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者心得

2012年05月04日 14:35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answhy ——《如丧亦如来的青春》

今天下午去参加高晓松新书《如丧》的推荐会,听崔永元、刘震云和作者浅聊青春、书籍与文化,一小时虽短,却也趣味不少。

曾经的文艺青年,也是当下的多栖文化人,但一切都要从那个酒驾的高晓松说起。崔氏的冷幽默熟悉而温暖,引我们一起回顾“作恶多端”的高同学接受的惩罚。在远离一切、雨声都在一百米外的地方,回忆成为了最大的财富和温暖,过往的点滴重新浮现,一面之缘也满含玫瑰色地回到了心中,这珍贵的清静时光孕育了平和回忆的《如丧》。高对题目的解读蛮精妙,如丧是“如来”的反面,“似逝非逝,暂未逝去,终将逝去”的青春,是每个人都将面临的命题。走过那个纯真、简单、激情而充满理想色彩的时代,“坏孩子”高晓松给我们留下了含着爱和失落的美好民谣,也许这就是黑白之共生与交替上演的逻辑,如同青春一样。

书中的角色是怎样的?崔老师将其视为高尚圣洁之物,刘老师眼中其是民族性的表达和传承,而写下故事的作者只说这“不是为钱写下的文字”。资讯发达、渠道多样的今天,永恒显得遥远,理解变得困难,“一句顶一万句”有时是真理有时显得“不过如此”,但好在,还有人在想、在读、在推荐、在听,这也许就是希望。

青春在逝去,同时也正在归来,丧的是莽撞与无畏,来的是平和与力量,愿青春常伴我们身边。

穿过麦地

在谈到写作与写歌的时候,高老师说每个人都可以写作或写歌,那将是一个文化繁荣的时代。确实,当寻常百姓在茶余饭后能够拿起吉他唱一唱过往,那必是一个乐观而尊重理想的年代;当普通大众在忙碌奔波之余写一写生活的幸福或忧伤,那必是一个反思、理智而又可爱的年代。希望这样的时代离我们不远,因为音乐和写作即是生活,到那时,我们必有伟大的作品,即使没有伟大的作品,也必是一个伟大的民族。

Sophine han

无论这是不是高晓松重出江湖的一场饱含“韵味”的show,还是他为分享生活感悟而举办的“心灵鸡汤”分享会,这场“读书三人行”活动都给我带来了一些异乎寻常的味道。很喜欢现场的调调,三个大男人在舞台上侃侃而谈,能看到一些真实的东西,一种属于成年男人的单纯态度。不断增长的年龄,会让他对生活有一些“纯粹”的想法。很喜欢这本书的副标题--我们终于老得可以谈谈未来了。这就说到了我的问题,为什么老了却要谈未来?而不是谈过去?难道谈未来不是年轻人的专属权利么?从书的内容里我们看到了,作者回忆了他的过去,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他的嘲讽,对年龄随岁月无限增长的无奈,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想活着,从古到今,不想老去。高晓松用他的题目《如丧》向我们诉说了他对于美好过去的缅怀,以及对于未来若干年的无限憧憬,一种老男人还对生活抱有希望的,无杂质的憧憬。

[责任编辑:徐欢] 标签:凤凰网读书会 读书会 高晓松 刘震云 崔永元 青春 如丧 读者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