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回首间,华语同志电影走过风雨20年。曾几何时,同志是游移在社会边缘的人群,同志电影也是电影圈的禁忌。也许我们很难定义这场正名之战胜利的标准,但至少现在社会多了一份尊重与包容,同志也有了属于自己的青春故事。【详细】

本期图书

 

嘉宾观点

程青松:张国荣因电影获得了永生

本来想在4月1日推出这本书的,但是为了尽善尽美,所以晚了一个月。我想即便如此,我们还是会在这里怀念他,我们并不只是在4月1日才想起他,因为他给我们带来那么多难忘的角色,《春光乍泄》、《霸王别姬》等,他因为这些电影获得了永生。【详细】

0

关锦鹏:拍电影是我最大的乐趣

对我来讲,最大的乐趣还是拍电影。我最有安全感的地方有两处:第一是一个人坐在电影院看电影,黑漆漆的,人们都专注于电影;第二是拍戏,我可以名正言顺地关掉手机,不上网,那个空间可以保护导演,所有人都希望在专注的环境里完成电影。 【详细】

0

郝蕾:现实社会的诱惑是艺术的毒药

生活中无论做什么事,有两个元素缺一不可:一个是绝对的热爱,一个是绝对的执着。现在社会诱惑太多,使我们无法呆在自己的世界里做自己热爱的事情,这是做艺术的毒药。所以还是希望回归纯真,把最初的愿望保留住。【详细】

0
  

本期合作

  

中信出版社

成立于1988年,是中央级出版社。秉承“我们提供知识,以应对变化的世界”的理念,为读者提供高品质阅读内容,满足多样化文化需求。【详细】

中国农大食品学院报告厅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下设四个系和七个研究中心,与许多国内外知名企业和院校形成了良好的合作与交流关系。

本期嘉宾

程青松

《青年电影手册》主编、作家、编剧、新锐电影批评家。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电影文学系。现供职于中国电影家协会影视创作中心。【详细

关锦鹏

香港著名导演。 祖籍广东,生于香港。代表作品有《阮玲玉》、《胭脂扣》、《蓝宇》等。在其拍摄的纪录片《男生女相》中公开了同性恋取向。【详细

郝蕾

女演员,吉林通化人,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曾出演过《当爱已成往事》、《白银帝国》等影视作品,参演过《恋爱的犀牛》、《柔软》等话剧。【详细

访谈实录

part01《青年电影手册》:华语同志电影20年

凤凰网读书:各位老师、同学,各位媒体朋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参加今天的凤凰网读书会。各位朋友已经拿到《青年电影手册(第五辑)》,相信大家首先会被它封面的腰带吸引,的确非常抢眼。《青年电影手册》创办三年以来一直受到了广大电影爱好者的关注,它以自由独立电影批评为宗旨,立足于关注青年电影创作。

下面我们有请《青年电影手册》主编,著名作家、编剧、影片人,也是多届金鸡百花的总策划和总导演程青松先生,让我们掌声有请。今天程先生的装扮hold住全场了。

程青松:因为在农业大学嘛,农业大学是桃花盛开的地方,所以专门穿了很喜气的衣服。

凤凰网读书:我相信这本书倾注了您太多的爱,和您生活中的点滴在里面。

程青松:对。当前市场很缺乏这种具有独立眼光的电影杂志。《青年电影手册》体现了很多我个人的审美趣味,这个杂志里面有我喜欢的导演,比如上一期的封面人物姜文,这一期的封面人物关锦鹏、张国荣。每一期都有我欣赏的导演或者我欣赏的独立电影,我把它放入书中跟大家分享,所以蛮有我个人风格的。

凤凰网读书:这本书对中国电影的发展意义在哪?

程青松:我们现在看到的电影杂志、媒体网站,几乎都是被买断的,所以对所有电影都是交口称赞,很少听到真实的看法。中国非常需真实的声音,《青年电影手册》就试图做这样的事情。虽然有很多困难,但是我们会争取做到。

凤凰网读书:相信中国电影会有越来越多的支持。说到这本书,已经是第五期了,这一期跟之前四期有什么不同?

程青松:我们每一期都会做一个电影专题,比如第三期是台湾电影专题,2000年以来台湾电影有很好的发展,从《海角七号》到《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台湾电影有独特的气质。第四期是香港电影专题,相信每个人都看过很多香港电影。第五期是华语同志电影专题,我们叫它“彩虹飞扬”。就大陆来说,93年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开始到现在已经走过了20年,张元导演、关锦鹏导演以及王家卫、李安诸多导演拍了很多同志题材的电影,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进行一次梳理。相信今天有同志、也有非同志的朋友来到这里支持我们,大家能来到这里,我非常感动,谢谢大家。

part02关锦鹏:导演离不开对电影的坚持和爱

凤凰网读书:这本书有程青松老师太多的心血和坚持在里面。说到本期还有一个亮点,就是传统的电影手册,包括很多杂志,我们看到的是单封面,而本期我们采用的是双封面的模式。

程青松:所以我觉得首先应该把我们的封面人物请上来。

凤凰网读书:有请关锦鹏关导演。

关导演您好,今天第一次看到您,觉得您特别亲切。如果说程老师今天是青春飞扬的话,关导则是低调儒雅。

程青松:插一句,关导是风尘仆仆专程从南京赶来的,他正在监制赵薇的作品《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感谢关导。

凤凰网读书:程青松老师跟关导是好朋友,这段时间就交给您。

关锦鹏:我们就聊天吧。

程青松:我们知道关导是非常资深的导演,一直以来我都非常喜欢他。无论他早期的作品《胭脂扣》,还是后来的《阮玲玉》、《红玫瑰白玫瑰》、《长恨歌》,在国际上都有非常大的影响。今天有很多喜欢电影的同学,关导演会跟大家一起分享下关于电影的感悟。

关锦鹏:一开始,我是无线电视演员训练班的艺人,演员出身。我在中学的时候就参加了学校的话剧社,觉得自己可以演戏,也喜欢演戏,每次在学校演完话剧,结束时都觉得很失落,所以就报名参加了演员训练班。虽然训练很基础、很简单,但最幸运的是在70年代末,有一大堆非常棒的导演在无线电视工作。结束演员训练后,我很快转到幕后当场记、当助理编导。80年代初是整个香港电影新浪潮开展的时候,许鞍华等纷纷出来做电影导演,我很高兴自己跟着他们参与了电影的工作。在做副导演或者当场记的过程中,我在每一位导演身上都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我自己也有很多个人的想法。后来我自己当导演,许鞍华本来可以做这部电影的监制,但她刚好有另外一个戏要导,所以我们就错过了。她没当成我第一部电影的监制。但是她跟我说了一句话,她说做导演是一条不归路,你千万别想拍第一部电影就成功。

在无线电视做助理编导的那段时间,我有幸跟到了这群非常执着、非常坚定的导演,他们培养了我。作为导演,是不能离开对电影的坚持和爱的。我很懂得感恩。80年代初跟这几位导演的学习过程中,我跟大家一样,一步一个脚印,努力吸收不同导演身上的宝贵经验。

part03关锦鹏:拍电影是我最大的乐趣

程青松:这本书收录了我和关导的一次对话,我们每期与封面人物都会有一个对话。关导的整个创作生涯在第一篇文章中可以看到。我们很多朋友还想了解一下关导在南京的拍摄近况,跟导演赵薇有什么火花,比如你们讨论剧本是什么样的状态。

关锦鹏:赵薇这次没有参演这个戏,从剧本出来到筹备的过程中,投资方一直想说服赵导自己来演,她坚决否决了。李樯的剧本非常扎实,从小说到剧本,应该有的都有了,其中百分之七八十是李樯原创的东西。赵薇跟李樯是好朋友,在剧本阶段,他们已经有非常好的沟通了。筹备的过程,包括找演员试戏等方面,让我看到一个不太像第一次当导演的导演。在调教演员方面,赵薇有一些非常独特的想法,虽然时间耽误了一点,但是效果很好。相信这部电影会有非常精彩的东西呈现给大家看。

程青松:我们对这部电影蛮期待的,因为是赵薇导演第一部作品,而且由关导亲自监制。关导接下来的创作方向可以跟同学们透露一下吗?

关锦鹏:我05年拍完《长恨歌》,在拍摄过程中,郑秀文身体碰到了很多问题,我并不是把责任推到郑秀文身上,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演员生病是导演最痛苦的事。《长恨歌》成绩不算好,不管在票房还是其他方面。其实中间我还有一个作品,09年我用非常低的成本拍了一个《用心跳》,一些演员好朋友,像胡军、刘嘉玲、小宋佳、范伟、郝蕾都来客串。拍摄过程中,我跟几个年轻演员处得非常好。

感觉上我很久没有作品了,反而做了一些跨界的事情,排了歌剧,也排了一台昆剧,去年在北京保利剧场做的也是一个关于女同志的昆曲。我一开始就问制作人说,为什么找我来做昆曲,但是一看题材以后,我就知道为什么要找我了。我也做了一些监制的工作,但是每一次在现场看赵薇导戏的时候,我都问说我能不能不到现场,因为出现过一个让我非常尴尬的事情,一个监制、一个导演坐在电视机前,有一个人喊“导演”,我第一反映就问“什么事”,我都忘记自己不是导演是监制了。不管跨界的工作也好,电影监制也好,都有很大的乐趣,但是对我来讲,最大的乐趣还是拍自己的电影。我跟赵薇也常讲,我最有安全感的地方有两处:第一是我一个人坐在电影院看电影,我很少跟一堆朋友去看,通常是一个人去看,电影院黑漆漆的,人们都专注于电影,可能只有零落的几个人,这让我觉得很安全;第二是在拍戏,我可以名正言顺地关掉手机,不上网,不回电邮,那个空间可以保护导演,所有工作人员都希望在一个最专注的环境里把电影完成。这两个空间、这两个处境让我觉得最有安全感。

程青松:谢谢关导跟大家分享他对导演工作的热爱。赵薇的片子拍完还要一个月,还要到上海、贵州取景。听说关导在筹划自己的作品,是你最爱的两个女人主演的?

关锦鹏:也是李樯的剧本,基本确定由赵薇和陈冲出演。

程青松:很期待。

part04包一峰:追忆“哥哥”

凤凰网读书:谢谢关导分享了最近的一些境况。说到《青年电影手册》,也是一直秉承着深度、锐度,让我们青年一代能够更好地了解中国的电影。刚才说到这次的书采取了双封面人物,第一位已经给大家介绍了,第二位神秘人物是专程从上海赶来的公关包一峰先生,我们掌声欢迎。

包一峰:大家好。

凤凰网读书:包一峰是张国荣先生生前的好友,大家在屏幕上也看到了弥足珍贵的照片。接下来就把时间交给台上的嘉宾。

程青松:大家可能很激动,这是包一峰先生第一次公开发表他和张国荣先生的照片。除了珍贵的照片,他还用心地写了一篇文章,收录在书中,现在就请包一峰跟大家分享一下。

包一峰:大家好。平时我是一名幕后人员,一般我跟媒体朋友们在一起,可能是在红地毯边上或者大型活动的发布会上。今天应程青松老师的邀请来到《青年电影手册》发布会,非常荣幸。我跟关导也有合作,2000年我们一起合作了《蓝宇》这部电影。虽然我看上去还是挺年轻的,但是我已经尝试了很多不同的好玩的事情。之前我做过很多工作,比如演唱会,当然最多的还是跟时尚有关的。

张国荣的话,是朋友介绍认识的,我们觉得非常谈得来,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在他有生之年里,我们一起度过了非常愉快的一段时光。大家看到的照片有很多都是在北京拍摄的,最多的可能就是他在2000年“热情”巡演演唱会上的照片,在上海、北京,包括昆明、宁波、成都、杭州巡回演出。张国荣可能是唯一一个连着两天在上海八万人体育场做演唱会的歌手,现在可能有人打破了这个记录,但是在2000年的时候,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绩。八万人体育场全部坐满,而且连演两场,他的号召力非常让人敬佩。

今天我们来这边是聊跟电影有关的事,我写的文章里面也提到,张国荣来上海做演唱会的同时,也找了香港很有名的一位摄影师,给他拍写真集。比如我们去了上海比较有名的一家饭店,《红色恋人》在那里取了很多景。张国荣非常喜欢中国传统的东西,所以到北京后我们去了故宫、景山拍照。有一天我们去了贵宾楼饭店,正值国庆,天安门广到处彩旗飘扬,我们走在平台上面,他们两个人突然有了灵感,希望把美好的庆贺场面放进写真集里面。最后他选了一张他坐在地上,以天安门红旗为背景的照片放在了写真集中,这本集子也因此命名为《国庆》。当然也有庆祝巡演成功的意思,同时也是他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对国家的献礼。

今天可能也是上天冥冥中的安排,2000年“热情”巡回演唱会服装是由全世界非常有名的服装设计师Jean Gaul Gaultier打造的。麦当娜有一个演唱会,有两个金属圆锥体的胸罩,这个就是他设计的。张国荣先生2000演唱会的服装都是由他设计的。非常有幸,昨天他来到了北京。

part05程青松:张国荣因电影获得了永生

程青松:大家都非常熟悉张国荣,除了《霸王别姬》、《春光乍泄》等经典影片外,他也跟关导合作过《胭脂扣》,关导能不能跟大家谈一点当时的情况?

关锦鹏:我常常调侃张国荣,他是我认识的所有演员里面最自恋的一个。他对美的要求,对好的要求,都到了极致。我这种调侃有事实支持。我记得他一出场是在走楼梯,有两个妓女看到帅的富家公子,就和他调笑,十二少爷便回过了头。当时现场有监视器,导演可以看回放,我很专注地看着,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帅吗?”我回头一看,就是张国荣说的。的确,在镜头前,他那种帅是无可抵挡的。我说“真帅”,这绝不是应酬他,这是真心话。有些时候过分自恋的演员不会变成好演员,但不自恋就不可能当演员。我觉得张国荣把持得非常好,特别是他准备要当导演的时候。当然他还是把我看成老导演,不管美术设计、服装设计、取景,都会向我咨询一些经验,一起沟通交流。不管他自恋不自恋,最后他成了一个导演,他是我见过的最投入的一个导演。他对他的作品充满负责心,富有激情。对他来讲最大的遗憾,我觉得就是他没有拍完他的作品。

包一峰:他一直有做导演的愿望。之前他为香港拍了一个戒烟短片叫《烟飞烟灭》,加起来十分钟左右,是宣传戒烟的公益片。张国荣把这个作为自己的练兵,他找来了身边的好友,像钟楚红等等。虽然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是他从脚本的选择、人物的选择,包括服装,都花了非常多的精力。当然电影还是一个遗憾,他跟我们稍微聊过一些,但是他这个人非常谨慎,事情没有成功之前他不会说给大家听。大家知道他是非常好的歌手,有非常好的MV。香港很多歌手的第一支MV都找张国荣,比如说莫文蔚。他有独到的眼光,可以扶持新人,让他们有所发展。

程青松:其实这本书,讲华语同志电影20年,本来想在4月1日推出的,但是为了把这本书做得更精致,为了尽善尽美,所以晚了一个月。我想即使晚了一个月,我们还是会在这里怀念他,我们并不只是在4月1日才想起他,因为他作为一名优秀的演员,给我们带来那么多难忘的角色,《春光乍泄》、《霸王别姬》等,他因为这些电影获得了永生。

凤凰网读书:听三位的对话发现,原来自恋可以成就优秀的自己。我们会永远记住哥哥,张国荣先生。让我们再一次感谢包一峰先生,把这样弥足珍贵的照片带来跟大家一起分享。

对于同性恋,其实现在社会已经包容了很多。不管是电影题材也好,身边的人也好,希望大家能够怀着包容的心来接纳。

part06吴伟:演员自身对角色的接受度取决于他对影片价值的认同

凤凰网读书:现在又有一位嘉宾来到了现场,欢迎郝蕾。从掌声中已经能感受到大家对郝蕾的喜爱,相信郝蕾也关注了这本书,现在能送上您的祝福吗?

郝蕾:今天特别高兴,因为平时跟程老师、关导都是很好的朋友,他们一起合作出了这本书,很期待。我一会儿要拿走一本,晚上回家好好读。谢谢。

凤凰网读书:我们刚才说有两位嘉宾,第一位神秘嘉宾已经出现了,第二位神秘嘉宾是一位男演员,在刚才的视频中已经出现了,他就是青年演员吴伟。

我特别想问您一个问题,您的戏里面有很多亲热戏镜头,您在拍的时候会不会压力很大?

程青松:我先说两句,吴伟是我们刚才看到的视频的男主角。他也专门为这一期写了一篇文章,讲他们拍摄《春风沉醉的夜晚》的过程。下面把时间交给吴伟,一位编剧出身的好演员。

吴伟:我今天很感动。其实我连续两次作为《青年电影手册》的嘉宾来到现场,程老师做《青年电影手册》非常不容易,也非常有意义,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这本刊物。

这次我写的文章叫《忆春风》。《春风沉醉的夜晚》主场景设在了南京,我拍摄的激情戏是在这个环境下完成的。我们都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尝试,它是一个激情戏,而且对手是同性,对我们来说是挺大的挑战。压力肯定有,肯定需要说服自己很多东西。但作为演员,接受所有角色的心理挣扎过程其实都差不多,没什么特别的,比如我要演一个杀手,要演一个我完全不了解的行业里的角色,这个心理过程差不多。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你需要对导演完全的信任,你需要对影片传达的东西有完全的认同,你需要跟对手有非常的默契,你们不一定是非常好的朋友或者有多深入的沟通,但一定要建立起默契,这样拍戏的时候你就会进入到角色当中去,切身体会到这个人物。

凤凰网读书:非常感谢吴伟对《青年电影手册》的关注。

part07【互动环节】郝蕾:现实社会的诱惑是艺术的毒药

读者:请问关导演,您拍的《他的国》是什么风格?

关锦鹏:剧本审批不通过,所以计划搁置了。我刚才提到,帮完赵导以后,我等着李樯新的电影剧本。《他的国》要彻底放在抽屉里面,我家的抽屉里面又多了《他的国》。

读者:请问郝蕾,同志题材的电影您会演吗?

郝蕾:关导导,我就演。

关锦鹏:我补充一下,看完《颐和园》,我觉得你这个问题是白问。我觉得她是一个只要有好剧本、好角色,就会不顾一切的演员。

读者:这里坐了很多我们媒体传播系的同学。郝蕾曾经说过一句话,她说她想成为教科书里的演员,而不是所谓的明星。关导的剧本一直是我们学习的范本。我特别想问二位,能否给我们提一些建议,不管是演员方面还是剧本方面,接下来应该该往哪方面走。

关锦鹏:作为香港电影人,我开始拍电影的时候是香港电影最蓬勃的时候,更可贵的一点是香港的审查制度很自由。香港电影工业的传统是商业体制,它讲包装,讲演员明星,但同时它在选材上是非常自由的。因为这个商业取向,香港电影人有做自我审查的习惯,但这个审查不是政治上的审查,而是商业上的审查。这几年中国大陆电影市场比较大,我们看到很多香港导演的目标转到了大陆。很多人评价说香港电影已经没有了过去的特色,这是必然的,因为香港电影人享受过题材选择上的自由,现在被逼着进入大陆市场,客观环境要求他们接受内容的审查。像《他的国》我很想拍,但是要把韩寒的小说改头换面,改到一点点讽刺都没有,那我还拍韩寒的小说干嘛?所以谈到建议,我比较鼓励新一代的年轻朋友,不管编剧也好导演也好,题材受限在这个客观的环境里是必然的,但是千万别掉入国家政策上,先进行自我审查,这个要小心。

郝蕾:关导说的最后一句话特别好,因为自由特别重要。生活中无论做什么事情,我觉得有两个元素缺一不可:一个是绝对的热爱,一个是绝对的执着。做艺术更需要这两个元素。现在社会诱惑太多,使我们无法呆在自己的世界里做自己热爱的事情,这是做艺术的毒药。如果你不能全然呆在自己的世界里,那么你拍的就不是自己的电影,也就谈不上自由。所以还是希望回归纯真,把最初的愿望保留住。

读者:网上有一些说法,说现在的同志界比较乱,想问一下关导对此有什么看法?

关锦鹏:应该营造一个更开放的多元环境。我一直觉得很多时候不应该把自己定性为同性恋。对我来讲《蓝宇》虽然是讲两个男人的情爱故事,但是我更意义将它看成两个独立个体的感情生活。而且你所谓的越来越乱并不只聚焦在同志世界,说实话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挺乱的。

郝蕾:我是一个异性恋者,但是我的同志朋友挺多的,我觉得所谓的乱在异性恋世界里可能更多,因为异性恋的比重数比同性恋要多。至于说乱或者不乱、有没有上下限的问题,这是个人意志的选择,我们应该尊重每个人的选择。至于我们自己的选择,那就要看你是要上限还是下限还是完全没有限。

凤凰网读书:谢谢大家参加今天的活动。再次感谢各位的莅临。

读者互动
  • 忘忧清泉
    关导觉得最具有安全感的两个地方,一个是漆黑的电影院,一个是忙碌的拍摄现场。这两个“最安全”的地方,不仅表达了关导对电影、对工作的热爱,更看到关导是一个专注和认真的人。【详细
  • 金兑
    哥哥给我最多启示的是《霸王别姬》。人戏不分,是哥哥的真实写照。凡事追求极致,痴迷不悔,纵使外界冷嘲纷纷仍一笑而过,不是雁过无痕、云淡风轻,眼冷心热的他也只能一切放心底。 【详细
  • 读者
    我有一个问题想请问关导演,听说您去年在筹划拍摄韩寒的《他的国》,请问您拍的这部电影是什么风格的? 【详细
  • 读者
    郝蕾曾经说过一句话,她说她想成为教科书里的演员,而不是所谓的明星。关导的剧本一直是我们学习的范本。我特别想问二位,能否给我们提一些建议,不管是演员方面还是剧本方面。【详细
  • 读者
    我看到网上有一些说法,说现在的同志界比较乱,道德无底线,想问一下关导对此有什么看法? 【详细
往期回顾

特约书店

联系我们

电话:010-82068179 邮件:mapj@ifeng.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通惠河北路郎家园6号郎园文化创意园8号馆 凤凰网读书频道 “凤凰网读书会”
邮编:100022

本期策划:马培杰 编辑:赖鑫怡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