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103期]野夫访谈录:江湖不远,良心不绝

2012年10月11日 16:36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谢生金

欢迎来到第一百零三期凤凰网读书会!2012年8月15日,我们相聚在北京字里行间书店。本期做客读书会的是野夫和他的“江湖朋友”。一直以来,江湖就是中国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里的重要意象,但真实的江湖到底是怎样的却鲜有人知晓。很有幸,我们今天请到了长期“混迹江湖”的自由作家野夫为我们讲述他身边的江湖。 

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sina.com.cn/book00001)及凤凰网读书频道官方微博(http://t.sina.com.cn/ifeng001)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在人们的印象中,野夫是个自由作家兼公共知识分子,他容易让人联想到“自由”“民主”这些源自西方的价值观,鲜有人知道的是,他对中国传统的江湖文化也很迷恋,他本人就是位长期混迹江湖的“侠客”。

对我们来说,江湖并不是个陌生的词汇和意象,我们有大量关于江湖的文字作品和影像资料。金庸和古龙等人的武侠小说向我们展示的江湖是武林人士活动的充满着是非的圈子,行侠仗义和阴谋诡计并存于其中;港台的枪战片和晚近的官方史学则将江湖刻画为汇聚三教九流的各种帮派生存的空间,打打杀杀是江湖的常态。

野夫和他的弟兄们给我们传达的是不同于前两者的江湖意象。在他们看来,江湖是体制之外的民间社会,它的核心精神是互帮互助。像青帮、洪门、四海帮这样的帮会等都属于江湖组织,可它们并不是人们印象中的黑社会,而是行侠仗义的互助组织。

江湖远吗?或许这是我们每个人都想问的,野夫给我们的回答是:江湖不远,它就在我们身边,因为这个社会从来就不乏正义之士;江湖也将继续存在,因为良知不会灭绝。

(编者:谢生金)

 

                           中信出版社/2012年5月

野夫:行侠仗义是江湖文化的核心  

凤凰网读书会:亲爱的朋友们,大家下午好!伴随着《加勒比海盗》的主題曲,我们将开始今天的凤凰网读书会,非常感谢大家在这样一个奥运正酣的周末来参加我们的活动。今天的主题是“身边的江湖”,思享家丛书《乡关何处》的作者野夫将与大家分享他的江湖故事。首先,有请思享家丛书的主创,财新图书主编徐晓老师。

徐晓:我跟野夫是老朋友,大概野夫刚开始混迹北京时我们就认识了,那时我作为一个出版社的编辑,野夫作为一个民营出版商,我们就有很多很多的合作,我见证了野夫从图书业到做更大的文化产业,之后退出图书市场,然后走入更加广阔的江湖的过程,也见证了他个人的起起落落,包括他的恋爱、失恋、结婚、离婚等等。总之,他每一步都会给人惊喜和惊奇,比如四川地震时,野夫在四川呆了很长时间,做了很多抗震救灾的工作,这几年他的多数时间都在基层做公民社会,开拓公共生活。

今天野夫还带来了他的仁兄仁弟,他一定会给大家带来特别精彩的演讲,希望大家在这个周末的下午不虚此行,谢谢!

凤凰网读书会:有请野夫!

野夫:我行的是一个江湖的礼数叫“佛前一柱香”,这么热的天,大家前来捧场,我非常不好意思,罗永浩演讲的时候要准备两件衣服,因为怕有人扔鸡蛋,今天希望大家不要扔鸡蛋,天太热了我没带衣服。

我自认为是一个在江湖上混生活的人,我结识了很多很多的江湖人物,我笔下写的也是这些江湖人物,接下来还有很多江湖人物要写。

江湖这个词是庄子创造的,在庄子笔下江湖就已经是和廊庙相对的一个存在,是在体制之外的一个广大的民间社会。有一个小故事,庄子坐在湖边钓鱼时,一个国家的使者请他到朝廷做官,庄子指着湖里面一个自由爬行的乌龟说,你看我是去做朝廷的乌龟,还是做一个自由的乌龟?我愿做一个自由自在的乌龟。

这样的一种江湖文化,墨子把它进行了具体化,比如江湖是需要弘扬仁爱的、是要打抱不平的,是要扶弱的、要抗暴的,当一个国家欺负另外一个国家,我要带着弟兄们帮他守城。我觉得中国最伟大的一支文化就是墨家文化,完全是帮民间的人,就像他写的鲁班这类人物,他带着兄弟们行走江湖是要行侠仗义的,是要和暴力作对的,墨子倡导的这种侠文化一直在中国默默传承。

后来有了走江湖的说法,这个词儿大概是诞生在宋元期间,最初是诞生于禅宗,很多天下修禅者到江西和湖南拜访高僧,所以大家互相称之为我们是走江湖的,也就是走江西和湖南。禅宗的这样一个口头禅传到了民间社会讨生活的人们口中,像杂耍的、算命的、卖药的,这些人把这个词借过来称之为行走江湖,这是指在底层社会凭一技之长讨生活的人。

这样就慢慢的诞生了所谓的道门、社团、帮会,帮会就是这样一点一点诞生的。传统中国社会的帮会并不像今天我们的体制对它的描述,把它等同于黑社会、等同于犯罪团伙,这是对中国民间社会最大的一次污名化、一个破坏、一个诬陷。传统中国社会的帮会,更多的传承了墨子的侠文化,在这个世界担当公义。现在,从一些相关书籍上看看就可以发现,像民国的青帮,他们并不是与犯罪相关的,这就是为什么连蒋介石都是帮会中人,民国社会里是允许有民间社团的,在今天任何一个民主国家,这种江湖社团都是合法注册登记的。

日本的山口组大家都觉得好坏好坏,但山口组在日本是合法登记的,台湾的竹联帮、四海帮,在大陆,大家都认为他们是杀人放火的黑社会,在台湾他们都是合法登记的。我去台湾,四海帮的副帮主晚上陪我喝夜酒,这都是真实的事情。四海帮的诞生就是50年代随蒋介石过去的国军的孩子们,这些孩子被台湾当地的孩子欺负,其实各个地方都会存在排外和歧视孩子的现象,他们为了保护自己,从初中、高中开始组织帮会,这就是四海帮、竹联帮的来历,为了保护自己形成的团体。

他们现在是合法注册、合法经营,在香港的社团都是合法注册的,我们看到所谓的黑帮电影打打杀杀都是编剧瞎编出来的,真实的香港社会,香港警方都知道哪个是社团的大佬,如果是黑社会早就清除了,根本不是这样。只有社会里最大的黑帮才不允许有民间社团的存在,我说的是意大利,当年黑手党被全部赶尽杀绝,因为墨索里尼就是黑老大。

野夫:这是一种江湖,我认为还有一种更伟大的江湖精神一直存在,那就是我们每个人心中的江湖。我相信在座的和更多不在座的多数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我们在这个社会都在追求公正,都在追求善良,都在追求互相帮助,这就是江湖,这就是真正的江湖精神。而这个江湖,我不需要结社,我们心中就保存了这个江湖。我们拿最近的事情说,前几天北京的暴雨,那些在雨中开着自己的车去机场接送陌生人,这就是江湖精神,这本来应该是朝廷干的事儿,这么大的雨你们就应该派车到机场去接人,很多人自发的组成队伍开车去房山救人,我认为这就是伟大的江湖。

今天,像这样在社会上践行着江湖精神的公益组织和志愿者,我在民间见到了太多太多,他们去帮助那些素不相识的人,他们有些是佛教徒和其他教徒,但更多的是像我这样没有信仰的人。我们没有信仰佛教、道教、基督教,我就信仰江湖,我信仰心中的真善美,我信仰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你要为减少这个时代的黑暗发一份光,这样的江湖在民间大有人在,我结识了太多太多这样的人。 

[责任编辑:谢生金] 标签:凤凰网读书会 读书会 徐晓 野夫 江湖 民间组织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