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89期]张翠容VS梁文道:革命是一种乡愁

2012年05月22日 10:02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欢迎来到第八十九期凤凰网读书会!2012年4月15日,我们相聚北京单向街书店。本期做客的嘉宾是张翠容梁文道。走过风起云涌的中东地区,穿过迷雾重重的伊斯兰世界,透过喧嚣骚动的“阿拉伯之春”,张翠容,这位中东烽火的见证者,会为我们带来怎样的观察与记录?本期读书会,让我们直面冲突,倾听最真实的声音。

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ifeng.com/ifengdushuhui)及凤凰网读书频道官方微博(http://t.sina.com.cn/ifeng001)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点击进入下一页

编者按

本期读书会,我们邀请到香港资深战地女记者张翠容以及文化评论家梁文道,一起聊聊中东地区、聊聊伊斯兰世界。

张翠容说迷雾重重的中东地区,容不下记者个人的荣辱和天真的烂漫,是非黑白的混战正时时敲打着我们的良知。是的,所谓的中立与客观,并不是机械地各打五十大板。很多事情并不是简单的二元对立,波诡云谲的中东尤其如是。

经过“九一一”事件的震撼后,“伊斯兰”似乎成为了“恐怖主义”的同义词,世界的炮口对准了中东的伊斯兰地区。人们习惯于抽象地理解恐怖主义,但是一切皆有来处,没有天生的恐怖分子,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受够了”,促使他们走上了这条不归路?暴力、死亡的背后又折射出怎样的人性善恶、人情冷暖?一刀切的愤怒、唾弃、咒骂不能真正解决问题,至少缺乏了解决问题应有的诚意。

“自由”亦如此。我们总一厢情愿地认为宗教世俗化运动为穆斯林带来了现代文明与自由,使得妇女摆脱了蒙面纱、戴头罩的“陋习”,男子也不用再蓄长胡子。殊不知,突尼斯的民众为此举行了示威游行,希望政府尊重穆斯林文化,恢复神圣的宗教传统。

中东地区、伊斯兰世界有太多冲突与谜团了,一场阿拉伯革命更是牵动了全球的神经。穿过阿拉伯的喧嚣与骚动,也许我们需要的是老老实实的记录者,用纯洁的眼光对待纠纷,用百姓的视角阅读世界,为我们还原一个真实的中东。

(编者:徐欢)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年

张翠容:做一个老老实实的记录者

梁文道:今天我们这一场对谈的题目叫做“革命是一种乡愁”,这句话来自于张翠容的书,她屡次提起这句话。但是我们是不是真的要讲革命呢?那倒不一定,我觉得这句话很迷人。我们今天可能还是会围绕这本书展开。我们先让张翠容跟大家打个招呼,好吗?

张翠容:谢谢文道,我看这里好多人都是为你而来的。

我觉得我这本书,不是跟着新闻跑的。中东这个地区我去了好多趟,可是即使现在有大的变动,好像跟我以前去的也差不多,他们情绪、话题还有关注是一样的。比如现在埃及虽然在闹革命,穆巴拉克也下台了,可是他们面对的还是伊斯兰主义跟世俗化的对抗。叙利亚、利比亚也是这样。所以我希望能够通过我的采访,把这些问题梳理一下,让读者明白中东冲突的源头。最重要的是人,当地人的故事,在这样的生存状态下,他们怎么理解自己的生活?我觉得这本书不仅是关于中东的,也是关于人的,所以就有读者说看你的书像看小说。我不是要去评论,而是老老实实地记录、报道他们的环境与状态。其实我觉得我们面对共同的命运,他们所经历的,我们也会经历,他们的追求也是我们的追求,对吧?我们是不是该对谈了?

梁文道:对,你先坐一下,我来帮你做个开场白,等一下的时间就是你的了。

张翠容:好。

梁文道:张翠容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在香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个傻大姐,老拿她开玩笑。她每次从一些危险的地方回来,我们都觉得很惊讶,她居然能活着回来,因为在我们心目中她从来不是一个很精明、很聪明、能够随机应变的人。你就觉得她太傻,她去了一些地方,她不应该活着的。但是她其实并不像外表那么傻,你看她的文笔就知道,她很聪明。我最欣赏她的一点是什么呢?我举一个例子来说。多年前,她好像在巴勒斯坦,她住的地方旁边有一座楼,遭遇了以军F16战机的空袭,放了一个导弹下来,把那座楼整个炸掉了。然后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事情就是,打电话回香港报馆,说我现在在这样的现场看到这样的事情,你们要不要报道?

张翠容:你搞错了,是在东帝汶。不是香港的报馆,是打给美国的。

梁文道:对,但是他们不要?

张翠容:他们说除非你找到以色列哪一方来平衡一下你的报道。我说我现在身在加沙,怎么打电话去找以色列的官员呢?现实中真真切切发生了这种惨剧,这些家庭怎么办,这些受害者怎么办?然后他就说不要,一定要平衡。所以我很生气,这也促使我思考什么叫客观?什么叫中立?什么叫平衡?

梁文道:对,你应该问一下在以军开飞机的那个人他爽不爽?也许就平衡了。

所以她常常遇到这样的事情,在跟外国媒体、中国媒体、华人媒体打交道时,她常常遭遇各种各样的挫折。这也是我最欣赏她的部分,不只在她身上,别的记者身上也有这种坚持不懈的品质。而且她没有太把自己当回事,她从来没有因为经历过刚才那样的事件就大说特说,从不标榜自己,没有把这些经历印在书的封面上,然后让大家看看中国又出了一个很牛的战地记者,她从来不做这样的事。她从来不觉得那样的现场是给记者表演自我的舞台,而是真实地为大家呈现真相。也许大家觉得这是记者应该做的事,但是现在大部分的记者其实都不是这样的,他们想方设法地让大家看到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在镜头前面带个钢盔,钢盔最好还有几个弹痕,以显示自己经历了枪林弹雨。

这是我最喜欢张翠容的地方,这么多年她都没变过,一直这样,从来不标榜,永远都是别人在标榜她。比如这本书的封面将她称为“华人世界卡普钦斯基”,她自己可没这么说过。

张翠容:这是出版社说的。我们要感谢他,卡普钦斯基。

梁文道:是你偶像?

张翠容:是我的启蒙导师,是我的前辈。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