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101期]爸爸与喜禾的二三事: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2012年09月19日 15:57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会

王嫣芸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蔡春猪:喜禾不是来自天上的星星

凤凰网读书会:我查资料发现,有一种观点认为孤独症的孩子一般都是来自星星的孩子。我很好奇到底是哪个星来的,你觉得喜禾是哪个星来的呢?会觉得他有特别的地方吗?比如说他会叫出一些你可能都不太熟悉的名字。

蔡春猪:我一直是不大同意这个说法的,这是一个很诗意化的表达,而我不太喜欢这些诗意化的表达。

凤凰网读书会:你喜欢调侃?

蔡春猪:我不是喜欢调侃,我觉得有些事情它是事实,它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要去美化它,自闭症,它就是个自闭症,就是一种疾病。

凤凰网读书会:那会不会只是我们不理解,他可能会有些别的交流方式,只是我们没有看到。

蔡春猪:有,他有一些交流,但是这个别的交流绝不是跟外星人发电报。

凤凰网读书会:也不是在跟你交流。

蔡春猪:对。

凤凰网读书会:这只是一个比喻吗?

蔡春猪:对。

凤凰网读书会:他会觉得它是一个陌生的,我不能理解。

蔡春猪:我儿子这样一类人,他们做的核心工作,就是思维的异化,就是他们的思维方式跟我们完全不一样。为什么我们觉得他怪,就是因为他的想法跟我们很不一样。

凤凰网读书会:到底哪些地方不一样?吃饭不是也吃饭了吗?

蔡春猪:我随便举一个例子,不是说我儿子,说别的,一个5岁的小孩在幼儿园被别人打了,回来跟妈妈诉苦,妈妈说,那你打他啊,这个时候小孩的反映就是两种反应,一种反映就是我打不过怎么办,另外一种就是真的去打,这是正常小孩的反应。一个自闭症小孩马上就出问题了,就是说“他打你了,那你去打他”,他就很疑惑了,他会想打他什么地方,他把对方迅速地具体化了。我再说个别人举的例子,我自己觉得很有意思。说一个患自闭症的小孩,他问警察是干什么的,告诉他警察是抓坏人的,他很高兴。但之后他就开始了长达一年,甚至几年的担心,他担心这个警察退休之后就没人抓坏人了。然后你跟他解释,这个警察退休之后还会留下来,他马上又讲,那这个露出去了怎么办?他陷入到这个逻辑里面了,这就是很不一样的地方。

凤凰网读书会:是这样的一种不同。

蔡春猪:这只是他们全体里面一小部分的思维,还有很多是不一样的。我说是他们中具有语言理解能力和表达能力的,很多人连这种能力都没有。我再举一个例子,比如说这是一个杯子,我们在第一步里面教他认知,他终于知道这是一个杯子了,但是你把这个杯子放在地下他就不认识了,因为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是以他们的相对关系,比如说杯子与桌子的对应关系是什么。这也是我把他称为照相机的原因。

凤凰网读书会:他很适合学画画。

蔡春猪:一到这个地方,顺手把他们牌位全部记好,每个位子坐标什么的,一旦换开之后,他就得重新记,他辨别能力很差。

凤凰网读书会:如果说我也是自闭症,你也是自闭症,我们两个能沟通吗?

蔡春猪:不能沟通,但是有些动物的本能沟通,比如说到了青春期之后,你是男的,我是女的,要别的我没有,这是真的。

胡淑芬:我理解的自闭症,不是说他们有多特别,其实刚才老蔡说的也对,他们不是星星的孩子,也不跟外星人发电报。我就简单理解为自闭症孩子的脑子可能也是一个很好的CPU,很好的内存,一个性能很优异的电脑,但是他缺一个接口,缺一个USB的接口,跟其他外部设备的连接,他可能运转很良好,但他是按自己的软件程序在运转,跟我们社会普遍应用的这些软件是不兼容的,彼此缺乏信息传递的通道。

凤凰网读书会:是我们还没有找到跟他去对接的一种方式。

胡淑芬:如果我们以他为主,就说我们没有跟他的沟通,如果以我们为主,会觉得他是我们的异类,在他们看来我们可能是个异类。

凤凰网读书会:但是喜禾爸爸现在好像已经沟通得比较自如了。

蔡春猪:没有,我跟儿子之前所谓的沟通都是强迫的,强迫他服从我们的规则,不是我去顺应他,这不太好。我现在还没找到对他特别好的教育方式,我们现在的教育无非是口头语言和肢体语言,但是这两种语言都是失效的,他没法理解,比如说我们跟他招手,想叫他过来,可能我们怎么跟他招手他都理解不了,就是不过来。

凤凰网读书会:以为你在跟他说再见。

蔡春猪:如果他能理解再见,也就能理解过来,他就是不知道你在干嘛。

胡淑芬:向他传递我们这个世界在使用的信息符号,他肯定接收不了。

凤凰网读书会:有没有一种可能是说我们根据他的一些想法和他的那种思维的方式跟他沟通?

胡淑芬: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就是说第一个中国人和第一个俄国人接触,中间没有翻译的时候,他们怎么去互相适应,互相慢慢地读懂对方的语言,可能跟自闭症小孩各方面的沟通也存在这么一个过程,也许有一天我们能够有系统能翻译出来,说这个翻译过来是什么语言,可能有这样的过程。

蔡春猪:对,我们看到报纸上一般都报道说,谁因为患自闭症,伴随一些暴力的倾向、撞墙、自残什么的,其实这个跟自闭症没关系,他这些行为都是后期有的,是由于他交友不善所致。

凤凰网读书会:他很着急。

蔡春猪:比如说他很渴想喝点水的时候,这个要求得不到满足,一次得不到,二次还是得不到,他就开始这样的行为。比如说揪自己的头发、抠自己的耳朵,然后他发现这个能够把喝水这件事情暂时忘掉,他就迷上这个行为,并且不断强化这个行为。我个人认为自闭症本身不一定就会产生抱怨情绪之类的,只是由于他在交流表达方面受挫。

凤凰网读书会:现在还是很多人不是特别理解这个,就像我开始跟我母亲说谁谁是自闭症的时候,她第一句就是问我,“是不是跟你以前一样不说话”。有时候心情不好会不说话,她是这样理解的,她理解的是那种自闭的感觉。

蔡春猪:语言是一个方面,它是一个工具,但是我们会用语言去表达自己的需求。自闭症小孩可能会有语言,但是他们掌握不了。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