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103期]野夫访谈录:江湖不远,良心不绝

2012年10月11日 16:36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谢生金

野夫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互动环节】野夫:丧家犬是这个时代的一个文化现象

凤凰网读书会:谢谢野夫老师!接下来有请野夫的忠实读者,也是两位思享家的享友和热心关注者,一位是李白驹,一位是周炫,接下来的时间交给三位。

李白驹:野夫兄是我很早就仰慕的人,我身边大概有三五个朋友说看到你的书边读边流泪,有的甚至是彻夜痛哭,很荣幸能与你交流。

野夫:谢谢!

李白驹:我想跟野夫兄探讨的一个问题是,因为我跟你差了可能有十来岁,我跟郭玉闪是同龄的,我们这代人经历的苦难可能没有你在书中描写的那么生动,我们这代人面临的选择可能比上一代人要多,但是我们之间有个共同点:我们都面临回不了家的感觉,或者说我们都回不去了。我是我们家唯一一个在体制外的人,我们家其他人全部都在体制内,所以我也算是叛离。这种回不了家的感觉是根深蒂固的,并不是衣锦了才能还乡,就是已经习惯了这种江湖,就是回不去了。回不去这种感觉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理解,我经常也有举目无亲的时候,到处找酒喝的这种感觉,比如像美国的移民也是这样的感觉,他们去了也回不了家,但他们有安身立命的灵魂,而我们这一代人灵魂好像还在飘荡着。

野夫:你说的确实是这个时代的一个文化现象,人人都有一种丧家犬的感觉,这个民族很多好的东西确实丢失了。刚才一个记者问我这个国家现在还叫礼仪之邦吗,我说叫毫无礼仪廉耻之邦。

野夫:写作是为了还原历史

周炫:您刚才说江湖是江西、湖南,我本人就是湖南人,当时我还不知道野夫是谁的时候就有位朋友给我推荐了一篇野夫的文章,我看了以后非常感动,然后慢慢去了解野夫,觉得这真是位奇人,进入社会以后发现再读野夫的文章又会有不一样的感觉。我看到网上柴静对您有个评价说您是“民间修史者”,您对柴静的这个评价有什么看法?另外您对现在民间修史这种现象有何看法?

野夫:民间修史是我一直主张的,是我的文章里频繁出现的一个词,柴静用这个词来夸我,我很感谢。至少我自己用文学的方式来为这个严重篡改了历史的国家,一个没有一页纸的当代史是真实的国家,我愿意用我的文章,甚至愿意呼吁更多的同道来写作,来还原这个国家被歪曲的历史,这个国家虚构了太多的历史,今天中学生学的这一百年的历史几乎没有真东西,我对此深恶痛绝。我觉得必须要无数个人通过自己的写作,通过对家史的写作去修史,因为一个国史是由无数个家史构成的。

当家史反映出这个时代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未来重修国史的时候就会逐渐还原真相。我们是一个以史为教的国家,现在确实有很多很多家史的书,大量的自费出版,而且很多个家庭的家史远比我惨烈,我无非把文章写得漂亮了一点,知道的人多了一点而已,我们国家有太多太多悲惨的故事了。 

[责任编辑:谢生金] 标签:凤凰网读书会 读书会 徐晓 野夫 江湖 民间组织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