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王道还:教育及其不满

2012年10月15日 14:37
来源:联合新闻网 作者:谢生金

我们熟悉的孔雀有两种,分别是印度、中南半岛的原生鸟类。雄鸟灿烂的尾羽,要三年才能发育完成;然后每年都会脱羽,再重新长出。因此搜集孔雀翎并不难。透过商人,自古见过孔雀翎的人,大多没见过本尊。孔雀翎在地中海世界中的流通,还反映在罗马神话中。原来孔雀翎上的眼睛,是妒妇的作品:她用来看管小三的。

可是达尔文却瞧不得孔雀翎。他坦白承认,不管什时候,他一见着就觉得恶心。倒不是他作贼心虚,而是雄孔雀的尾巴威胁到他解释生物演化的天择理论:达尔文想不出那华丽的尾羽有什用。天择理论可以解释任何有利于生存竞争的装备。而成年雄孔雀的尾巴笨重又累赘,不利于藏身,也不利于避敌。

最后达尔文以「性择」解释雄孔雀为什会演化出那样的尾巴:吸引雌鸟。毕竟生命的意义在创造宇宙继起的生命。现在已有坚实的观察与实验证据:雌鸟的确偏爱尾羽巨大的雄鸟。至于雌鸟究竟图的是什?学界还没有共识。达尔文当年是以雌鸟的审美观云云,一笔带过。

 一开始学界对性择理论非常冷淡。因为对于动物行为,以「审美观」之类的人文观念解释,是禁忌。一方面,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另一方面,难免想当然耳之嫌。直到廿世纪中,学界才开始重新评估性择理论;现在已是当红的两性关系研究方略,揭露了动物界许多教人匪夷所思的两性斗争手段。

更有趣的发展,是美国康乃尔大学经济学讲座教授法兰克(RobertH.Frank)的演绎。法兰克指出:在自由竞争的情境中,他人的行为会影响我们的决定,我们会因而丧失自由。要是雌孔雀偏爱巨大的尾巴,没有巨大尾巴的雄孔雀就自动出局。要是大家都想搬入好的学区,让孩子上好的学校,房价就会上涨。于是家长必须为赚更高的薪资而冒风险,因为薪资与风险相关。可是房子的数量有限、学校招生额也有限,如此这般之后,房价涨了、许多人的工作风险也升高了,送孩子进好学校的心愿还是无法实现。

同样的逻辑,可以解释教改为什遭到那多批评。例如许多人想上台大医科;台大医科只录取一百人;为了上台大医科,就必须考进前一百名。想考上的人越多,必须付出的代价越大,例如牺牲休闲、睡眠时间。更糟的是,考试受限于课纲,考生准备时只能画地自限;而为了分出考生高下,题目可能还得刁钻冷僻。在这种情境中出人头地的学生,由于受限于课纲,不但浪费青春,甚至可能养成不适于在大学中学习的习惯。不过这些是后话。总而言之,大学入学方案无论是一元(如过去的联考),还是多元,结果都一样。大家认为多元方案使得孩子的负担更重,除了同样的逻辑作祟外,还拜社会经济条件改善之赐:有能力负担补习费的人增加了;他们激励了补教业的发展,于是本来不想补习的人产生焦虑,因而加入补习。

法兰克从性择理论演绎出的教训是:个体利益与群体利益往往扞格不入;自由竞争、理性选择、信息充分等条件,未必会导致有利于公众的结果;看不见的手并不总是促进公益。

其实,关于教改,真正的问题可能是:我们凭什相信教改能改变什?芬兰的高中生,有四成以上念的是职校。芬兰能,我们不能。因为芬兰人民有高额的税赋,享有完善的社会福利,念不念大学对于人生质量没有太大影响。

搞教改,是柿子挑软的吃。

[责任编辑:谢生金] 标签:凤凰网读书会 读书会 王道还 教改 性选择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