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106期]与廖一梅聊小众戏剧:“大众审美是臭狗屎”

2012年11月01日 11:16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廖一梅:一个关于纯粹的爱的爱情故事

廖一梅:有一个故事,但是有点长。前一阵子他们采访我的时候,我讲过,这个故事真的是我最近听到的对我来说最有感触的故事,有点长,但是我想讲给你们听,我觉得可能对你们刚才问的这些困惑的问题有帮助。

我有一个很熟的朋友,不是会经常一起吃饭的那种,但是我们认识好多年了,她是一个很有名的戏剧记者,而且写的文章非常好,是我见过的相当不错的,我们也非常熟,因为她常年采访我。我们聊天,关系非常好,但是我们没有过任何私下的交往。就在前一阵子,有一个特别偶然的机会,我们吃过很多次饭,但是从来没有谈过跟戏剧无关的事情。那天是一个特别偶然的机会,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一个小饭馆里,我记得是一个越南菜,吃了一顿饭,然后很偶然的,她跟我说起了她的一个故事。

她从小就有一种嗜好,就是嫌富爱贫,她总是喜欢那些贫穷的、家境清贫的男孩子,对那些富人一点都不感兴趣。在很小的时候,可能上小学他们都是同学,后来到了中学,她跟这个男孩子就谈恋爱了,初中就开始了,男孩子是一个家境特别贫穷的普通人家的孩子,他们两个从初中就开始在一起。这个女孩的学业特别好,高中、大学,然后就全中国最好的大学、最好的系,她是一个人人都称赞的女孩,但是她一直和这个男孩在一起。

这个男孩学业非常一般,不是那种很聪明的,一次又一次不如她,中学以后当了工人。但是他们俩仍然在一起,大学四年里面,他们俩的关系一直特别融洽,特别相爱。在大学的四年里头,大家都知道,大学那些丰富多彩的生活,那个女孩也经常出去玩什么的,那个男孩在他们这些同学高谈阔论,胡说八道的时候,总是在旁边照顾他们,帮他们做饭,总之他们生活得很幸福。但是家里面的人非常反对,因为对这个女孩的家里而言,这个男孩没有任何特殊之处,非常坚决的要拆散他们。一直到这个女孩大学毕业,找到了非常好的工作,再一次形成了社会阶层的差距,两个人越差越远,家里的反对之声就越来越大。后来两个人迫于压力,在这个女孩大学毕业以后就分手了。

分手了以后,这个女孩长得也很好看,很多人给她介绍男朋友,各种成功人士、各种有钱人。开始人家给她提出的就是看感觉,看感觉就来了一大堆成功人士,最后都没有感觉。后来她提出一个特别具体的要求,不要做生意的,不要当官的,不要特别有钱的人,也不要特别穷的人,因为如果特别穷的人,家里还是特别反对。

然后这样就挑选到一个恰好全部符合她标准的人,两个人相处得也不错,自然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这个女孩心里很难下这个决定,要不要嫁给这个大家都认可的未婚夫,非常犹豫,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在这个中间,有一天她这个未婚夫星期六的早晨开着车带她去郊外玩,就去家里接她,两个人上了车往小区门外开,在小区门口开过来一辆送快递的车,两个人都停下了,开车的这个人就是他的男朋友,就从车上跳下来,特别戏剧性的一个场面。

他们两个人互相看见了,她说那个男孩当时就对她笑了,那个笑特别灿烂、特别美好,充满了喜悦和祝福的笑,看见她就非常高兴,其实他们之间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面了,也没有消息。她说那个男孩看见她,就像心里没有一点点阴影,就像每天都见面打招呼一样,就这样,两个人擦肩而过了。她跟我说,她当时感觉受到了祝福,就同意结婚了,后来就结婚生了孩子。这个男孩其实一直非常非常在意她,就是在她找男朋友这段时间里面,他一直没有结婚没有女朋友,直到她结婚,这个男孩才结婚,她生了孩子,那个男孩才跟人生了孩子。

我当时听完以后特别感慨,第二天中午我一个人在家里吃午饭的时候突然想起她给我讲的这件事,我眼泪一下就下来了,然后我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我说你是一个幸运的人,你看到了爱的真实的模样,它是跟需要、欲望,任何生活层面的需求毫不相干的,就是纯粹的爱的样子。

我想给你们解释,什么样的人是文青呢?说实话,我真的自愧不如,因为我可能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我可能学业会很好,我会很成功,但是我觉得跟这个男孩子相比,我真的是缺乏力量。怎么说呢?如果一个文青,我写过无数比这个复杂得多的爱情故事,我会给这个故事增添很多背景,我甚至可以把这个写成电视连续剧,如果按我的设想,我跟那个朋友说,如果是十年前我听到这个故事,不会有任何感觉,我会非常愤怒,因为它违反我的人生原则。我认为一个人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你们两个这么好,从小在一起,就因为一点所谓的社会偏见,居然能够分手,这简直是一个老生常谈的故事,我会非常不屑这种故事,就我而言,我可能会创作出无数个戏剧场面。如果按马路的方式,肯定是坚持到底,让自己的人生充满斗争,充满进取。

但是现在我不这么想了,我认为即使是现在,再看到她,他也可能对她笑,但是在这后面,我可以写好多场戏,他可能有特别复杂的心理活动,他不会有那么灿烂、简单的一个笑容,眼看着自己的无能,作为一个男人,失去自己心爱的人,现在女朋友坐在别人的车里面,你可以想无数世俗的理由来解读他的那个笑容,但是没有,他就是一个简单的祝福和接纳,这是一个真正完满和坚强的心才可以做到的。因为纠结是容易的,陷入任何纠结是容易的,任何一点小事你都可以把它解读成无数的折磨、痛苦和纠缠,但是把它淡化成一个祝福,或者变成一种善意,那需要非常强大的力量。

所以,我觉得能回答你们关于爱的所有问题,他们没有结局,他们现在有各自的生活。这个爱,就是他不愿意让他们的生活沾染任何纠缠、痛苦,这并不是说他们的爱失去了,在这个男孩心里,这个爱是永远保有的,在这个女孩心里也一样,所以这跟世俗的生活和结局永远是两码事,如果谈到爱的话。

打印转发

相关专题: 读书会NO.106:廖一梅聊戏剧文学  

相关新闻: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