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106期]与廖一梅聊小众戏剧:“大众审美是臭狗屎”

2012年11月01日 11:16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廖一梅:我之所以不断地写,是因为我很困惑

读者:老师,您之前说很不想再提到“爱”这个字,但是我觉得不管您的话剧还是小说里面,“爱”是您的一个很大的发动机。您在《恋爱的犀牛》演出之后,有讲过一句话,爱一个人其实不过如此,过分强调一个女人跟另一个女人的差别,才会导致马路的上心,您说爱会让我们用最深的触角触到伤心和最柔软的地方。您的戏剧和小说带给我很大的冲击,但是我发现自己愿意走向内心深处之后,我得不到东西,或者我不愿意去面对。就像我们知道马路和明明不可能在一起,我每次走出剧场之后,我知道我在剧场里面哭过笑过,但是我走出来之后怎么样呢?我有很大的困惑,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知道自己再也不会去看戏了。在剧场里,我们会因为演员的悲喜而悲喜,但是我们自己是苟且的,可是我如果经历一个戏剧的话,我的生活会是那样的话,我有时候会没有勇气,所以我会困惑,看了这个戏之后,爱的展现和柔软的展现到底能给我们什么?或者您创作这个剧本试图指向我们怎样的生活,我非常想问您这样一个问题,谢谢老师!

廖一梅:你们鼓掌的意思是都有这个问题吗?刚才她问我她能得到什么,其实你刚才回答了,你得到的是困惑。没有比困惑更有力的东西了,困惑是一个引导你的老师,你没有困惑,你就不会想要去寻找,或者说不会想要改变,正因为你有困惑,你才想要改变。我从来不是一个能给别人答案的人,即使是我的书、我的戏,我也没有要给一个答案,我是一个跟你们一样困惑的人,我之所以不断的写,其实就是因为我很困惑。

永远有一个问题悬在我的头顶上,这个问题会让我寝食不安,所以我用各种方式试图去解决它,或者是寻找答案。所以你们看到的戏,所有的书,其实都是我寻求解答的一个过程。你们也一样要经过这个过程,没有人会给你一个现成的答案,我现在给你一个,你也听不进去,因为你没有带着一个要听的耳朵。还有就是你没到那的时候,你听不懂,我说出来你也不知道它是什么。而且我所说的跟你的具体情况也不一定相符,每个人都要经过这样一个独自寻找过程,然后慢慢的去发现你所面对的生活是什么样的,跟生活直接的冲击。

所以,我一直说我喜欢勇敢这种品质。只有你经过了这种冲击,那是你切肤的。你听别人的,看别人的那些东西,永远不会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你看到的那个力量只是一瞬间。想要这个力量变成你自己的,那只有你跟生活面对面的冲击,或者说你们的殴斗,互相的争夺、撕扯,这些切肤的东西,你感受到了,感到疼、感到困惑以后,这些东西才会在你身体里生长出来,这个其实是一个没法回答的问题。

廖一梅:爱情是一把刀,它能试出每个人心里最隐秘的地方

读者:我觉得您特别偏爱那些有爱的天赋的人。

廖一梅:应该怎么说呢?我在《柔软》的前言里说了,我得承认,我一直比较热衷于描写人类的情感,甚至是他们的情欲。关于爱,这些话题确实是我一直热衷的,在我的书里、剧本里也充满了疯狂的爱和炙热的情欲,人类的强烈荷尔蒙欲望,以及由此带来的困惑。这些真是人类的原动力,对我而言,这个东西强烈的时候会给你打开很多扇门,把你引向特别深的地方。

就是在人类所有活动中,情爱或者说性爱这种东西是一个非常强烈而深的东西,它是能触及到每个人最本质的地方。比如说吃什么、喝什么,可能不会触及到你最本质的感受,但是这个爱欲会触及人最深的那个感觉层面,这样会使你发现这个世界,发现你周围的人,在跟人交流的时候,发现你的界限,发现你跟他人之间的距离,以及融合。它是一个通道,我觉得它像是上帝为人准备的一个特殊的通道,就是深深的进入到这个中间的话,你可能顺着这个通道,有的人会坠入地狱,有的人会飞升,但是它是一个通道。

对于一个年轻的女孩来说,没有比恋爱更好的老师,在这个感情当中,你会充分的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好了解自己的恶,这个没有其他人能看到,只有你特别诚实的面对自己的时候,你会完全剥开自己一层一层的意识,你会看到很多以前没有注意过的东西,你可能有非常多的爱心,奉献自己,牺牲精神,你也会看到自己特别的嫉妒、自私,甚至是对他人的恶意,它会在情感中流露出来。

人正常的时候是会装的,大家都会装得很善良,很友善,见面打招呼。但是如果处于一个特别激烈的感情点上的时候,他是一个什么人,你一下就看出来了。所以我在书里说过,爱情是一把刀,它能试出每个人心里最隐秘的地方,无论是最高尚的,还是最卑微的。有可能你会一直装下去,但是没有人比你更了解自己当时是什么感受,你对他人有没有恶意,你有多大的宽容,这都是在恋爱中能够学习到的。

所以,我鼓励你们恋爱。

读者:你好,我想问一下你刚才说的开放系统和封闭系统的问题,我想是不是有这样一个逻辑在里面,当你把你手中的小系统发展到一个很完满很极致的时候,才发现到它其实是有缺陷在里面的,然后你才能开放看其他的东西。对很多人来说是这样,有很多人他可能一直在编织的过程里面,没有达到很完满的地方,他就不会去看别的地方,是不是有这样的一个逻辑在里面?

廖一梅:说得对。

读者:廖老师你好,之前在《恋爱的犀牛》千场结束的时候,曾经跟你简单交流过一些。之前跟大学的朋友有做话剧,现在我们觉得很想追求一些精神层面的东西,希望能够发掘到一些最真实的想法,而不去随波逐流,不跟着社会的名利世俗做一些事情。那么现在有一些朋友也在继续做这件事情。但是,追求自己想要的一种生活是非常艰难的,追求自己想要的感情也是很难的。其实现在话剧,尤其是在北京可能是一个比较容易被接受的东西,但是它是小众的。比如说现在有一些小剧场,我们去看,演员们真的演得很好,他们想的东西,包括编剧表达的情感也是非常真挚的,但是观众总是寥寥无几的。在追逐一些自己想要的生活包括最完美的感情这个过程当中,这些尖锐的东西怎么处理?我们会不会怀疑这种东西是错的?您一路走过来,我也知道您经历了很多坎坷和苦难,是什么作为最大的信仰让你坚持走到今天?

廖一梅:首先说到艰难,你刚才都明白的,其实你问我这些问题,你自己明白,艰难对任何人都是平等的,没有一些人特别顺利,一些人特别艰难,艰难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你刚才问我有什么信念,我觉得信就是信念,这不是在玩弄一个词藻,信本身就是信念,一旦产生怀疑能量就丧失了。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昨天我跟孟京辉夜里回家的时候,我们还在车里说,话剧有这么多人看?他说是啊,这就成了。我们没有任何人设想过这个局面,真的没有人设想过,做梦都想不到,我们有自己的剧场,每天有四五个戏在全国各地演出,而且所有的票全部售完。

读者:在您最初最艰难的阶段。

廖一梅:有一个算命的跟我说了,20年以后,你们所有的票都会卖完的,现在没人看,别着急。有一个人现在跟你这样说,你不会信,这个信就是你自己,就是你自己的信念。我在那本书里说,我说上天不会厚待任何人,但是自己成就自己就是这个意思。也不一定它会怎么样,但是你没有在怀疑中,你就不会有这样的困惑,你会觉得每一天都特别充实,你不会去问我是对还是错,要不要这样做,如果这些东西在你的脑子里被充满了,那所有的能量都被消解了。你能做到一件事,就是你坚信它能成,你就是要做它,对我来说就是这样。

打印转发

相关专题: 读书会NO.106:廖一梅聊戏剧文学  

相关新闻: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