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104期]王道还谈人类演化:文明越发展,社会越不平等

2012年10月17日 11:31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欢迎来到第一百零四期凤凰网读书会!2012年8月22日晚上,我们相聚在北京佟麟阁路85号。本期做客读书会的是王道还先生。一直以来,人类何以成为“万物之灵”就一直是我们关心的话题,很荣幸,我们请到了台湾著名科普作家,美国普利策奖得主杰拉德·戴蒙德 的《第三种黑猩猩》一书的中文译者王道还先生,和我们一起探讨这一话题。

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sina.com.cn/book00001)及凤凰网读书频道官方微博(http://t.sina.com.cn/ifeng001)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这么多年来,王道还先生一直在通过各种方式向公众普及人类自然史方面的知识,他想借此来实现他改变世界的理想。本次读书会,他向我们讲述了人是什么时候成为万物之灵的。

当代人对“人是万物之灵”这个说法并不陌生,但它其实是个很晚近的观念,它与“人类自然史”这门诞生于西方的学问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这是一门只可能诞生于西方的学问,只有在相信上帝造人的基督教的背景下而不是相信“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的中国,人性的生物学基础才是个问题。

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告诉我们,“能够制造和使用工具”是人类成为万物之灵的标志。王道还先生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能够毁灭自身和其他族群才是人类成为万物之灵的标志。而人类要走到这一步,又需要借助于文明和科技的发展。

自然,我们又要问,人类的文明和科技是如何发展起来的?为什么有些族群发展出了较高和文明和较先进的科技,有些文明却没有?对于这些问题的解答,我们都将从本次读书会中获得。

(编者:谢生金)

                         上海译文出版社/2012年5月                             

 王道还:戴蒙德是位有趣的科学家

凤凰网读书会:各位读者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今天的凤凰网读书会。今天我们跟大家分享的是一个人类学的话题:人到什么时候成为万物之灵?152年前,在牛津大学图书馆,赫胥黎与威尔伯福斯之间展开了一场辩论,这场辩论以进化论的胜利而被铭刻在了人类发展的历史上,在之后的历史里,进化论以不同的渠道推行在世界各地。事实上,人类和黑猩猩之间的基因差异事实上不足2%,但它们在智力和行为等方面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这是由什么导致的?又是什么样的原因使人类走到了今天?美国普利策奖得主杰拉德·戴蒙德在《第三种黑猩猩》中用事实探寻我们人类的身世与未来,今天,我们很荣幸地邀请到这本书的中文译者,美国哈佛大学人类学博士候选人、台湾作家王道还先生。在牛津大辩论发生152年后的今天,我们相聚在佟麟阁85号这样一个很温馨的地方,让我们一起来听听王道还老师为我们讲述人类是什么时候成为万物之灵的。

王道还:谢谢,让我有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些我的想法。今天这个演讲的总标题是“人类演化之谜”。人类有几百万年的演化历史,曾经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很多都是有意思的问题,我今天要讨论其中一个问题,那就是人是什么时候才变成万物之灵的。

我想我们大概从小就听说过万物之灵这四个字。从小学开始,我们所受的教育就告诉我们,人是万物之灵。不过我要提醒大家,越是跟事实相吻合的东西,大概越需要从小关注。当然这个问题是从这本书里面衍生出来的,这本书是我翻译的,原作就是这一本《第三种黑猩猩》,出版已经20年了,可是我到现在为止没有看到一本足以取代这一本书的好看的书,所以我很高兴,在这里我也继续跟大家推荐。

这本书是我十年前翻译出来的。我先跟各位介绍下这本书的作者戴蒙德,他是位非常少见的科学家,即使按西方标准来说都是非常少见、非常杰出的一位科学家。他是波士顿人,父母亲都有非常好的职业,父亲是医师,母亲是一位教员,也是一位艺术家。从父母那,他得到了非常好的家教,他是哈佛大学的毕业生,原本他是想当医生的,等到大四的时候他终于觉悟了,他不想当医生,他想做生物医学的研究,所以1958年,从哈佛大学毕业以后他就到剑桥大学去念博士,这也是他独特的地方。因为上世纪初的时候,美国大学毕业生想要深造的话,是要去欧洲留学的,特别是去德国留学,美国大学教育20世纪最重要的改革,学习的是德国。不过二战以后,整个历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欧洲的大师,不管是科学的还是人文的,都跑到美国去避难,所以二战之后,美国人基本上可以不必到欧洲去深造。可是戴蒙德从哈佛大学毕业以后却跑到欧洲去深造,他去的是剑桥大学,在那念生理学,然后1962年得到生理学博士。他得到生理学博士以后回美国了,在美国的医学院里面当生理学教授。也就是说,他是一位实验室的科学家,研究的主题是消化系统的生理学,真正有意思的是在这里,他是在波士顿长大,也就是在美国的新英格兰地区长大,他从小喜欢下田野赏鸟,他在哈佛大学的时候也去上过赏鸟的课,拿到博士学位以后,他还跑到新几内亚去做鸟类的调查。所以博士毕业以后,在科学上,他其实展开了两个很不一样的研究生涯,这是非常少见的。通常一个呆在实验室的科学家跟做田野研究的科学家之间是没有交集的,假如有,这两者之间的研究仍然是有关系的,可是戴蒙德在实验室里面研究的是消化系统,在田野里面研究的却是鸟类,这两者毫无关系。更重要的是,他在两个领域都有杰出的成就。

各位,在美国的医学院里当教授是很困难的,而且美国医学院教授的薪水是比较高的,所以你要在美国医学院当教授能够生存下来本来就不容易。可是戴蒙德在1979年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凭借的是他田野生物学的研究成绩,这是相当不容易的。然后由于他在南太平洋和新几内亚有非常丰富的田野生物学的经验,他又成为当地政府经常聘请的环境保护的顾问,譬如说像新几内亚,或者像澳洲要设立自然保护区,就会请他当顾问。这个人我很佩服的就是他几乎没有浪费他的训练以及他的兴趣,完全没有浪费,全部都变成他正式的学术生涯的一部分,而且都成名了。他在1970年代末期到1980年代,开始成为科学著作的作者,他写作的内容又跟他前面的肠道生理学以及鸟类生态学的关系不那么密切,也就是说他在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以后,他又开创了一个新的事业,那就是写作,他现在已经出版了5本书,每一本书都是畅销书。他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人,很不容易。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