
    每个人都开始关注自己的青春,每个人都开始关注自己的时代,每个人都开始试着表达自己,为文学艺术领域增添了新的生命力,这种生命力在图书界的体现就是新书“泛滥”或者出书“泛滥”。【详细
  • 小雪
    我还记得我年少的梦想,像朵永不凋零的花。经历了风吹雨打、世事变迁,梦想曾一度被搁浅。可是现在,我发现梦想还是儿时的那个,它一直没有改变,拂去岁月尘土,依然闪闪发光。 【详细
  • 宇程
    老得终于可以谈谈未来的当时少年,各自走了不同的路。现在轮到我们选择,是风景幽美、怡然自得的“晓”路,抑或忧国忧民劳心苦志的“震”撼“云”霄之路?我想必是各有各的选择。【详细
  • baychen
    青春和未来仿佛一对互不了解的恋人,当一方看懂另一方,可惜日子不再等待,唯有感叹岁月蹉跎。为了让这对恋人早日了解,不留下遗憾,最好的办法就是聆听那些逝去青春的人对未来的解读。 【详细
  • answhy
    “如丧”是“如来”的反面,“似逝非逝,暂未逝去,终将逝去”的青春,是每个人都将面临的命题。青春在逝去,同时也在归来,丧的是莽撞与无畏,来的是平和与力量,愿青春常伴身边。 【详细
  • 穿过麦地
    当寻常百姓茶余饭后拿起吉他唱一唱过往,那必是乐观而尊重理想的年代;当普通大众在忙碌奔波之余写一写生活的幸福或忧伤,那必是反思、理智而又可爱的年代。希望这样的时代离我们不远。【详细
  • ajingchen1122
    每一本好书都有独特的价值,我想这本书的最大价值在于揭示了一个知名音乐人如何一路走来,如何看待逝去的青春,如何面对错误和困境。有时候直面现实,承认现实需要付出很大勇气。 【详细
  • 柘向
    现在音乐也变成了一种商品,得到了短期的金钱却失去了长期的永恒。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应该经得住风吹雨打、沧海桑田,不管岁月流逝,时代变迁,人们都会在不经意间被这首歌感动。【详细
  • Chan
    在这个人人自危的社会,高老师以自嘲的口吻直面青春年少,与其说是怀念“如丧”的青春,不如说是以一颗勇敢而坦诚的心来敲打这个世界人与人之间的鄙夷和冷漠,呼吁我们学会真诚。【详细
往期回顾

特约书店

联系我们

电话:010-82068179 邮件:mapj@ifeng.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通惠河北路郎家园6号郎园文化创意园8号馆 凤凰网读书频道 “凤凰网读书会”
邮编:100022

本期策划:马培杰 编辑:赖鑫怡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