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106期]与廖一梅聊小众戏剧:“大众审美是臭狗屎”

2012年11月01日 11:16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廖一梅:马路是坚硬的犀牛角

会员二:我特别喜欢孟京辉导演和廖一梅老师的话剧。我是从孟京辉导演的话剧和廖一梅老师的话剧小说文字,才真正发自内心热爱话剧,崇尚爱情,热爱生活。比如说小时候我们学习了很多关于话剧的东西,比如曹禺的《雷雨》,别人告诉我们这个东西是好的,是经典,我们要学。但是就我自己而言,我上大学的时候,第一次看了孟京辉导演的话剧以后,我发现话剧原来这么有意思,觉得特别能够产生共鸣,陆陆续续这么多年。刚才我在来的路上想这么多年看的话剧、小说,感觉孟京辉老师和廖一梅老师的这些文学和影像作品,给青年人找到了一个特别合适去热爱话剧、崇尚爱情的出口。比如说从《恋爱的犀牛》开始,马路的爱情比较理想主义,像犀牛角一样直挺挺的,最后倒在追求爱情的路上。一直再到《柔软》,比如说变性人实现了阉割,最后的结局是大家通过一系列的挣扎得到了一定的和解。比如说今天出的这本书,像廖一梅老师11年写话剧的过程,就像一个新歌的收录集。

廖一梅:我看网上有一个文章,关于马路是坚硬的犀牛角,是你写的吗?

会员二:是我朋友写的。

廖一梅:说实在的,挺形象的,也很性感。其实他抓住了这个直接质感,是那样一种质感,你不需要我点评,你只是表达一下感受。

会员二: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廖一梅:我没有认为自己与众不同,我在努力变傻

廖一梅:谢谢你这么多年一直支持我!说实话,我不是特别适应,我从小就没有认为自己特别与众不同,大家现在都这样说,或者都这样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从哪一天起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与众不同的,但是我从心里,从小没有过这个感受。我觉得我所遭遇到的所有的痛苦,或者所有的困惑,所有的不满足,以及所有的这些犹疑,是每一个人随时随地每一天都在经历的,我跟他们一样在经历这一切,我不比任何人有什么特殊之处。所以,当面听到别人这样说,我都会不好意思。

凤凰网读书:刚才我们聊到戏剧和电影的关系,我想坚持这个话题,让您跟大家推荐几部您最近在看的电影可以吗?

廖一梅:这个话题我现在也不擅谈论,因为这个不是我想做的事情,可是当着这么多人,我又不太好跟你们交流我在做什么,这个话题一说起来就说远了,我现在在努力想变傻。

我花了很多年建立了一个强大的自我系统。我觉得所有的年轻人,所有的那些对自己有设想,或者对生活有愿望,或者有强烈追求的人,都曾经在年轻的时候会给自己一个设想,就是想认定自己是谁,其实这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困惑。在《恋爱的犀牛》里面,1999年马路有一句台词,这句台词很少被人谈起,也很少被人引用,不是一个大家爱说的台词,他说,我就想,什么还能确定我还是我,什么东西能让我确定我还活着。这是当明明非常明确的拒绝他的时候,他对自己的一个自问。他其实是想以他对明明的爱,或者说他以自我这种执着的爱来确定他自己存在,或者确定他自己是谁。

我们每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其实都想确定自己是谁,想跟其他人区别开的一个过程,你想确定自己在这个世界里处于什么位置,你是聪明人还是傻瓜,你是一个漂亮的人还是一个丑陋的人,是一个被所有人喜爱的人还是大家都视而不见的人,然后你就努力想变成一个独特的、与众不同的,跟所有人划清界限。这些界限是怎么划清的呢?比如说有人就坚持说,经过了好多年,他确定我是爱喝拿铁还是爱喝咖啡。我喜欢和不喜欢就是你跟他人的区别所在,你把这个当成你跟他人的区别所在,因为这个区别所在,你自己存在了。人失去存在感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时候会非常恐慌,会用一切办法来确定这个存在感,甚至用痛苦。

大家现在爱谈论文艺青年,其实文艺青年有一个时期,他是喜欢用痛苦来确定自己的存在感的。因为确实没有比痛苦更能让人有充分存在感的东西,在那个时刻你是与众不同的,你跟世界上一切人都划清了界限,你知道自己是谁,然后因为这个痛苦,你变成了独一无二的。从年轻到长大的过程,都是这样一个过程,我们原来不坚持什么,现在你会很自豪,我就喜欢这个不喜欢那个,你为这个感到自豪。

实际上现在到我这个年纪,我已经有一个非常完满的自我系统,就是任何一个东西来了,我都有一套东西可以跟它相对,而且我可以说得让你哑口无言。但是我越来越觉得这个系统,只要它是一个系统,它就是一个封闭的狭隘的东西,任何一个系统的建立,就是一个封闭系统的建立,就是一个封闭系统的存在,这个东西会阻碍你,会阻碍你更深或者更远,阻碍你飞行。

这个说得太抽象了,本来我没想跟你们交流这个,凤凰网读书今天问我推荐电影和电视,我最近什么电影都不看,什么书都不看,音乐也不听。我不愿意再去完满我的这个系统,我不要用这么多年建立的这个标准再去给这个世界上的每一样东西进行分类,我喜欢的、不喜欢的,我要的、不要的。其实每一天每一刻你都在做选择,这个选择来源于什么?你有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选择?什么是聪明呢?就是你这个系统特别完整,没有漏缝,一个系统有缝隙的人很容易被打败,然后随便说点,别人的系统一进入,这也很可怕。你在一个不完整的系统里,别人说什么是什么,那是另一种可怕,随波逐流,其实你完全没有自己的脑子,别人给你带到这儿就带到这儿,带到那儿就带到那儿。

另一种可怕就是你有强大的自我系统。我非常容易拒绝东西,如果这个东西跟我的系统不对接,这个口是接不上的,我会非常轻易的拒绝它,有可能是好的,有可能是坏的任何东西,而且你会为此自豪。比如说你可能拒绝了所有的名利、所有的虚荣,这是有可能的,但是仍然是一个拒绝的姿态,这个拒绝的姿态在我的生活里头,很多年占了特别重的比重。而且我曾经为此自豪过,就是我能拒绝这世界上的一切,就是他们打不倒我,我也不为所动。

但是现在有其他的想法了,我不喜欢有一个封闭的系统,我喜欢有一个张开的系统,所以我刚才说我想变傻,就是我想,如果没有你判断的好恶,是一个开放的状态,你会有什么样的生活和什么样的感受,我想适应其他的方式。

这阵子我其实不是特别想跟大家交流,或者是接受采访,但是这本书出了,我出于责任,出版社出了这个书,我肯定要参加一两次这种读者的活动,按我的本心,我现在并不是特别想说话,我可以给你讲我系统里的一切,也是因为这个系统你们喜欢我,我用这个系统写了一本本的书、一个个的剧本、小说,我一直是在这个里面的,但是我现在想从这儿出来。

凤凰网读书:刚才听您讲话,就像又在创作一个剧本一样,我们听得入神了。我们安排了一个环节,就是想请几位读者来朗读一下您书中经典的段落,因为我觉得有的时候直接朗读这样的文章比做更多的评论会有直接的穿透力,先请几位读者上来朗读一下,待会我们就进行现场的互动。

读者朗诵。

打印转发

相关专题: 读书会NO.106:廖一梅聊戏剧文学  

相关新闻: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