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101期]爸爸与喜禾的二三事: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2012年09月19日 15:57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会

 

读者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互动环节】

蔡春猪:不太喜欢社交活动

现场读者:蔡爸爸,我从去年就开始关注你的博客,每次在一个幽静的夜晚看你那篇很长的信,我都挺受打动的,但是怎么讲呢?就是从今天下午见面的一个过程,我一直坐在这儿静静地看了看,我会发现你在说话的时候,虽然你总是带着很多笑,看起来很轻松,但是我觉得你很难用言语跟我们正常的交流。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掩饰内心有一部分的忐忑,害怕我们会问到触碰你内心的一些东西,还是说你习惯于这样?

蔡春猪:这个问题我很伤心,很痛苦,自闭症里面有个很大的行为特征就是对人不对事,你这么说说明我儿子的自闭症是遗传的。我现在有些自闭特征,我在人很多的时候跟人打交道很紧张,会感到害怕,我更喜欢一个人,跟物品在一起,我为什么逃避眼神,就是这个原因。我跟很多人说不上,比如说别人一跟我交流,我马上看一眼,然后很快就不敢看。我自己有点想笑,我觉得我说话的时候一旦看他(她)的眼睛我就不能再说话了,因为我一再想他(她)的眼神,我就在想,我再看会不会爱上他(她)或者什么的,他(她)会不会爱上我,这样的事情我觉得也是可能的。

凤凰网读书会:眉目传情。

蔡春猪:对,所以我很少看人,持续两三秒之后就很危险了,可能出火花了,我害怕,我不是在掩饰我的忐忑,这是我一直的一个问题,可能说起来有一些自闭方面的特质。

胡淑芬:对,我跟蔡老师特别相似,我妈也经常说我,说为什么说话不看着我的眼睛。可能我跟老蔡比较相似,内心比较敏感,就是你跟他对视1秒,你会想象后边的一生,所以真的是不敢去跟人做更多的交流。我有社交恐惧症,我觉得老蔡也是,尤其是我们可能会做一种自我审视,比如说我们坐在这儿的时候,可能另外一个我在旁边看着说,你在那装逼。就是那种自我审视太过分之后,你所有的正常交往都有可能会被自己过度阐释,你总是在提醒自己。所以我也不敢结婚生孩子,可能自闭症真的是有遗传的。

现场读者:蔡爸爸,你博客里头的那些文章我基本上每篇都看了,但是今年很少更新,最近我又加了你微博,也看了你很多文字。刚刚你进来时,我看到你第一眼,就觉得跟我想象当中完全不符。我看你的文字都是特别坚韧、有力量,而且感觉你是属于朋友都特别多,然后很活跃的一个愤青,我理想当中你是一个很高大的那种形态,但看到你这样小个子的一个爸爸,我觉得蛮不符的。

蔡春猪:现在的生活压力很大,年轻时候好像还高大一点。

现场读者:我感觉到你内心还是会有一些紧张,有眼神的一些回避。

凤凰网读书会:那是紧张吗?

蔡春猪:是紧张。

凤凰网读书会:那你紧张什么?

蔡春猪:不知道紧张什么,我说不出来,这是一种跟人交流的恐惧症。

现场读者:所以你会更习惯于藏在自己的世界里头,会跟文字去做很多交流。

蔡春猪:其实这是一个方面,包括我开很多玩笑,其实开玩笑就是防御,自我防御,把话岔开,或者让你了解我真实的想法,这是一种防御,我后来也觉得很有道理,每次问到比较尖锐的问题的时候,我就感觉拧不开。

现场读者:习惯于打岔。所以我想问的就是,你更擅长用文字来跟人交流,但咱们今天凤凰读书会的一个最主要的初衷是让你跟更多的读者或观众交流,那你是抱着什么样的期待呢?

蔡春猪:多买书。其实这个活动和类似于这样的活动,我是不太愿意参加的,我挺害怕这样的活动。我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真的是想多卖几本书,因为出版社也有些要求,必须配合做一些事情。从我的本意来讲,所有类似的交流活动我都不太愿意参加,我害怕一个人坐在上面,下面很多人看着我,我挺害怕这个的。我不喜欢坐在上面,我喜欢躲在一个地方,假装坐在那个地方看书,我是这么样一个人。为什么现在我的微博越写越少呢?原来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后来发现不对了,人越来越多,我不太愿意说了。当很多人对我有期待,或者是我想到别人对我有期待,要求我说的话很搞笑,或者不能说错话,我就很紧张。按我原来的初衷,我希望在微博上能按我的习惯、个性,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现在我发现这个要求越来越不太可能做到,所以我就默默地另外建了一个微博,只有他跟我知道

胡淑芬:就是说他特别害怕带上别人。

蔡春猪:对,我现在有点了解到,我很警惕了。

胡淑芬:今天活动上说的话其实已经说了很多次了。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