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爸爸与喜禾的二三事: 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 | 我要话题发言 | 往期查询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我们大多数人希望自己是特别的、独一无二的,我们奋斗终生只为了那一瞬间的星光璀璨、脱颖而出。可有另一些人,与我们语言不通,他们注定与众不同。在孤独症儿童的数量以惊人速度增长的今天,我们到底该怎样面对这份与生俱来的特别?【详细】
图书介绍
“喜禾,这是什么?”这是蔡春猪经常问儿子蔡喜禾的一句话。他问儿子的并不是什么难得一见有意义的东西,就是香蕉、西瓜、小狗、小金鱼等。《爸爸爱喜禾:十万个是什么》用一些生活琐事,贯穿了一段相对特殊的父子情,一个相对特殊的世界。【详细】
作者简介
蔡春猪,原名蔡朝晖。曾做过时尚杂志编辑、时事脱口秀《东方夜谭》策划兼副主持,现从事影视剧编剧。儿子两岁时被诊断为自闭症后,蔡春猪开设微博“爸爸爱喜禾”。【详细】
精彩书摘
本期嘉宾
曾做过时尚杂志编辑、时事脱口秀《东方夜谭》策划兼副主持,现从事影视剧编剧。儿子两岁时被诊断为自闭症后开设微博“爸爸爱喜禾”。【详细】
导演、作家,人称“中国憨豆”。一位害羞的疯子、聪明的傻子、纯情的流氓。 【详细】
又名苏紫紫,中国人民大学的本科生。2011年5月,出版文集《苏紫紫日记》【详细】

读书会现场

现场图集
蔡春猪:爱一个人,接受他的全部 爸爸爱儿子是天经地义的,除非那个儿子最后查出不是自己的,白爱了一下,一般都没什么问题。我没有说自己多爱自己的儿子,就是把他生下来之后,一个普通父亲对儿子的态度。【详细】
0
蔡春猪:普通人就是共性太多 普通指的是共性,特别就是它的共性之外的一些个性。我理解的普通人就是共性太多了,比如说觉得什么事情是好的,普通人在这方面很一致,都认为钱是好的,漂亮是好的。【详细】
0
胡淑芬:自闭症也没那么特殊自闭症的孩子也是一个性能很优异的电脑,但是他缺一个USB接口跟其他设备连接,他运转很良好,但他是按自己的程序运转,跟我们普遍应用的软件是不兼容的,彼此缺乏信息传递的通道。【详细】
0
蔡春猪:人与人之间应该多一些包容 我们经常讲中国社会对弱势群体存在很大的歧视,我认为歧视的一个很大原因,就是大家不理解,不了解这个事情。一个小孩在那里捣乱,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家教,父母没管好。【详细】
0

访谈实录

part01蔡春猪:爱一个人就要接受他的全部

凤凰网读书会:感谢大家来到凤凰网第101期读书会,今天读书的主题是“爸爸爱喜禾”,嘉宾除喜禾爸爸蔡春猪老师外,还有胡淑芬老师,一个著名的宅男和闷骚男。

胡淑芬:我迟到了,先跟大家道个歉。其实我住在不远的地方,因为下雨才迟到了。(活动那天是7.21暴雨)

蔡春猪:我也跟大家道个歉,因为他迟到了。

凤凰网读书会:也很感谢大家冒着大雨来参加这期读书会,现在我们差不多就可以开始了。不过开始前,我想问喜禾爸爸一个问题,你知道我们为什么邀请你吗?

蔡春猪:我先说一下我为什么没迟到吧。一个月以前我就在考察这个地形,一个月前的今天,我来到了这个地方,出了地铁站,我给她打了个电话,我说活动在什么地方,好像没有什么人,她就说是7月,我说现在就是7月,她说现在是6月。所以我很轻松就找到这个地方了,因为一个月前来过没有什么变化。

凤凰网读书会:用心良苦啊。你知道胡淑芬当时是力荐这两本书,因为我家里会放很多书,胡淑芬他会觉得这两本书你可以看一看,但是我看完之后就觉得一定要见一下蔡叔叔。 原来我一直觉得爸爸爱儿子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但看完你那两本书之后,我会觉得这一种爱并不是那么容易。

蔡春猪:确实,爸爸爱儿子是天经地义的,除非那个儿子最后有一些别的原因查出不是自己的,白爱了一下,一般都没什么问题。我没有说自己多么爱自己的儿子,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就是把他生下来之后,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就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态度。

凤凰网读书会:如果我碰到这样的情况,我会特别的难受,我可能会做一些别的事情。

蔡春猪:明白了。

胡淑芬:比如把儿子带到大街上,然后自己走掉了。

蔡春猪:他没有,他会看别人把他抱走之后,然后再走。

胡淑芬:这是有责任感的父亲的表现。

蔡春猪:是有责任感的母亲。

凤凰网读书会:没有。我记得有部电视剧叫《守望的天空》,里面有个父亲因为无法忍受儿子患孤独症给家庭带来的精神压力而选择了抛弃妻小。

蔡春猪:我也可以做到这一点。由于种种原因,一个父亲或者一个母亲在这样的家庭里面,然后离开儿子,这个事情不是没有,我知道的就有。遇到这样的人,我们大多数人马上会去谴责他(她)说怎么可以这样。但我不会去谴责,因为我不知道他们发生什么事情了,那个人可能有你想象不到的难处。一般来说,人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一旦做出来,我觉得他一定有我所不了解的原因。我谴责他说,怎么会离异,遇到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逃避?他会说真的走投无路了,没办法,他可能就有这方面的原因。

凤凰网读书会:嗯,会有些特别的原因。

蔡春猪:哪怕就是说他比较脆弱,也可以是一个原因。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很坚强,每个人都不一样,他有他的感触。

凤凰网读书会:那你是属于比较坚强的一类了?

蔡春猪:不是,我也不坚强,只是我没有跑,我觉得还没到跑的时候,这个事情我还能够应付,它不是什么大问题。你生一个小孩,你指望他光宗耀祖是一个方面,他也可能做不到,那你也得接受。就好像我们说的爱一个人要接受他的全部,包括他的缺点,那也是他的一部分。就好像是去年我自己也说过,日本发生地震之后,日本人很淡定,他们淡定的一个原因是,他们认为地震也是自然的一部分,自然不能光给人类一些吃的喝的,它也可能带来灾害。一个小孩出生,他(她)肯定有好的一方面,也可能也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不管怎么样,我们也得接受那也是他(她)的一部分。

凤凰网读书会:要选择去面对,是吧?

蔡春猪:对。

胡淑芬:我感觉老蔡是很无奈地坦然面对。以前我朋友们评价他,说他是个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人。在遇到困境的时候他的创作灵感会迸发很多,他能将困难化为动力。他其实是没有勇气去逃避。

凤凰网读书会:这也可以说是另外一种审视。

胡淑芬:对,他是很软弱的,没法去逃避,只好面对。

part02蔡春猪:普通人就是共性太多了

凤凰网读书会:我觉得喜禾应该是个很特别的孩子。胡老师见过喜禾吗?

胡淑芬:见过,他确实很特别,跟大多数人都不一样。

蔡春猪:我不是说他天才的一部分,只是说他的思维相对于我们不太一样的部分。比如说他现在到青岛接受训练,我们三月份去的那。在机构附近一个小区租了间房,我们住5楼。在那个小区的第一天,我们从那个单元门洞上楼的时候,他跑到旁边的一个窗户下喊别人的名字去了,就喊“我要进门,我要进门”,然后上楼喊,下楼喊,持续了两个星期。不是去赵本山那个小品的寡妇门,不是在寡妇门下敲玻璃。他就是喊,一上去就喊人家,也不做别的,上楼和下楼必须来一次,这个让我觉得很奇怪。这个习惯持续了两周,两周之后就没了,最近又去喊了一次,还是那个窗下,但喊的名字不一样了,现在喊的是一个俄罗斯的名字,夏洛耶奇(音)。

凤凰网读书会:小时候,我比较想成为一个特别的人,但是读初中时我看到喜禾爸爸好像是拼命想要变成一个普通人。不知你们是怎么看待普通人和特别的人两者的关联的?

蔡春猪:普通指的是共性,特别就是它的共性之外的一些个性。我理解的普通人就是共性太多了,比如说觉得什么事情是好的,普通人在这方面很一致,都认为钱是好的,漂亮是好。为什么说有些人特别,他们可能就在这些价值判断方面跟我们不一样,他们觉得外在都不重要,所以他们显得很特别,别的人都差不多。

凤凰网读书会:胡老师,你怎么看呢?

胡淑芬:我觉得如果一个人全是共性,也会变得很平庸,如果一个人全是个性,也没法融入这个世界,我觉得多数人可能是有多数的共性和少量的个性,我们这些平庸的人就尽可能地把自己塑造得有点个性。然后像喜禾这种全是个性的人,我们希望把他拉回来一点,至少可以跟这个世界沟通。

凤凰网读书会:不会是完全没有沟通吧?

蔡春猪:看情况,他们这个群体里面有很多很好沟通的,也有很多非常难沟通的,我小孩就属于比较难沟通的一类。我其实不是那么想去把他改变得跟大家一样,我觉得一个人生下来是什么样,老天赋予他的一些特质,比方说我们觉得这个人他比较狭义,或者比较大方,或者勇敢,这都是老天本身赋予他的东西,他没必要去整,去扭转。可能大多数人不喜欢这些,然后你就想把它改变。我一直不认为我这是在改变他,我把他送到机构,包括去培训,目的其实就一个,让他找到和学会一种跟大多数人相处的方式。他现在没法跟大多人相处,而他毕竟是个社会人。我不是说如何去改变他,我是想让他多少了解大多数人的一个准则,一个社会规范,跟大多数人能够相处,不一定跟大多数人友好,但至少不会遭别人烦。就做到这一点,我对他别的也没要求,别的是他的自由,他爱如何就如何。

凤凰网读书会:我觉得他跟爸爸应该会有很多交流吧。

蔡春猪:对,跟我交流很多。

凤凰网读书会:掐你一下,打你一下?

蔡春猪:这个没有,因为这个是属于主动性质的,他就是缺少主动性。

凤凰网读书会:他需要你去跟他沟通吗?

蔡春猪:他跟我交流的渠道方式真的非常有限,他不懂得怎么去跟我交流,他没有这个能力。他是很被动的,他想交流,他不会,但我都是很主动的。比方说他跟我玩的最多的一个游戏,他特别喜欢我去挠他这个地方,但是我没想到他主动去挠我,他每次想揪的时候就不知道怎么办,只好把脖子这么样。像一般普通的小孩很容易,他们马上就会反击,他没有个反击的能力。他遇到这种事情就是躲起来,或者逃避,所以说起来就因为他缺乏这种能力。他其实真的有时候说起来挺可怜,他没有这种叫的能力。像我自己,我跟一个小姑娘,甚至那个小姑娘比我孩子还要小几个月,我儿子很想跟她交往,但是不知道怎么去交往。

凤凰网读书会:不知道该怎么说。

蔡春猪:对,所以他就只好在她面前跑过来跑过去,然后小妹妹觉得跑过来影响,就踢他一脚,他就马上感受到不友好,也不会去辩解,就是马上非常忧伤地哭,因为他没有这种交流的能力。

凤凰网读书会:但是从反方面来说,他可能是会得到更多。你会去观察他,体会他的感受。现在有很多孩子没有得到父母那么细致地观察,你总是会去观察他的感受是什么,但是如果是一个正常孩子的话,可能很多地方都被忽略掉了,这点来说还是比较幸运的。

蔡春猪:如果他是一个正常的小孩,我觉得我对他的态度不会有特别大的变化。我本身喜欢小孩,这是一个方面。现在是不一样,现在我可能会更多一点关心,更加在意他们,比如说小孩好不好看,我不会在意这些部分,我在意的可能是一些别的。当然总体来讲,总量来讲还是一样,我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

我在读书会现场

会员gguo2008 既然已经成为现实,那就面对现实,用百倍的爱,千百倍的努力,教育孩子。于是就有十万个是什么。其实何止十万个是什么,那是千万个是什么。【详细】
会员现场提问 你在之前写过,知道喜禾是自闭症的时候,你从医院里出来,一边开车一边哭,然后说你30年树立起来的男人形象在一瞬间就毁了。喜禾改变了你什么?【详细】
下期预告
【主题】:有关“知青岁月” 的三方漫谈
【时间】:2012年9月23日(周日)15:00—17:00
【地点】:北京市西城区佟麟阁路85号
【简介】:一个外国学者、一个媒体人、一个亲历者,三位嘉宾的不同视角,关于“知青岁月”的三方漫谈。在大时代掀起的狂风巨浪中,知青们载沉载浮,没有名字、面孔、身份,他们的七情六欲,生死悲欢,他们的悲悯、辛酸、无奈、荒诞、希望只能通过文字加以记录。【详细】
凤凰网读书会
喜欢本期读书会,请顶!

3926
喜欢凤凰网读书会,请顶!

1163
会参加或想参加凤凰网读书会活动,请顶!

6383
不喜欢读书会,请顶!

4289
本期书店
    
“字里行间”,一个书籍、影音、咖啡与创意产品共存的多元文化空间,一个爱上阅读的理由。在字里行间,寻着智者的足迹,与他们的心灵不期而遇。目前在北京已有六家分店。【详细】

往期回顾

特约书店

联系我们

电话:010-82068179 邮件:mapj@ifeng.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通惠河北路郎家园6号郎园文化创意园8号馆 凤凰网读书频道 “凤凰网读书会”
邮编:100022

本期策划:马培杰 编辑:赖鑫怡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