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103期]野夫访谈录:江湖不远,良心不绝

2012年10月11日 16:36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谢生金

野夫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毛喻原:不进入体制照样可以活得很好 

野夫:第二位,我称之为文侠,我隆重推出毛喻原先生,这个人来自于四川乐山。当文革整个国家都在烧书的时候,他和他的兄弟们几乎偷光了乐山图书馆,所以说他胸如锦绣。

毛喻原:不是乐山图书馆,是乐山一中图书馆。

野夫:文革结束他就考了大学,当了学生会主席,后来当了狱警,跟我一样都当过警察,比我更早的脱去了那身虎皮回到江湖,开了一个小小的书店,惨淡度日,但80年代就写了影响我们这些人的很多好书,他的学问涉猎很多学科,每一本书写完就自费把它印刷,也不投稿和出版,能读懂他书的人在中国大约就500个人。这个人才华横溢,是我见到的有太多才华的人,没有学过美术,自己创了一种彩笔画。

徐晓:这个书店后面挂的就是毛先生的画。

野夫:待会儿我会让他展示一下他的画。我在大理的时候,他去大理看我,街上有人用传统的江湖手艺刻画,他就买把刀在我那开始了他的第一次木刻,现在已经是木刻大师了,作品待会儿我都会让大家传看一下。

毛喻原还一个人办了一本杂志《汉箴》,有十几二十个作者,就为了传承他心中的价值观,一个人自费编、自费设计,美编、责编都是他,自己发行,这些东西都是要花钱的,他为什么要做这些?好像大家认为江湖都是武斗,侠之大者不一定是武功最好的人,文人一样可以称为侠,所以我称毛先生为文侠,虽然他的武功也很好。

毛老师把你的画拿出来给大家传阅一下,我建议你这两本就拿来给我当礼品,一张送一个朋友。这两本一个是他的画、一个是他的木刻作品,毛先生同时还是翻译家,国际著名女作家法拉奇的书《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就是毛喻原翻译的。一个人赔钱编杂志,自己玩木刻、玩美术,同时还烧得一手好菜,这样的好男人是我心中的文侠。

那些名声很大的,甚至借助电视媒体名满天下的人,有几个比毛先生更有学问呢?那些在大学的博导,和我们这些江湖中的人比一比,较量一下身手就知道了。江湖也是历来有正邪之分的,我心中永远信奉“歪江湖,正道理”。请毛喻原先生跟大家讲几句。

毛喻原:我讲一个真实的小故事,我大学毕业时,人们说你为什么能这么坚持下来?我一个人大学毕业就有意的脱离了体制,不想在体制里呆着,因为我们是77届的嘛,文化大革命后第一批所谓的大学生,那时候被赋予了一个标签,叫时代的宠儿,但我肯定是不认同这个的,什么宠儿,这完全是一种语言的阴谋。

我还没有毕业的时候,实际上就已经做了心理准备,不去单位报道,因为那时候77届大学生全是国家包分配的,属于国家干部。读大学之前,我对大学充满想象,但进了大学不到一星期我就失望了,因为我以前想象的大学和我们真正读的大学差异太大,我根本不能接受我们这样一个大学的现实,无论是教材、课堂,还是教授,尤其是那个大学的氛围,这些东西我百分之百不接受。

尽管那个时代很多青年为没有考上大学而感到揪心和痛苦,但我不到一星期就对大学失望了,不喜欢我学的专业,但那时候你没有生病不可以退学啊,我就去图书馆看闲书。我已经准备毕业不去分配了,结果他们给我分到了四川省劳改厅,管监狱,跟野夫一样逼着我穿上制服。我们77届年龄参差不齐,有老大哥老大姐,刚刚公布毕业分配方案的时候,我就跟我们班上的老大讲,我说我不准备去报道。他们说这是什么意思呢?我说我不服从分配,我不想到那个单位里工作。你们可以想象,我们是81年毕业的,如果一个人放弃这个工作不去报道,这是有点违反常情的。结果当时有个场景我至今很感动,我们班上有三个老大姐,平时都没什么来往,因为那时候还有点男女界限,男的和女的不怎么来往,但我一说不去报道,不服从分配的时候,她们当场痛哭流涕,当时我很吃惊,她们平时跟我又没有交情,怎么这样就痛哭呢,当时我就想,这个世界上有女人为我痛哭过,是令我非常感动的事情。我跟她们说你们哭什么呢,她们说,你不去分配,你怎么生活呢。那时候只有这样的工作单位才会有稳定的生活嘛,但我不想去,我当时觉得那不是好地方,最好离它远一点。我说,你们不要为我担心,我对我的前途想好了3种方案:

1.我自认为我有一点本事,就是教书,因为我考大学之前是在农村小学当老师,我实在没有办法、走投无路的时候就教书,如果大学教不成我教中专,中专教不成我教小学,再不让教我教农村的小学,中部的农村小学不让教我就到西部,当个小学乡村老师,条件不高,你们只管我的住宿、吃饭就行了。

2.那时候又年轻,很自信,浑身充满力量,我说很想当搬运工,因为我在家乡的火车站经常看到那些搬运工挥汗如雨,非常的欢畅,我对那些人是很羡慕的,我说我就冲向火车站、冲向码头去当搬运工,看能不能挣上我吃粥的钱。

3.我还会点木工,我自己做一个木箱子,买几盒鞋油,搞几套刷子,在路边一摆,帮别人擦皮鞋。我的手比较巧,肯定会擦得锃亮,而且我的服务态度肯定最好、价钱最低,难道不能挣到我的粥钱吗?

他们听了之后真的无语了,我1981年毕业时就是这样的打算,那以后的事情大家就好理解了吧。

野夫:江湖就是这样的所在,就是说你敢于叛离体制。

[责任编辑:谢生金] 标签:凤凰网读书会 读书会 徐晓 野夫 江湖 民间组织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