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王道还谈人类演化: 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 | 我要话题发言 | 往期查询
文明越发展,社会越不平等
人类从动物界兴起,同时我们自毁的能力也加速成长。我们面临的问题,的确发轫于动物根源。那些问题跟随着我们,与逐渐增长的力量和人口一起成长,现在更是以惊人的速度膨胀……【详细】
图书介绍
人不同于禽兽,毋庸置疑;人是一种大型哺乳类动物,亦毋庸置疑。根据现代遗传学研究,我们与另外两种黑猩猩的基因组,有98%是相同的。若有从外太空来的动物学家,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人归类成“第三种黑猩猩”。我们对人类并不陌生,但是,人类是怎样演化成今天的模样的?人之所以为人,又是哪些关键因素的杰作?【详细】
作者简介
王道还,师出台大人类学系,美国哈佛大学人类学博士候选人。现为台湾“中央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详细】
精彩书摘
本期嘉宾
王道还,台湾人类学家,除了撰写学术论文外,他还翻译了大量的人类自然史方面的著作,同时还撰写科学专刊,向公众普及科学知识,堪称对公众科普人类自然史的不二人选。【详细】
嘉宾言论
法兰克福学派从性选择理论演绎出的教训是:个体利益与群体利益往往扞格不入;自由竞争、理性选择、信息充分等条件,未必会导致有利于公众的结果;看不见的手并不总是促进公益。【详细】

读书会现场

所谓文明:经纬天地曰文,光照四方曰明 人类一个重要现象就是不平等,有一些人就是比其他的人要高明,这叫做文明。 【详细】
0
能毁灭自己是万物之灵的特征之一 毁灭自己的意思不仅仅是指自己这一个身体、这一个生命,还指可以把自己的种族完全毁掉。 【详细】
0
文明越进步,社会越不平等 社会发展会导致不平等,从我们的理想上来说这不是一个好的结果,那我们因此想要做什么事情,要防止这个结果出现,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详细】
0
人类的道路很独特,也很危险 活着没有那么困难的,活着的目的不是追求最好,而且活着也没什么好,活着就注定要死,你活的越好死就越痛苦,所以不要活得好,也许是活的最重要的智慧,生既无欢,死又何惧。 【详细】
0

访谈实录

王道还:戴蒙德是位有趣的科学家

凤凰网读书会:各位读者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今天的凤凰网读书会。今天我们跟大家分享的是一个人类学的话题:人到什么时候成为万物之灵?152年前,在牛津大学图书馆,赫胥黎与威尔伯福斯之间展开了一场辩论,这场辩论以进化论的胜利而被铭刻在了人类发展的历史上,在之后的历史里,进化论以不同的渠道推行在世界各地。事实上,人类和黑猩猩之间的基因差异事实上不足2%,但它们在智力和行为等方面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这是由什么导致的?又是什么样的原因使人类走到了今天?美国普利策奖得主杰拉德·戴蒙德在《第三种黑猩猩》中用事实探寻我们人类的身世与未来,今天,我们很荣幸地邀请到这本书的中文译者,美国哈佛大学人类学博士候选人、台湾作家王道还先生。在牛津大辩论发生152年后的今天,我们相聚在佟麟阁85号这样一个很温馨的地方,让我们一起来听听王道还老师为我们讲述人类是什么时候成为万物之灵的。

王道还:谢谢,让我有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些我的想法。今天这个演讲的总标题是“人类演化之谜”。人类有几百万年的演化历史,曾经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很多都是有意思的问题,我今天要讨论其中一个问题,那就是人是什么时候才变成万物之灵的。

我想我们大概从小就听说过万物之灵这四个字。从小学开始,我们所受的教育就告诉我们,人是万物之灵。不过我要提醒大家,越是跟事实相吻合的东西,大概越需要从小关注。当然这个问题是从这本书里面衍生出来的,这本书是我翻译的,原作就是这一本《第三种黑猩猩》,出版已经20年了,可是我到现在为止没有看到一本足以取代这一本书的好看的书,所以我很高兴,在这里我也继续跟大家推荐。

这本书是我十年前翻译出来的。我先跟各位介绍下这本书的作者戴蒙德,他是位非常少见的科学家,即使按西方标准来说都是非常少见、非常杰出的一位科学家。他是波士顿人,父母亲都有非常好的职业,父亲是医师,母亲是一位教员,也是一位艺术家。从父母那,他得到了非常好的家教,他是哈佛大学的毕业生,原本他是想当医生的,等到大四的时候他终于觉悟了,他不想当医生,他想做生物医学的研究,所以1958年,从哈佛大学毕业以后他就到剑桥大学去念博士,这也是他独特的地方。因为上世纪初的时候,美国大学毕业生想要深造的话,是要去欧洲留学的,特别是去德国留学,美国大学教育20世纪最重要的改革,学习的是德国。不过二战以后,整个历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欧洲的大师,不管是科学的还是人文的,都跑到美国去避难,所以二战之后,美国人基本上可以不必到欧洲去深造。可是戴蒙德从哈佛大学毕业以后却跑到欧洲去深造,他去的是剑桥大学,在那念生理学,然后1962年得到生理学博士。他得到生理学博士以后回美国了,在美国的医学院里面当生理学教授。也就是说,他是一位实验室的科学家,研究的主题是消化系统的生理学,真正有意思的是在这里,他是在波士顿长大,也就是在美国的新英格兰地区长大,他从小喜欢下田野赏鸟,他在哈佛大学的时候也去上过赏鸟的课,拿到博士学位以后,他还跑到新几内亚去做鸟类的调查。所以博士毕业以后,在科学上,他其实展开了两个很不一样的研究生涯,这是非常少见的。通常一个呆在实验室的科学家跟做田野研究的科学家之间是没有交集的,假如有,这两者之间的研究仍然是有关系的,可是戴蒙德在实验室里面研究的是消化系统,在田野里面研究的却是鸟类,这两者毫无关系。更重要的是,他在两个领域都有杰出的成就。

各位,在美国的医学院里当教授是很困难的,而且美国医学院教授的薪水是比较高的,所以你要在美国医学院当教授能够生存下来本来就不容易。可是戴蒙德在1979年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凭借的是他田野生物学的研究成绩,这是相当不容易的。然后由于他在南太平洋和新几内亚有非常丰富的田野生物学的经验,他又成为当地政府经常聘请的环境保护的顾问,譬如说像新几内亚,或者像澳洲要设立自然保护区,就会请他当顾问。这个人我很佩服的就是他几乎没有浪费他的训练以及他的兴趣,完全没有浪费,全部都变成他正式的学术生涯的一部分,而且都成名了。他在1970年代末期到1980年代,开始成为科学著作的作者,他写作的内容又跟他前面的肠道生理学以及鸟类生态学的关系不那么密切,也就是说他在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以后,他又开创了一个新的事业,那就是写作,他现在已经出版了5本书,每一本书都是畅销书。他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人,很不容易。

我在读书会现场

读书会会员 您刚才说的文字、文明、教育都是使得社会和个体之间的差距是越来越大,越来越不平等,那又如何看待我们对于平等和大同理想的追求呢?[详细]
读书会会员 从演化生物学的角度,如何来解释道德,其他的物种是否又有道德,包括猿类和猩猩类,然后还有就是说人类什么时候演化出所谓新生代,就是有道德的,您怎么理解? [详细]
读书会会员 您讲到过去两河流域和那些古文明,后来消亡了,他们的消亡是由于他们已经发展到万物之灵的水平,把自己给消亡掉了。我们今天的人类应该达到这个水平了吧,我们现在的文明会不会也有一天像那些消亡的古文明一样走上毁灭的道路?或者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做才能避免这个问题? [详细]
读书会会员 现代西方福利国家能够让人不那么不平等,你有免费医疗,我也有免费医疗,你有养老的险,我也有养老保险。那您觉得这种现象和您说的知识进步会加剧不平等是矛盾的吗?现在人类有最先进的状态,最先进的科技,您刚才说是最大的不平等,但其实人类现在得到的是相对的平等,您怎么看? [详细]
凤凰网读书会
喜欢本期读书会,请顶!

3926
喜欢凤凰网读书会,请顶!

1163
会参加或想参加凤凰网读书会活动,请顶!

6383
不喜欢读书会,请顶!

4289
本期合作
 佟麟阁路85#的前身是建成于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的中华圣公会救主堂,整个建筑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古朴典雅中都蕴涵着精致匠心,具有极强烈的民国复古主义风格,是中西建筑风格和谐统一的典范。随着圣公会逐步退出中国,这座东方殿堂陆续被用做企业库房、办公场所……如今的佟麟阁路85#是一个文化传播的自由场所。【详细】

往期回顾

特约书店

联系我们

电话:010-82068179 邮件:mapj@ifeng.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通惠河北路郎家园6号郎园文化创意园8号馆 凤凰网读书频道 “凤凰网读书会”
邮编:100022

本期策划:马培杰 编辑:赖鑫怡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