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闾丘说她很幸运,用一本书串联起七年前和现在的自己。梦想、爱情、机遇……人生的命题依旧如故,变化的惟有心境。褪去喧嚣,洗尽铅华,剩下一颗素心。也许你我都没有这部时光书,但他山之石,也不失为另一种收获。【详细】

本期图书

 

嘉宾观点

闾丘:社会成就了现在的自己

人不可能脱离社会,过于强调个人努力就会忽略社会对你的影响。当你开始关心社会和周边的人,你的价值观就会逐渐清晰。你身处的环境、周边的人等,这些帮你成为了现在的自己,你应该承担起社会责任,可能这是过去七年里我考虑最多的一点。【详细】

0

闾丘:真相是最犀利的武器

做孔子学院等专题时,我就想意义在哪,公众的知情权在哪。关于公平正义,我的原则是从事实说起。你不能抱持一个既定的想法,这会导致你想去讨好官方或民众,很多时候会歪曲事实。做新闻最大的盾牌是为了讨好某一方,而不顾真相。【详细】

0

闾丘: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记得毕业那会儿,很多师兄、师姐都在一些五星级酒店里做门童,或者打扫卫生,大家觉得那里不受束缚、更自由。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职业有这么多高下之分,可能时代变了吧,但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中,靠自己的工作养活自己,就是值得尊敬的事。【详细】

0
  

本期合作

  

单向街书店

单向街书店坐落于朝阳公园蓝色港湾,是一家书店,更是一座咖啡馆,一个文化沙龙主办方。书店致力于提供思想和文化生活的公共空间,是北京一个重要的文化场所。【详细】

磨铁图书有限公司
成立于2007年,是一家综合类出版策划、发行公司,为民营书业之翘楚,在中国出版业享有盛誉。

现场图集

播放器加载中...
  • 闾丘:放下道德的包袱,做一个专业的记者
  • 闾丘:流年对照中的成长轨迹
  • 闾丘:年轻无所"畏"
  • 闾丘:标签来自外界,快乐关乎内心
  • 闾丘:透过年轻人来反省社会
  • 闾丘:警惕资本对媒体的操纵
  • 闾丘:真相是最犀利的武器
  • 闾丘:漫漫求职路
  • 闾丘:"脑子留在公司,心留在家
  • 闾丘:平等自由的竞争空间是新闻繁荣的关键
  • 闾丘: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 闾丘:公益事业贵在亲身参与
  • 闾丘:记者的深度与锐度靠的是经验的积累
  • 闾丘:爱情需要"门当户对"
本期嘉宾

闾丘露薇

1969年出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著名记者,现供职于凤凰卫视。《行走的玫瑰》一书的作者。曾因2003年在伊拉克战争时作为在巴格达地区唯一的一名华人女记者进行现场报道,而获得中国观众极大关注,被誉为“战地玫瑰”。【详细

访谈实录

part01闾丘:社会成就了现在的自己

闾丘:趁主持人还没来,我来充当一下主持人。这次活动是由凤凰网读书频道主办的,其实很巧,去年一月份的时候也是在这里,我、胡泳,还有金玉米,我们在这里谈《不分东西》,当时的人没这么多,谈的话题也比较严肃,基本聊的都是新闻时事,东西方之间的偏见等问题。在座好几个读者提的问题都相当敏感,我当时的想法是只要他敢提我就敢答,印象真的很深刻。原来出版社打算在北大搞这样一个新书发布和读者见面会,我心里面还有些顾忌,感觉总是没有在书店里面来的自然和随意,所以最后定在单向街搞这个活动,我蛮开心的。

其实这次很感谢出版社,因为我跟他们说我只搞一次活动,也就是这一次,接下来应该就没有读者见面会、讲座、签售了。因为我时间比较紧张,去年接手了凤凰《走读大中华》,一个星期要跑两三个城市,而且我还要准备考试,要背单词,所以非常忙,时间对我来说真的很宝贵。当然,我不太愿意搞活动,最重要的原因是我觉得我要讲的东西都在书里面了,文字写的更详细,也更细致,很多时候口头的表达没有经过思考的文字来的清晰。如果大家真的很感兴趣,其实书是最好的媒介。

也很感谢大家今天来到这里。虽然我只举办一次活动,但是大家可以透过网络,微博或者其他一些网络媒介与我互动。这两天我已经很八卦了,不停在网上找大家对这本书的留言和读后感,我还查了豆瓣,但因为这本书比较新,所以基本还是05年版的读后感,不过已经有新的读者书评在后面了。我觉得这样的交流更有感觉,因为大家都有充分的时间去消化。所以提醒一下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在书里面的那张明信片上提问,然后拍照传到微博上。我上网还是有时间的,可以回答大家的问题。

主持人还没到,咱们节约时间,先提问吧,不然大家站在这里也很辛苦,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有哪些朋友看过这本书了?

读者:看完这本书,颠覆了一些我对你的看法。我一直觉得你是很理性的,现在觉得你也很感性。我看你提到了有关价值观的问题,我想请问一下,对你来讲,你自己会不会偏向某一种价值观?你的价值观是什么?

闾丘:价值观有很多种,没有一种价值观是最高尚、最好的。我肯定有我自己的价值观,比如说我认同社会的公平,看重社会的正义,比如说我认为人不可能脱离社会,任何过于强调个人努力的话,都是忽略了社会对你的影响,这些是过去这几年我透过自己的思考慢慢意识到的。当你开始关心这个社会,关心社会周边的人的生活状态之后,你的价值观就会越来越清晰。如果你看先前那个版本的书,你会发现我非常强调个人的努力,好像一切名利、成功都是靠自己得来的。但是在过去的七年里我想的更多,我觉得这跟身处的时代有很大关系,你身处的环境,你周边人等等,这些帮助你成为了现在的自己,取得了这些成绩。也因为这样,你应该承担起自己的社会责任,想清楚你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过什么样的生活,对社会做出一些力所能及的推动或改变,可能这是过去七年里我考虑最多的一点。

part02闾丘:放下道德的包袱,做一个专业的记者

凤凰网读书:不好意思,我临时知道时间提前了,抱歉。去年闾丘也是在这举办的活动,一年时间闾丘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她经历了更多国际、国内事件,一直在报道的第一线。我是七年前第一次认识闾丘的,那时候我跟很多现场的朋友一样,也是一名学生,现在我也加入凤凰集团,成为了一名凤凰人,所以今天再见闾丘,我也特别感慨。读完闾丘的这本传记,我从中吸取了很多营养。今天我们先跟闾丘做一些对话,大部分时间留给现场互动。

七年前的你,有没有想过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或者什么样的记者?

闾丘:我今天来之前回答记者提问,他们也在不断重复这个问题,其实书里面写得很清楚。七年前的自己非常忙碌,工作非常认真,但是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忙碌,为什么那么认真,只是觉得理所当然,把自己生活填得满满的。努力生活,听上去很正面。但其实很少去问为什么,很少去思考。现在和过去的不同是,我经常思考。我觉得一个人要想进步的话,思考是非常重要的,而思考的能力来自于阅读,来自于不断问自己为什么。对于这一点,我醒悟的可能比较晚,我刚才还对一个同行说,前两年看胡适的《四十自述》,很惭愧,胡适四十岁的时候有这样深度的想法,而我四十岁好像才刚刚开始人生的启蒙,刚刚开始思考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要过什么样的人生。我在哲学系的时候就一直在问这个问题,但只是表面上不停地问自己,追求表面形式,但忽略了一些本质的东西。不过还好,至少最后还是觉醒了,我相信很多人不需要像我一样等到四十岁才觉醒,我相信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会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如果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忙,通常会比较自私,会忽略周边的社会和周边的人,放弃自己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

凤凰网读书:这本书专门写到了责任感,我平时也有一些困扰,作为媒体人、作为记者,责任感对你的压力大于本身这个职业的要求吗?

闾丘:我觉得倒也没什么压力。对于记者这个行业,我的看法转变过很多次。小时候对它充满了想象,后来终于进入了这个行业。我在香港,香港这个行业本身是比较现实的工作,它不像内地,很多时候大家一腔热情,把它想象成良心、天平,然后把自己放在很高的社会道德地位上,带着沉重的责任感来从事这个职业。我现在的想法非常简单,它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工作,我要做一个专业的记者,所谓的敬业、勇敢、新闻价值、新闻伦理等等,都可以在专业前提下得到解决、得到解答,你不必让自己背上一个沉重的包袱。对我来说只有一个压力,那就是怎么样让我的专业水平提升。当然还是要有灵魂的,所谓的灵魂就是我们讲到的责任感。这种责任感、这种灵魂会帮助你应对诱惑,面对取舍的时候,你的价值观、灵魂,你的责任感,会帮助你进行判断。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在目前中国这样的环境下,它能够让你在这个行业中坚持下去,这个坚持不是说要你做出很大的妥协,甚至破坏底线,而是真正期待的那种坚持。

part03闾丘:流年对照中的成长轨迹

凤凰网读书:我看了这本书,发现里面一些篇章跟您七年前相比有较大的变化,比如有的问题您之前谈的特别多,而七年之后您谈得很少,再比如关于您私人生活这块,跟之前也很大的变化。您觉得您这本书最大的变化在哪些方面?

闾丘:你刚才讲到私人生活,确实,这本书重版的时候,我家里人,严格来说就是我老公,他说咱们不如不出了,太私人了,我说还好。七年之后,倒不是说自己有顾虑了,而是觉得人的状态不同了,七年前写的时候还单身,现在有家庭了,所以你做任何事情,写任何文字的时候,就要考虑到别人的顾忌。包括我有点后悔写七年前的婚姻生活,毕竟会影响到曾经的另一半,还好他在香港,所以影响相对小一点。其实每个人落笔写私人生活的时候,脑子里都会考虑一下它会不会对周边的人产生影响。七年前我没有这个意识,所以今年重版的时候我就在想能不能把它删掉,但后来一想,互联网时代,你删掉之后,这个痕迹依然留在那里,所以就算了。

另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区别,我七年前写《行走中的玫瑰》的时候,每一个标题都是脑子一闪而过就开始写,觉得好容易,洋洋洒洒。今年一个小标题、一个小标题放在眼前,我没有看七年前的书,每天写一段,好难。因为无知者无畏,你懂得越少,越会以为自己懂得多,你很勇于在那里侃侃而谈,但当你真正有了生活积累之后,你会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你会觉得里面很多题目,再怎么写也只是感触的一部分,每个标题都可以写一个人生。

我希望大家在对比的时候,能看到一个人在思想和文字上成长的痕迹。因为你越成熟、积累越多的话,你就会越收敛。当然不是说年轻不好,但是你在那个点的时候,你的水平也在那个点,你意识不到很多问题。回过头来看自己,其实是一件蛮有意思的事情。我觉得很幸运,七年前写了这样一本书,可以让七年后的自己对比之前的自己。很多时候拿出之前的书来看,会惊叹当年我居然是这么想的,七年真的蛮长的,有的事情可能已经有点淡忘了,甚至已经不记得了。不过还好,我这个人虽然以前有点懵懵懂懂,想的很少,但是整体来说还是没变,还是一脉相传,还是原来的自己。

part04闾丘:年轻无所“畏”

凤凰网读书:我们也很庆幸能看到这样的流年对照。关于困难这个章节,我自己很有感触。像我们,在职业生涯当中,就如当时的你一样,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和困惑,有同样的思考,看的时候心里就有凄凄然的感觉,仿佛这些事情就在眼前,里面的故事就像自己的故事一样。

闾丘:我再倚老卖老一下,我是92年毕业的,所以写05年版《行走中玫瑰》的时候已经工作11年了,人生经验也算蛮丰富的,尤其开头的两三年,在深圳,我卖过汽水,也去酒店打过工,接触过三教九流,鉴证了深圳从骗子满地的地方慢慢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从我的记者生涯来说,也经历了好几家媒体的兴衰。我有一个感触,很多人看我或者看某一个人,觉得这个人就是这样子的,他忽略了每个人一点点走过来的过程。我们看自传也好,看心灵鸡汤也好,我觉得能够借鉴到或者有感触的地方是看一个人怎么一点点走过来的,因为没有一个人会突然之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好像如果没有七年前那本书的对照,我现在拿一本《行走中的玫瑰》,很多人可能就会忽略掉我之前经历过的彷徨、纠结,会觉得你怎么一下子看得那么开,可能会忘记我走进社会快二十年了,这些人生经验的点滴积累让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反过来说,年轻人也不用太着急,我记得十几年前我很着急,看到凤凰有很多老人家,白发苍苍,我就在想什么时候可以变成那样,甚至有的时候觉得他们水平好像也一般,为什么大家那么尊重他?现在自己也进入了可以论资排辈的时代。所以很多时候不要太着急,只有当我们走过来之后回头再看,你才会感受到。当然我现在跟大家说这些,大家可能会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但问题是,每个人都是这么走过来的,你跳不过这一步的,不要以为自己有多么出色,可以一下子跳过某个阶段,突然成长到理想中的状态。就拿少年成才的天才来说,他可能在专业程度上达到了某一个地步,但是他的人生经历,他的思想、情感的成熟度,是跳不上来的,他还是要经历很多才能慢慢成熟。

不过这里面可能有点矛盾。我们老是跟年轻人说你要多想想再做决定,这样犯错误的机会相对少一点。但是我又觉得,你老那么理性的话,人生真的很闷,好像永远都不会犯错误,一步一步走得很好,但是也失去了很多年轻的乐趣。回看我自己也犯了很多错误,也做过很多傻事,现在有一点懊悔,如果不做的话可以走的更顺,但问题是现在的我蛮好的,也没有因为年轻时候犯过的错误、走过的弯路,人生就被破坏了。所以我觉得重要的是你以怎样的心态看自己的人生。

凤凰网读书:大家都可以想想你是否满意现在的自己,之前所受的挫折,你能不能把它变成一次成长的机会,把负能量变成正能量。今天时间很宝贵,我们还是开始互动环节吧。

part05【互动环节】闾丘:标签来自外界,快乐关乎内心

读者:我有两个问题,您一直在追求的是什么?到底是标签类的光环还是您自己认为的快乐?这个问题听上去很傻,我们都知道要追求快乐,但是感觉标签是更加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所以很多人不自觉地选了第一个。第二个问题,我经常觉得累,会想如果能去一个没有竞争或者没有任何压力的地方生活该多好,事实上来自生活、父母的一些压力,使得我们很难去实现自己的理想,所以希望过一些比较悠闲的生活,您觉得应该怎么协调?

闾丘:我先说第一个问题,我自己一直追求开心的生活。每个阶段让你开心的具体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每个人也不一样,有的人觉得有标签非常开心,那他就追求那种生活。对我来说,标签是别人给的,我没有办法控制别人给什么样的标签,你再怎么努力,也要看时机、看缘分等等。但是有一样你可以自己控制,那就是怎么让自己变得更加开心一点。我现在写书,做一些公益的事情,比如办网站、办讲座等等,表面上看好像我是在回馈社会,但其实我也在寻求认同,包括别人对这些文字的欣赏,或者进行的讨论,它让我觉得非常满足和开心,因为我学到了很多东西,而且让我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每个人选择的路径都不一样,你不可能拿某一个人来作为你的参照标准,你要先问自己,怎样能让你更开心。

第二个问题对我来说很简单,一个人首先要养活自己,经济上独立很重要。如果你连养活自己都做不到,却希望过舒适一点、悠闲一点的生活,这就是逃避。如果你在经济能够做到养活自己,能够独立,你可以进行选择,比如你想舒适一点,可以去二三线城市,或者更小的小镇,但是你要放弃大城市里的花花绿绿以及现代化的东西,你要问你自己做得到吗?如果你做得到,经济能力也许可,为什么不去做呢?说到底还是你自己舍不得那些东西。我觉得你自己应该去做剔除、排比,看你能接受什么、不能接受什么,可能你现在还不知道哪些东西能够吸引你留下,你要把这些东西都想清楚,那你做选择就很容易了。

凤凰网读书:我收到一个提问纸条,这个问题必须问一下。他说七年前选择新闻作为专业,向往跟闾丘一样成为战地记者。读了闾丘的第一本书,收获了很多感动。七年后他将赴耶路撒冷做一名战地记者,他等待这次面对面的机会等了七八年,所以很期待您能够给年轻记者一些行前建议,工作上、生活上的都可以。

闾丘:去耶路撒冷不要带着一种赴汤蹈火的心情,恰当的准备是必要的,安全训练非常重要,还有一些设施的训练。你想象一下当地人是怎么生活的,你就怎么生活,还有可以问问之前的同事,用平常心去对待。我唯一的建议是,到这种地方去,一个人的专业能力是最重要的,它包括你应对突发事件的技能,判断信息真伪的技能,保护自己的技能,以及和当地人打交道的技能,这些东西是你最需要考虑的。

当然很恭喜你,当战地记者是你的理想,你现在实现了,因为绝大多人是实现不了的,机会有限。但我从来不觉得记者分战地和非战地,尤其在目前中国这种状态下,我们没有专门的战地记者。对我来说很简单,就是做一个好记者,做一个称职的记者,怎么样从刚入行的记者成为资深媒体人,只是这样的区别而已。所以即便你做社会新闻,天天跑跑菜场加价,也没有什么高低之分,你能够把物价的走势报道出来,也很了不起。其实反而去一些比较遥远、特殊的地方,新闻更好做,因为没有人监督你,怎么写也没有太大关系。其实到最后记者一篇报道写的好不好,自己是不是一个好记者,只有自己心里清楚,所以你怎么样给自己设定一条线是最重要的。希望你能享受驻外记者生涯。

part05闾丘:透过年轻人来反省社会

读者:您一直在帮助青年人,比如您做了一本电子杂志,有很多年轻人参与,有来自大陆的,也有来自香港的。您办这个杂志,对年轻人的冀望在什么地方?您对大陆和香港年轻人有什么看法?上次梁先生来单向街,他说香港的年轻人很有希望。你在微博上特别活跃,但是梁文道先生打死也不肯开微博,您怎么看微博上的声音?

闾丘:微博对我来说只是工作的途径和方式,我原本是电视和专栏,现在多了微博。事实上我在微博上所有的言论,都希望拿一个专业媒体人的要求来对待,刚开始使用微博的时候我也犯过几个错误,因为没有严格鉴定新闻来源,所以在转发等方面造成了别人的一些困扰,所以吃一堑长一智,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而且又被加了V,大家关注我,很重要的一点因为我是记者,这点我很清楚。当然这并不代表说,其他人都要像我一样来写微博,我觉得不是媒体人的话,你在微博上爱讲啥就讲啥,应该给大家足够的言论空间。

说到两地的年轻人,我没听到文道的原话,但以他的个性他真的这么下结论吗?其实我不太喜欢拿一群人跟另一群人比较,如果大家看了这两天香港的报纸的话,有一篇报道非常有趣,是一位在港的内地生写的,他去参观了六四博物馆,之后写了一封信给香港的媒体,他说他很关注这个事件,希望能够改变这个社会,而身边的很多香港同学都觉得赚钱更要紧。他对香港的同学说,你们身在福中不知福,你们拥有这么多自由,却不懂得争取和保护,没有了你们就会后悔。我为什么举这个例子,因为如果你拿这个内地同学跟他身边的这帮香港年轻人进行比较的话,你就会得出一个相反的结论,所以我不太喜欢对群体和群体之间进行对比。每一个青年都是一个个体,个体都是不一样的,不管在香港还是在大陆、台湾,你都会看到有各种不同追求的年轻人,不是说哪里的人更有希望。就像杂志里面的年轻人,还是以内地学生居多,我们在搞这个夏令营的时候,香港本地报名的人非常少,这是不是证明香港年轻人对社会事务不关心呢?你也不能直接得出这样的结论。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一个个体、一个个体来看比较好。

而且很多时候你不必关心其他地方的年轻人怎么样,你只要关心我自己能够做一些什么,这就足够了。我为什么会写那么多对年轻人的看法,我并不是批评年轻人,我是希望透过年轻人来反省这个社会。是我们成年人有问题,我们没有承担起来,没有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让年轻人有更开阔的视野,更自由的想象空间。我希望我们这些有话语权的人能够意识到这样的问题。对于年轻人,我一直很有信心,每个时代都是由年轻人推动的。最重要的一点是,大家的大环境不同,现在年轻人出生的环境、接触的资讯等等,注定了对权力的意识,对于其他问题,跟我们这个年代的人不同。只要看到这一点,我就觉得这个社会还是有希望的。

读者:闾丘老师你好,我是一个刚从校园走入媒体界的新媒体人,我身边有很多学生把你当做偶像,心怀新闻理想。今天来到现场的可能也有像我这样的媒体人,你能不能给我们提一些建议?

闾丘:我觉得没有指导思想,很简单,就是去做,每天做好你手头的每一单新闻。以后当你回看自己做的每一单新闻的时候,你觉得你已经尽力了,有这样的感觉就OK了。

part05闾丘:警惕资本对媒体的操纵

读者:您年轻的时候有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比如说我父母希望我这么做,但是我的想法是另外一种,但是因为他们的年龄、经历等等,他们坚持自己的想法是对的,我又不想违背他们,所以很纠结。我想问一下您的意见。

闾丘:我觉得过了18岁,你就应该为自己的人生做决定,父母的意见只是一种参考。而且父母真的爱你的话,他们也知道你做的任何决定并不妨碍你们之间的感情,并不是听话就证明你爱他们。这让我想到之前做过的一个专题,关于同性恋妻子的。很多同性恋告诉我为什么作为同性恋,还要娶老婆或者嫁老公,说到底是因为父母,父母会自杀,会威逼利诱,或者用亲情来感动他们,他们就会选择牺牲另一个跟他毫不相干的人的幸福。其实这里面是一样的,你为了听父母的话,去做一件你不想做的事情,让自己的人生走上了弯路。爱自己也很重要,说到底还是你自己能不能下决心。

我比较幸运,因为我进了中学后,父母就不管了,我自己可以做决定,包括考什么大学,学什么专业,到哪里工作。最近一年,我在网络上写的文章比较多,父母跟我谈了好几次,因为他们看到有人在后面骂我,他们非常难受,甚至有很多担心,他们觉得有的文章有点刺激。我跟他们谈过,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也明白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他们就明白了。如果父母逼你去做什么事情,而你觉得这完全违背你的意志,而你已经过了18岁,这个抉择你应该自己去做,因为你已经是一个完全独立自主的人了。

读者:我有个问题,内地的一些媒体,不管是左派的还是右派的,都会受到经济和政治的侵蚀。您觉得对于大陆媒体而言,经济上的侵蚀大,还是政治上的大?

闾丘:你定义的左派媒体有哪些,右派的媒体有哪些?

读者:比如说《人民日报》和《北京日报》,他们的言论就是社会主义的。

闾丘:你觉得左派呢?

读者: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的媒体,他们都受到经济和政治的压力,您觉得哪一方面最终会毁掉媒体?您觉得内地媒体,哪一个接近客观公正?还有一个问题,你怎么看待陈光诚事件?

闾丘:倒过来回答。去年下半年,我在各个大学演讲,我发现大学里面知道他名字的人只有一小半,我当时的想法是越多人知道越好。从现在事态的发展来看,我觉得资讯不够,所以无法判断整个事件是真的那么富有戏剧性还是说只是是一个局。但是我更看重的是他的个人生活,我觉得目前结果非常好。虽然外媒,包括他自己也有很多的讲述,但信息还是不够。薄熙来的事件也是,很多时候是道听途说的,所以真相没有大白,信息来源没有那么多的时候,还是先不要急着下判断。

至于你说到媒体受到经济的影响,这是全球性的问题,香港、美国也一样,中国只不过又多了一个监管的问题。至于哪一个更有毁灭性,这又是一个论题,我实在没有办法下结论,我只能指出一些事实。即便一些标榜公信力,或者说有坚守的媒体,偶尔也会刊登一些很明显的软文。记得前年,台湾《中国时报》的记者,因为反对报纸刊登广告软文而辞职,在网络上写了很多声讨的文章,在台湾形成了一个小型的运动,当然现在不了了之了。我当时就写过关于这方面的专栏,但是没有一家内地媒体愿意登,因为他们告诉我,我们也是这样的。所以这是一个普遍现象,你不但要警惕监管,同时还要警惕资本对于媒体的操纵和影响,包括凤凰也存在这样的问题。

至于说哪家媒体更接近客观真实,我不会这样分,我只是从具体某一个事件、某一个报道来看。比如说《环球时报》,可能在有些人的印象里面比较负面,但有的消息别的媒体没有,但是它有,它的评论文章基本是批判性口气,会出现敏感词,很多事情你本来不知道,忽然看了一篇批判文章,忽然发现怎么有这个人、有这件事情。如果你够好奇,你可以自己去寻找更多的信息,我觉得蛮好的,像无间道一样。大家不一定要带着固定的想法,说这家媒体肯定是很客观的,我就相信它所有的报道,或者说这家媒体经常造谣,我不相信它所有的报道。就像我们为什么要看《新闻联播》,因为这也是我们的工作,很多时候可以从《新闻联播》的编排或者报道中,发现一些你需要的信息,帮助你去判断一些事情。可能我是做这一行的,所以我看媒体的方法和出发点跟你不太一样。但我还是建议,不必带着固有的想法去看待,我们看每一篇报道的时候,只要觉得有疑问,你就带着这个疑问,想办法寻找更多的资讯,这样才能帮助你寻找到事件的真相。没有一家媒体可以把绝对的真相展现给你,你要去看很多家。

part05闾丘:真相是最犀利的武器

读者:闾丘老师您好,我是凤凰网读书会的会员,我非常喜欢凤凰卫视,经常看中文咨询台。我有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我们知道玫瑰虽然娇艳美丽,但是带刺的,我想知道你的刺在哪里?

闾丘:为什么叫“玫瑰”,因为我英文名字叫“玫瑰”,Rose。

读者:作为一个新闻人,文字和语言是您最犀利的武器,刚才您说到价值观当中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是非常重要的部分,我大概知道您这个武器会刺向哪些地方,但是我想知道你遇到的最坚硬的盾牌是什么?第二个问题,玫瑰是爱情和幸福的象征,您觉得爱情最重要的是什么?您对同性之间的爱情持怎样的态度?您对幸福的定义是什么,你觉得现在幸福吗?

闾丘:我不太喜欢定义,因为定义是一个蛮严肃的事情,而且定义的话,要做很多考量,要做很多语言的沉淀。我口头上做一个定义不太负责任,我只能告诉你一些事实或者我的一些感受。我很幸福,而且我随时随地觉得很幸福。翻开我04、05年时的电视访问,主持人问我幸福吗,我说很幸福,可能每一年你问我这个问题,我都会说我很幸福,生活对我来说是很美好的事情。

关于同性感情,我之前做过很多相关的节目,也写过文章,你可以上网找一下。我希望大家都能像林哥一样勇敢地出柜,因为如果这个社会不能对这个问题公开讨论的话,它会让大家产生各种各样的想象,反而会歪曲。这个群体的人如果有一种受害者倾向的话,反而会有一些人更不负责任的行为。而且社会会影响到这个群体,我在做专题的时候感觉非常明显,如果这个社会让很多人觉得伤害一个无辜的人没什么,他会用父母或者尽孝道之类的理由去伤害他人。这跟他是不是同性恋没有关系,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问题。

爱情的话,我觉得最主要的是真心。以前会在乎自己被别人骗了,其实现在觉得没什么骗不骗的,因为你是一个成年人,在整段情感中,你也得到了很多,你的快乐、你的悲伤等等。分手之后再去计较说我又被你骗了,又失去了多少,挺没意思的。你老觉得自己受伤,有可能会失去爱的能力,这才是最可悲的。因为你如果不相信爱,我不觉得你的感情会有比较美满的结局。

还有一个问题是问盾牌,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说我的矛头指向政府、指向制度,这也是很多问题产生的原因。但是如果你看我上一本书《不分东西》,可能更多的是以公平正义为基点。我们讨论问题的时候不一定要有一个预设的条件,就比方说最近孔子学院的签证问题,我知道媒体很开心,有一个大众喜爱的话题,因为涉及到民族主义的东西,媒体炒起来比较有收视率和点击率,这个时候媒体是不是舍得理性地告诉大家事实就是一个签证的问题,很简单也很无聊的事情。但是很多媒体不舍得,我看到标题都快晕了,什么“孔子学院违法”之类的,我把国务院修改前、修改后的两个声明都看了一遍,好像也没写到违法,讲来改去都是签证的问题。菲律宾的问题也是一样,包括我自己也为凤凰网做了两期黄岩岛的节目,那些小年轻同事觉得点击率会很高,我就想这个意义在哪里,公众的知情权在哪里,我为什么要花那么多时间和人力来做这样的话题。关于公平正义,我的原则是从事实说起,然后去寻找后面的原因,这个原因可能是政府,有可能是体制,但是也有可能是我们社会上的大多数的人,都有可能。你不能抱持一个既定的想法,这会导致你想去讨好官方、讨好民众,很多时候会歪曲事实。所以最大的盾牌是为了讨好某一方,而不顾事实的真相。要做到这一点其实蛮难的,就像我们那天开会讨论做不做孔子学院,大家说做,但是不能帮美国人说话,我说什么叫帮美国人说话,事实就是事实。美国的同事做这个新闻的时候顾虑很大,我觉得有什么顾虑呢,事实就是事实,是怎样就怎样。但是你会看到,现在社会已经无形中形成了这种自我约束、自我审查,尤其是涉及到所谓国家利益、民族情绪的时候。

part05闾丘:漫漫求职路

凤凰网读书:我手上有一个纸条,这个问题蛮尖锐的。他说您在书中探讨的新闻战地,已经泛众化了,所以有人认为您新闻事业的巅峰已经过去了,您如何回应?接下来七年您将如何在专业化的新闻道路上行走?

闾丘:这又是一个典型的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二元分法。很多人会因为一个事情,马上得出一个结论,然后判定你处于怎样的阶段。老实说,如果我的新闻事业不是已经到了一定高度的话,没有人会在03年请我写这样的书,写了也不会出版,这是清晰的事实。新闻巅峰是不是已经过去,我不知道这位读者有没有关注我,03年写完之后我又做了很多事情。很多朋友应该是03年之后才知道我的名字,有的透过电视,有的透过网络,也有的是透过我的文章,包括我去年写的书,去年我又出了两本书《不分东西》和《利比亚战地日记》。我觉得如果不是经验积累到一定程度的话,是写不出来那两本书的,尤其是从新闻专业的角度。不要太快下结论,因为如果你忽略了中间的过程和事实的话,你会发现这个结论的基础不牢固。谢谢。

读者:经常关注您的节目和微博,我觉得对我们年轻人帮助很大。我不是专业的,问不出辛辣的问题。来之前我百度过您的个人资料,知道您最初卖过汽水,在普华永道做过会计,最后尘埃落定做记者,您在选择职业,以及做重大决定的时候,更多是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还是贴近现实?

闾丘:首先讲一下,百度上的东西都不是太靠谱,总是有一些误差的。我大四的时候已经有了一份工作,在上海DHL,但是那时候我的生母在深圳开公司,因为对深圳有很多想象,所以就跑到了深圳,但是我们相处了几个月之后,发现理念不合,所以就分道扬镳了。之后我面临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养活自己,所以我找了工作。我第一份工作是在五星级酒店做仓库管理,第二份工作是在五星级酒店做前台,做了前台后结识了普华永道的老板,跟他去开中国办事处,之后我觉得从行政转为一个专业人士比较有前途,所以去考CICPA,成为了审计员。干了两年之后去了香港,因为我一直想做记者,在报纸上看到一个广告招记者,中天电视,所以就去做了编译。因为我没有记者经验,所以应征记者工作肯定考不上,但是我相信只要进了这个圈子,慢慢会有机会的,而事实证明这是对的。

这些在我看来并不是重大的选择,而是人生必须要走的。你首先要解决生存问题,如果你选择比较多,比如有几份工作或者几种职业在你面前放着,你唯一要考虑的只有一点,你擅长什么。我在深圳的时候,可能我的英文以及为人处事等算是优势,但是等我到了香港,周围的同事全是国外留学回来的,全部都是拿到了欧洲或者美国的执业会计师资格,要想在这一行继续下去,意味着我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而且我的起点已经比别人低了。另外我从小一直想进媒体,既然有这样一个机会,虽然编译这个职位不是我理想中的,因为我从来没有在媒体工作过,编译不需要工作经验。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只要一只脚跨进去了,我可以积累经验,可以学,结果证明很正确。进了中天之后马上又去了TVB,然后去了凤凰,一直做到现在。所以我觉得不用把它看成人生重大的选择,年轻的时候,转工作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因为你很年轻,你在每个职业上面花的时间不是太长,所以真的要丢弃,也不会损失太多,反而到了现在,或者说你在一个职位上工作了十年左右,你要考虑的东西会比较多一点,你的年纪,你积累的脉络,以及公司当中的地位等等,你会想的更多。

part05闾丘:“脑子留在公司,心留在家里”

凤凰网读书:我手上有一些纸条,我只能选择性地来问,而且有些问题在书中可以找到答案。有一位同学说你在生活中有没有遇到失控的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办,道理都懂,但就是做不到,你怎么样处理这种无力感?

闾丘:你定义的“失控”是怎么样的?砸东西,什么都不干?

读者:就是觉得别人都有所成了,但是自己却一事无成,心理上很难受,但是不知道怎么办。

闾丘:那是很失落、失意、沮丧的。

读者:人家跟你讲道理你都明白,你觉得很对、很理智、非常正确,但是我就是做不到。

闾丘:没关系,时间会慢慢补齐。不可能别人跟你说了这些道理,马上灵光一闪,睡了一觉,就什么都过去了,一切都重新开始了,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有些事情是可以化解的,比如你不要老把自己陷入孤独凄惨的状态,很享受这种状态,自己不想拔出来,这是有可能的。那样的话,你可以找一些别的事情来做,跟朋友出去,分散一点注意力,每个人都可以做到。如果再不做不到,你应该看心理医生,因为有点像抑郁症的表现了。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时刻,这个很正常,你不能指望一下子就好,客观上需要时间,主观上你自己可以做一点事情,比如跟别人分享,或者找别的事情做。这只能慢慢消解,不要着急。

读者:你遇到过这样的时候吗?

闾丘:当然,每个人都有,包括我。

读者:今天是复旦建校107周年,您对复旦有没有一些寄语?能分享一下您那个时代的复旦吗?

闾丘:我书里面有一章讲复旦的,看完就可以了。

读者: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借这个场合、这个机会,说一说您那个时代的复旦吧。第二个问题,因为您之前在普华工作过,有工作经验,复旦很多校友都在那工作,您能给一些建议吗?

闾丘:我先说复旦。上两个星期我参加了复旦校友会在上海的论坛,我主持的。当时有一位学长,也是校友会的一个负责人,他说很可惜复旦到现在还没有出过国家领导人。我主持嘛,所以借这个机会我就说,如果这个国家领导人能够为中华民族做一些好事,我们当然欢迎,如果只是出个级别很高的领导人,我们不要也罢,这句话引起台下很多复旦老教授的共鸣。复旦也有一些令人失望的地方,比如之前杨玉良校长谈辅导员的这件事情,有一些辅导员就攻击杨校长,那种语言让我觉得很失望。一个大学里面的老师,居然用这样的语气,这种对人而不是对事的态度,让我觉得这个大学的教育或者它的氛围是有问题的,我觉得蛮失望的。我们那天不停地回望四十年代的复旦和八十年代的复旦,不管怎样,毕竟是我们的大学,而且我能变成现在这样,真的多亏了在复旦的四年,所以我们希望能够有一个让大家身心和思考能力都得到释放的环境。这是我对复旦的希望。

说起四大,很多人说四大风波多,工作压力大,我觉得还是个人的问题吧。当然每个公司都有各自的问题,我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所以很难回答。但我只想说,你进任何一个工作的地方,都会有很多问题出现,会和你的想象有很大差别。尤其当你抱着很多美好想象进入某家公司,可能会很失望。就像很多新同事来到凤凰,工作没多久,很失望,我说那是因为你们当时抱了太大的希望,对这个工作没有一个实事求是的想象或者了解,你自然会失落。失落大的话,相对来说心态调整就会困难一点,因为如果你把它当成平常的工作,是不需要花太大精力调整心态的。我唯一的建议是,不管是进四大还是进其他企业,用专业的精神对待它就可以了,不要把它想象得太文艺化。分享一句我老公送给我的话,“脑子留在公司,心留在家里”,脑子可以放在工作上,让自己更加聪明一点,效率高一点,但不要把太多的感情投射到职业上,我觉得没这个必要,人生是很丰富的。

part05闾丘:平等、自由的竞争空间是新闻繁荣的关键

凤凰网读书:我这里有一个问题:您现在觉得社会责任感更重要,是因为您社会地位的提高还是因为您个人思想的进步?

闾丘:这里没有社会地位提不提高的问题,任何人都可以承担起社会责任,这是人人平等的事情。但是思想进步是存在的,有意识和没意识是有区别的。过去我可能没有想太多这方面的问题,我没有这样的意识,但现在这样的意识开始慢慢生长,所以我开始有意识地做一些这样的事情。讲一句老套的话,这个社会,你怎么对别人,未来别人就会怎么对你。其实道理大家都懂,但是真让你去承担或者做点事情的时候,每个人想的都不同。当然我还是这句话,不要要求别人怎么做,还是先问问自己,这点更重要。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小悦悦,小悦悦的案件要宣判了,我觉得不要去责怪那18个人,而是问问自己,如果我也走过那样的场景,我会怎么做。

读者:现在网络越来越发达,很多人通过网络来看新闻,但是我发现很多网络媒体的新闻不求深度,只求点击量,各种雷死人不偿命的新闻,比如很多门户网站的首页就是什么14岁少女堕胎之类的新闻,我感觉很不正常。

闾丘:先澄清一点,门户网站都没有采访权,所以你看到的新闻还是平媒的报道,你其实在责备平媒。

读者:我觉得这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我本身也在网站实习,这种新闻的点击量确实高,大家就是感兴趣,媒体是社会舆论的导向,同时舆论也影响着媒体,互相影响,这种恶性循环导致整个社会风气越来越差。你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闾丘:你这个思路变成了中宣部的思路。你要接受这样一个现实,社会大众整体是什么样的水准,他们对新闻的选择可能让你很不满,但这就是现实。就像每次看我们节目的收视率,黄赌毒肯定是最高的。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是,另外存在一些很严肃的东西,至于大众是不是选择它,很多时候不是自己可以掌控的,这需要社会整体水平的提升。世界各地都对黄赌毒的报道比较有兴趣,其实也没什么,有很大的坏处吗?会增加犯罪率吗?社会道德水平下降了吗?

读者:但是把这些新闻放在首页,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这些东西。虽然现在网络资讯可以自由选择,但存在选择优先的情况,因为它就放在首页。

闾丘:我个人觉得,你讲的也就是一些门户网站,还是有很多严肃媒体的首页没有这样的,大家竞争嘛。如果你觉得这家媒体没有社会责任的话,你换一家媒体,不要在这家媒体实习嘛。

读者:十年前我是你的读者,所以十年后我做了媒体人,这十年我都没有动摇过。好的新闻应该让宣传机构去做,你可能觉得黄赌毒或者社会新闻不堪入目,但这些恰恰是我们需要关注的东西,如果连我们都不做这样的新闻,中国所有的读者如何看到社会的负面现象呢?你可以选择去看宣传机构的东西,但我们有社会责任,要做大家看不到的东西。

闾丘:我觉得你可能有点误会刚才那位读者的意思,他是说不应该有太多耸动的或者吸引人眼球的新闻。对我来说很简单,如果某个网站一直放那样的新闻在首页的话,我就不去那个网站了,我就选择严肃一点的媒体。有的时候大家点击这个东西也并不代表什么,我也会看八卦杂志,我觉得八卦杂志非常好看,让我偶尔轻松一下,所以不用那么担心,民众还是有足够判断力的。

关于你说的社会新闻,我感觉只要它是存在的,它的语言表达、事实陈述没有问题,那就是OK的。但是很多时候门户网站会存在一些问题,会有一些悚动的标题,甚至会歪曲事实,这一点才是我们应该关注和需要改进的地方。好的和不好的东西,能够在同样的空间平等、自由的竞争,这样就足够了。怕就怕这个社会只允许娱乐化、低俗化的东西存在,真正触及社会本质的问题不允许你进行讨论,这样的情形才是让人担心的。很多人批评电视台过于娱乐化,娱乐节目太多,我觉得很多时候也不能责怪电视台,因为时政类节目风险太大,弄不好就会出事。这个才是我们真正要去关心的问题。

part05闾丘: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读者:我来自新疆,在我们那里,媒体多半都是事业单位,我上大学的时候在新疆电视台实习过。在新疆做新闻往往局限比较大,因为新疆的媒体工作者以本地人为主,从我的领导到同事多半是新疆人,很少有外地人到新疆做媒体,所以新闻或者民生节目比较非主流,往往跳出圈子,很容易一刀切。我不太了解凤凰卫视,原先是事业单位吗?

闾丘:我们在香港注册的,算是公司。

读者:在技术上能不能支持一下新疆?现在的网络媒体很发达,包括今天的活动,豆瓣上标记有900多人想参加。我们应该鼓励不同视角的媒体加入到新疆中亚文化的探讨中去,尤其是关于公平正义的探讨。

闾丘:七五事件过后的第二年我去过新疆,我特别喜欢南疆,很纯朴。但是我也很担忧,因为本地的、民族的东西正在消失。新疆问题在媒体上非常敏感,一触即民族问题,包括民族文化保护,可能会挑起很多仇恨、很多矛盾。最近好像是新疆的天山网,请了全国知名网友去新疆游览,听他们的意见,本来也请了我,但是我没时间,我觉得这个活动很好。每个去的人都会发微博,他们建议新疆政府开设英文微博,给了很多透过网络让大家了解新疆的建议。对于你刚才说的关于新疆的报道,因为有了网络,所以技术上有了更多的空间,你不一定是要透过当地的报纸或者当地的电视台来了解,还有很多纪录片,或者一些微电影,或者一些文章等等都可以。当局好像也开始关注到这点了,所以会有这次新疆行的活动。

读者:您之前卖过汽水,在五星级酒店管过仓库,这可能与您的时代背景有一定关系。现在如果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频繁换工作,有的工作甚至做不到一年,这种经历可能无法通过面试,他们会认为你的忠诚度下降了。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闾丘:首先,做喜欢做的事必须在经济独立和养活自己的前提下。我一直觉得大学毕业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养活自己,不再依靠父母。比如我去深圳,管仓库、做前台,都不是我喜欢的,跟我的理想相差很远,但这是当时我可以找到的工作。可能很多人不太看得起这样的工作,一个堂堂的大学生怎么跑去管仓库,但是我觉得没关系,我可以挣工资,可以让我过上还算可以的生活,这点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我为什么频繁地换工作,这是因为这些机会能够让我离理想稍微再接近一点点,所以我就去试。但我并没有放弃原来的工作,如果尝试不成功的话,可以先呆在原来的地方再等待下一次机会,我觉得这并不矛盾。因为也不是我想转,别人就一定要我,这个很现实。最近这些年很多人说北漂非常辛苦,我们那时候在深圳也蛮辛苦的。我们去到深圳,住在农民房里面,或者住在八人宿舍里面,但是我们觉得没问题,我们自己赚钱,虽然不是很富裕,但可以养活自己。我记得毕业那会儿,很多复旦师兄、师姐都在上海新开的一些五星级酒店里做门童,或者打扫房间卫生,大家当时觉得在事业单位或者国家单位、外资企业里面很受束缚,他们想寻找更多的自由,所以选择了这样的工作。自己赚的钱自己花,很开心,没有什么职业贵贱的想法。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职业有这么多高下之分,很多工作大学生都不会去做,你去做反而让大家觉得很奇怪,你也不好意思跟别人讲。可能时代变了吧,但是我觉得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中,靠自己的工作养活自己,那就是值得尊敬的事情。当然现在很多独生子女,父母会跟你说两千块钱一个月还不如呆在家里不要动。我遇到很多这样的人。父母很爱你,给你一个安全区,但是你准备呆多久呢?既然你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了,那你更应该去尝试。你不用害怕,你后面还有父母,至少可以承担你每个月两千块钱,我觉得你可以尝试的东西反而比我们那时候更多。

part05闾丘:公益事业贵在亲身参与

读者:您很关注社会上的事情,积极投身公益事业。那么站在青年人的角度来看,我们能做些什么呢?现在我们捐款,也不能保证捐出的款能到达实际需要的人手中。我想知道除了这种方式,还有没有其他选择?

闾丘:捐款的话,我觉得还是量力而行。我不太倡议捐款,包括支教。我对支教有一些看法,因为我去过一些农村的学校。拿小学来说,如果一个老师跟了他们好几年,这样对学生的成长非常有帮助,但是很多时候我们支教只去一年或者半年,尤其对于年幼的学生来说,心理冲击还是蛮大的。我去山区跟一些学生聊过,他们觉得很不舍得,突然来了一个老师,建立起一些感情之后,突然走了,然后又来一个,重新再建立感情,没多久又走掉了,他会缺乏依赖和信任,这种情感的波动蛮大的。而且支教,你的教育经验有多少呢?还不如好好培训长时间的老师。

其实你身在城市,有很多事情可以参与的。比如广州有拇指妹,对于光亮工程、政府开支提出质询。我在微博上也说,一下子出现了很多NGO,帮助身边的农民工等等。包括我们做的电子周刊,有七八个这样的志愿者,大部分是在校大学生,他们每个星期寻找对大家有益的文章,然后编成周刊进行传播。如果你留意一下,会发现可以做的事情很多。我还是觉得亲身参与更好,而不是去捐钱。我们电子杂志马上要在香港搞一个夏令营,这些志愿者都是学生,他们要学习从一千多个候选人中挑选出六十个人来,他们要学习怎么面试别人,怎么安排面试等等。我觉得他们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而这些东西学校根本没有教过他们。这些学生毕业之后进入社会的话,上司会发现他们的动手能力、思维能力都蛮强的。所以参与一些这样的活动蛮好的。

凤凰网读书:我这里有一个问题挺有意思的。哈医大学生被杀事件激起了大家对于医患关系的关注,除了体制原因外,您觉得媒体导向在其中有没有起推波助澜的作用?

闾丘:哈医大这个事我没有太关注,因为依赖目前能够看到的这几家媒体的报道,我觉得没有办法帮助我了解情况,所以我没有太关注。我们曾经想做医患关系的专题,但我担心一点,媒体很多时候会把一些个案渲染成一种现象。哈医大我不知道,但我们自己做过医患关系专题,遇到过一些例子,它只是个案,这样的个案可能发生在医院,也可能发生在其他任何场合。划大一点来说又是一个社会问题,我们对心理健康的关注程度到底有多少,社会对心理有问题的人的预警和帮助到底有多少,因为心理疾病蛮严重的,它会导致一些暴力事件的出现,这个是我关心的点。

凤凰网读书:你刚才说的很重要。我有很多做医生的朋友,这个事发生后我就跟他们聊。不仅是患者有心理问题,医生的心理问题也是特别大的问题。我的妹妹是一个实习医生,她从大二开始就背负很大的心理压力,因为她的父亲在急诊室遭遇过各种刁难,各种误解。医学毕竟是生理学科,它有很多未解的东西,有很多不确定因素,这些东西常常会导致不必要的麻烦。而且我妹妹跟我讲,在医学院,跟她一样有心理压力的人不在少数。医患关系的个案也好,其他社会个案也好,无形中一个一个点会串成一条线,以至让大家产生错觉,觉得这个社会到处都有这样的问题,好可怕。所以媒体一方面有责任,另外一方面自律也非常重要。

part05闾丘:记者的深度与锐度靠的是经验的积累

读者:闾丘姐你好,刚才你讲人生是分阶段的,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思考,人不能停止思考,在不同的阶段要有不同的收获。我想问的是,你在快到30岁的时候,有没有一些纠结或者彷徨,或者是对于30岁的期望?30岁是女生的另一个阶段,因为大学毕业了,也工作了一段时间。这个阶段不知道你当时怎么过来的,有没有遇到一些困难?

闾丘:我这人没什么年龄概念,我从来没想我到多少岁应该怎么办,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所以30岁莫名其妙地来了,40岁也过了。我觉得没有必要为人生设定槛儿,说20岁应该怎么样,30岁应该怎么样。很多时候放在我们面前的是现实的问题,某一个时刻会产生一个现实的问题,比如我要不要结婚,我应该怎么教育孩子,我的职业要不要转向,这些才是需要考虑的。对我来说人生是一些实实在在的问题。年龄不是问题,身份证还可以改呢,整一整容看上去跟自己的年龄又不一样了。所以没必要纠结,好像奔三之后很多烦恼就出来了,好像30岁以前这些烦恼就不存在了。二十几岁、十几岁也有很多烦恼,这个跟年龄没有太直接的关系。它跟你的人生经历有关,有的人年纪轻轻就经历了很多,有的人到四五十岁了,生活还一直在某一条既定轨迹上,这都是有可能的。所以还是考虑你自己的人生经历,不要考虑年龄,人为设定这样的问题,没有多大意义。

读者:我在自己人生低谷的时候看到你的《行走》,当时我觉得你像一个大姐姐一样,非常知心。我的理想是做一名记者,现在也成了一名财经记者,但现在激情退去,该如何坚守?更多的记者是默默无闻的,但我们也想对社会起一点推动作用,实现自我,我们应该怎么努力呢?大家都说记者是青春饭,你觉得决定记者能走多远的素质何在?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每天都有大量新闻,网络、微博、各种媒体。很多问题需要关注,很多书想去读,总是感觉自己非常忙碌,你觉得应该怎样进行阅读选择,怎么进行信息选择呢?

闾丘:06年我为什么要去美国读书,就是因为我觉得当时我做所有事情都是四平八稳的。我当时理解的是我能力有限,我没有办法发现更多,所以我需要提升自己。你反过来想一想,在你面前有很多东西,你有没有能力发现它,如果你能够从四平八稳里面发现很多有意思、有价值的东西,你会觉得这个职业非常有吸引力,也就不会产生这种困惑。

你说想为社会做点东西,却老是觉得默默无闻,但在我看来,对社会产生推动力的正是内地默默无闻的记者,不是海外媒体,也不是我们这些看上去光鲜的人。我们报道战地对中国有什么影响?真正为中国社会内部带来变化的还是内地的记者,他们大多默默无闻,但是他们的报道真的带来了改变,所以我一直很羡慕,也很尊重他们。

最后一个问题,你说记者是青春饭。这个可能每家媒体不一样,记者这一行不是青春饭,越年轻越没经验,这一点必须承认。记者的深度以及对于问题的观察能力是依靠经验积累的。所谓经验积累,是你采访个案数量的增加,是你接触的人的数量的增加。当然也有人很年轻就有很多经验,因为有机会,比如我正好碰上凤凰刚刚创业的时候,所以有很多机会做各种类型的新闻,可以积累经验。你才进入,还那么年轻,就考虑那么遥远的事情了,可能再过两年,看看你身边比较成功的财经记者,可能会改变这种想法。现在就有很多例子,财经做的好的那几个都不是很年轻。

信息选择的话,我个人的经验是,看哪几家媒体,就几乎可以把信息包容的差不多了。包括使用微博,我知道关注哪几个人之后基本不会漏掉当天的热门事件。对于书,还是靠你自己判断,没有内容的书,你看两眼就不想看了。对我而言,我拿起一本书,看几眼之后,会觉得有缘分,这点蛮重要的。你可以以开放的心态去看,然后挑选一下,你要知道你对什么有兴趣,比如有段时间我看政治哲学的特别多,可能过一段时间我会看历史,最近我又看小说。所以你可以有一个阶段性分类,有意识地去看书。

part05闾丘:爱情需要“门当户对”

读者:闾丘老师您好,读您的文字感觉很亲切,对您的为人也非常钦佩。我是大一的学生,您刚才提到大学四年对于整个人生很重要,请问您对于我们这些还没有完全接触社会,面临很多选择,也有很多挑战和困惑的大学生,有什么好的建议?您大学的专业是哲学,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看起来都比较冷门,但是读哲学能够让人对身边的很多事情,也对自己有更加深入的思考,是一个不断提问、不断发现和认识的过程。但是这个过程也伴随着很多困惑和痛苦,您如何处理这个问题?通过读您的文字和面对面的交流,感觉您的人生态度举重若轻。我记得有一句话说,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勇者是认清了生活真实面目之后还能保持热情的人,我在您身上看到了这种热情,您是如何保有这种热情的?又是如何树立这种人生态度的?

闾丘:你的问题里有很多概念,这种问题很难回答。我们同行提问的时候,都会提醒大家不要问这么大的问题。老实说,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比如对生活的认识,我不知道什么叫生活的真相?我这本书里有一句话,是我这七年的一种感触,我从小也被教育说要背座右铭,背名人名言,好像只要记住一句座右铭或者名人名言,我的人生就有一个明灯在前方,就知道怎么做了。所以03年我签售的时候,人家让我写一句话,我总能很快找到一些勉励别人的话。但是这两年,尤其去年签售的时候,我会跟大家说,不好意思,我只写我的名字。不是我懒得送大家一句话,而是在过去的七年当中,我意识到没有一个人生可以单纯靠名人名言指引,因为不同的人生阶段,你的感触是不一样的,所以你要靠自己慢慢去琢磨,慢慢形成一个清晰的价值观,这点非常重要。

大学四年给我带来的好处是,形成了我的价值观,只不过在之后的十几年里面,忙于工作,疏于思考,所以埋藏在心里的很多东西没有激发出来。不过当自己沉淀下来,真正去思考的时候,大学里面积累的东西开始帮助我面对现实的生活。现在大学跟社会的关系变密切了,我们那个时候真的很少接触。现在的大学就是社会的一个缩影,老师的状态已经是社会上各种人的状态了,同学也五花八门,走仕途的、做学问的、玩儿的,各种各样,其实也已经是社会上的状态了。其实你们蛮幸运的,因为你们中学的时候接触的资讯已经比我们多了,到了大学,跟社会的这道墙也没有了,已经跟社会差不多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你的问题,我只想说座右铭可以作为一种参考,但是不要以为把它抄下来贴在床头就可以克服所有困难,我觉得那是骗人的,就像我教育女儿,我总幻想着有一天我流着眼泪跟她诉说家族悲痛史,然后她一下子懂事了,这是不可能的。所有东西都需要时间积累,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发生质变。现实一点,不是说没有理想,而是现实一点去看你的人生,不放弃你的理想。我只能分享这些。谢谢。

读者:我今天刚拿到你这本书,有关情感、爱情和婚姻的这三个部分,我很快把它看了。从我的直觉来说,你是一个真实面对自己内心的人。我对你的爱情观很认同,事业、健康和爱情什么最重要,你会毫不犹豫选择爱情。你觉得择偶需要门当户对,当我的人生经历了爱情、婚姻、生儿育女以后,我突然意识到门当户对非常重要。你强调的门当户对是两个人的价值观、世界观接近,通俗意义上指的是物质方面的。我很赞同闾丘老师,找一个价值观和世界观接近的人,在场的年轻人如果能够听听闾丘老师这句话,应该对你们的人生发展很有指引作用。人生可以有很多方式,我相信闾丘老师现在是选择了自己的方式在生活,而且是内心比较坚强、比较有力量的人。当你内心比较有力量的时候,别人说什么你也只会一笑而过。有一个问题,你对爱情很执着,你相信会有一个人在等着你。我现在接触了一点佛学方面的知识,一个细胞分裂成两个,你是一个,另外一个在某一个方向上,但是你们只是没有相遇,就像佛学上说的双星火焰,您相信这个吗?

闾丘:你刚才讲的佛学上的例子我不知道。我只想说,爱情和婚姻还是有一点不一样的。从我自己的经验来说,你真正爱的人,或者感情上非常契合的人,很可能因为种种原因不能组成家庭,这是一个现实,你要接受这样的现实,如果能够组成家庭那是最理想的状态。婚姻的话,除了我刚才说的精神层面上的门当户对之外,另外一点,两个人是不是有心共同维持家庭也非常重要,因为还是需要付出,如果一个人走的快,另外一个人走的慢的话,这样的婚姻还是蛮容易出问题的。所以两个人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都要尽力在婚姻生活中保持相对相同的速度。这一点是我自己从之前失败的婚姻里得到的一些感悟。

凤凰网读书:今天很高兴有机会聚在一块。如果是凤凰网读书会的会员,可以把心得发到邮箱,获得闾丘姐签名的书。谢谢大家的参与。

读者互动
  • 经纬
    经济独立,于人格独立与精神自由,是颇有裨益的。然而,也有他们,物质贫乏,精神高贵。你会从梵高的绘画里听到生命的激情与色彩的呼唤。你会从杜甫的游走中,看出人格上的坚守。 【详细
  • gguo
    真善美在哪里呢?在她做的每一件事情里,在她的行动中,在她书中每一行言真意切的叙述中。真,就是把事实原原本本地告诉观众;善,就是宽容;美,来自于社会责任感与敬业精神。 【详细
  • Doris
    看着已经有所成就的前辈,年轻人难免急于求成。这是一种动力,但是一切亦需要时间。所以我们需要坚持信念,接受不够天才、不够顺利的自己,去经历自己的人生。 【详细
  • 读者
    我经常觉得累,如果能去一个没有竞争、没有压力的地方生活多好,事实上来自生活、父母的一些压力,使得我们很难去实现自己的理想,所以希望过一些比较悠闲的生活,您觉得应怎么协调? 【详细
  • 读者
    来之前我百度过您的个人资料,知道您最初卖过汽水,在普华永道做过会计,最后尘埃落定做记者,您在选择职业,以及做重大决定的时候,更多是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还是贴近现实? 【详细
往期回顾

特约书店

联系我们

电话:010-82068179 邮件:mapj@ifeng.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通惠河北路郎家园6号郎园文化创意园8号馆 凤凰网读书频道 “凤凰网读书会”
邮编:100022

本期策划:马培杰 编辑:赖鑫怡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