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107期]杰里·克利弗谈创意写作:那种经历好似恋爱

2012年11月13日 16:03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克利弗:写作让我们产生更深的认同感(2)

大家不是光在想,是真的觉得这个事情必须发生,在小说中它必须发生。我们为什么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呢?因为这个和我们自我的内在经历相关。

我们再回到这个场景当中,他们又在那里说了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两人非常开心,然后怎么样?两人抱在一起,充满激情的接吻,然后故事结束了,行吗?(观众答,不行)

故事有没有结束,不该由我来决定吗?大家都不同意故事这么就结束了。为什么不同意呢?因为你们是有期望值的。如果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你的期望值没有达到。那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呢?我要在意我太太的行为吗?她愿意跟我的朋友调情,他们爱干嘛干嘛,我不会在意的。这样做行吗?这样做没有达到大家的期望值,对吗?(观众答,对)

在故事里面,主人公不是什么都漠不关心的。我是会在意的,而且是非常非常在意的。这样的话,读者才能被故事情节所吸引。接下来我们来读改写过的新故事。

当我们三个人重新在一起时,有一场三个人的对话。当然我写的版本跟你们在座各位写的可能会非常不一样。我们鼓励大家原创。不用担心我的版本怎么跟别人不一样,在宇宙里,本来就没有两个相同的人。我的原创版本是这样的:

我回到房子里,笑着跟他们打招呼:“嗨,我把烟买回来了。”他们两人都把烟点上了,都谢了我。莱瑞给自己倒了一点斯高斯的酒。

我问:“我出去的这段时间,你们聊的怎么样啊?”我说完,一屁股坐在厨房的椅子上。

“挺好的”,我太太说。

我又问,“莱瑞你怎么样了?我不在这段时间你过得还开心吗?”

他看了我太太一眼说,“我也过得不错”。

“挺好的”,我说,“我还有点担心,怕你会寂寞。但是刚才我从后窗看到你们的时候,我很清楚地知道,你们不需要我来,让你们更快乐了。”

莱瑞说,“我们都很想念你,非常高兴你终于回来了。”

“是啊,亲爱的”,我太太说,“没了你,就不一样。”

“没了我当然不一样”,我说,“你把咱们厨房那把最大的砍刀给我拿过来。”

“你要砍刀干什么呢?”

“没有什么原因,我就是想拿着它。”

“别傻了”,我太太说。

“你理解我吧,就容忍我一次,我想要那把刀。”

我太太说,“你能不能别这样了。”

“别怎么样了,难道你给我一把刀你都不信任我吗?为什么?难道在我们家里就不能有种尖锐器物,在公共场所不能有的那种?”

我太太说,你这人说的真是挺有趣的。莱瑞呆呆地看着我,非常微弱地,有一丝微笑。

“难道你们是担心我会伤害我自己吗?我会把外动脉割断,或者是喉咙割断吗?你们是怎么想的,莱瑞?你们真的觉得你们就不能信任我吗?我在我自己的厨房里面,拿着一把刀,旁边还有我最好的朋友,还有我忠诚的太太,有什么不可信任的?”

“我们当然信任你”,莱瑞平平地说出这句话,一口咽下了手边的斯高斯酒。

“太对了!甜心,你听到了吗?莱瑞很信任我的,我们彼此信任,所以甜心,请你把那把刀递进给我。”

这个故事写完了吗?(观众答,没有)

这个故事可能还没写完,但是我们在这一场的课堂上就写到这里。大家是不是觉得,比刚才的第一稿,现在我们心里有了更深的认同感?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