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15期]叶一剑对话梁鸿:回不去的故乡,进不去的城

2012年12月27日 16:4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欢迎来到第一百一十五期凤凰网读书会!2012年11月25日下午我们相聚在彼岸书店。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乡愁里的中国》的作者叶一剑老师,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梁鸿老师,还有《炎黄杂志》主编李礼老师。本期读书会我们的主题是中国的城市化,我们一起去探究我们到底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城市化。

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e.weibo.com/book00001)及凤凰网读书频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001)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2011年,中国官方数据显示中国内地城市化率首次突破50%,达到了51.3%,中国城镇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

2012年国庆期间,央视采访老百姓“你幸福吗?”,大多数人一脸茫然,不知所问何物。

面对城市化,官方和民间的心态迥乎不同。

首先,官方数据中的城市人口指的是城市常住人口而非拥有城市户籍人口,而户籍直接决定了老百姓医疗、住房、上学等各种福利问题,没有城市户籍的老百姓能否真正融入城市生活?其次,地方政府为了凸显政绩,不惜以强拆的方式将大量农民从世代居住的土地上撵走,拆迁血案时有发生。

老百姓在这个城市化浪潮中过得如何?一方面,城市化造就了大量的农民工,他们工资低,干活累,身份尴尬,用梁鸿的话来说就是他们在城市里过着支离破碎的生活;在他们背后是一个空巢式的农村,土地撂荒,留守的老人、妇女、儿童在孤独和无助之中等待着在城市里流浪的儿子、丈夫、父亲。另一方面,所谓的城市常住人口不得不每天面对交通拥挤、医疗困难、房价飙升、就业困难等各种难题。

叶一剑这样评价这种尴尬的局面:我们在没有共识的情况下一路狂奔。官方与民间没有共识,“我们到底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城市化?”--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凤凰网读书会。

(编者:果旭军)

中国商业出版社/2012年10月

叶一剑:我们个人和国家都处于一个悬浮的状态

李礼:非常高兴大家能够在这么寒冷的天气来到彼岸书店参加凤凰网读书会。开始之前先跟大家简单再介绍一下两位嘉宾,我身边的这位是梁鸿老师,她的《中国在梁庄》很多来宾可能都看过,应该是这一、两年内,到现在仍然是在畅销的一本关注农村,或者乡村中国的一本著作,这著作跟我们今天要谈的书也有一些关联,一会儿他们两位会谈到一些。那边就是今天《乡愁里的中国》的作者叶一剑,一剑很年轻,他其实是80后,但是他在《21世纪经济报道》已经干了有一些年头,这本书是他在过去这八年当中利用工作之便和个人爱好走了中国很多地方,尤其从自己的家乡开始汇集了田野的调查,也汇集了自己对乡土中国,对变迁着中国农村诸多问题的一些思考。他这本书的视野应该又不局限于老家那些地方,大家如果看的话还有中国其它地方,包括台湾,包括海外,又跳到世界的范围内重新关注一下中国的问题。所以这本书跟梁老师的书里面应该说最大的共同点是他们两个作者分别都在两本书开始的时候对自己的故乡给予了极大的关注,语言都特别的朴实,特别的深切,大家看了以后知道这个确实不像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游记,现在大家看到很多游记以第三方的角度或者观察式的角度,如果是游记的话是他们游子回归到故乡对过去的生活进行回忆,里面有的写的很悲情,但是又是事实,这个一会儿请他们两位聊到。简单介绍一下他们的书,因为有一些人没有看过。

我们后面的程序就是请他们两位就一些话题跟大家聊,最后大概在3:40左右的时候留更多时间给大家互动,大家可以给他们两位提一些问题,或者是分享自己一些感受,包括自己的家乡,包括自己进城这些感受都可以在里面聊。主要是他们两位,我更多是倾听者。下面请他们两位来聊,先让一剑结合这本新书聊一下对自己的故乡的一些感受,包括这本书创作的一些初衷,包括书的名字,里面的一些结构。先请一剑来聊一下,因为梁老师跟一剑都是河南老乡,里面有很多共同的感觉,一剑聊完以后梁老师结合自己那本比较经典的书来简单做一些点评。

叶一剑:非常感谢大家在这样一个比较寒冷的季节来到这个地方,其实也不是特别好找,就像我们找回家的路一样,也有一点困难。今天谈的一个话题看起来似乎有点沉重,一个所谓的“回不去的故乡进不去的城”,应该是属于一个悬浮的状态,后来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在想城和乡在中国隐喻的空间简直是太大了,除了能够隐喻一个人的状态以外,其实今天我们讨论关于中国的改革,包括前几天我们领导人谈改革的红利,今天在思考改革的时候好象也是处在是回去还是往前走,到底怎么回去怎么走这样的悬浮状态。

在书出来之前我看了梁老师的《中国在梁庄》,而且今天我在来的路上还在想讨论这样一个话题,而且正好我对话的对象是《中国在梁庄》的作者梁老师,好象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为什么是不一样的感觉呢?可以这么讲,在今天下午之前我和梁老师是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但是两个没有见过面的人,通过电话倒是真的,我觉得有一种更好的感觉是什么呢?我在看他那本书的时候,《乡愁里的中国》出来之前我看那本书的时候我好象已经交了这样的朋友。为什么这么讲?梁老师的《中国在梁庄》那本书里有一个反思,这一个反思是什么呢?就是在之前我们很多学术精英也好,或者说我们的作者也好,可能总是带着一个先验性的眼光看乡村,很多人带着先验性的眼光在看这本书。

我当时看到《中国在梁庄》时候比较感动,我做记者做政经的报道比较多,我自己做记者的路径就是这样的,就是要打破先验性的一些判断,比如认为乡村是边缘的,是贫穷的,是落后的,是需要被扶持的这样一些概念,或者和城乡比它是低的,很多电影的作品里面也在表达,一个地区,一个乡村它对外面世界的向往或者对理想生活的向往,好象我脱离这个村庄就是最大的一个改变,最大的一种进步。所以我在做记者过程中我想破除先验性的认知,重新获得对于村庄,对于中国乡土的认知。基于这样一个概念才有了这样一本书的写作,包括做记者这么多年的一个发现的轨迹。这个轨迹在打破先验性认知的时候,梁老师走到了自己的家乡,在南阳梁庄的村子,她自己生活20多年的地方。我在寻找这样一个路径的时候,开始我有一个更大的便利,我通过记者这个职业我是可以看到更多的地方,我在这本书里也谈到,包括我的父亲,包括我的村庄,包括村庄所在的县包括河南省不断出现在我报道里面,所以我用我出身之便,从来源地找到更丰富的密码。同时我跟梁老师有一个不同是我试图打破这种先验性认知以后,我希望能够将我们打破以后重新看到的乡村植入到另外的层面去,我努力实现提供更大的国家的关切。

 精彩抢先看:

   梁鸿:夹杂式的发展带来扭曲的乡土化和现代化

  李礼:古典意味的中国正在消失

  叶一剑:我们处在城市与乡村的双重迷失中

  梁鸿:文化坍塌,我们找不到精神皈依

  叶一剑:土地城镇化的速度是远远快于人的城镇化

  梁鸿:年轻人在城里找不到自己的身份和尊严

  叶一剑:幸福指数和财富指数不成正比

  梁鸿:基督教在中国的兴起跟传统文化的衰落有关

  叶一剑:中国未来一定是有乡村存在的

往期回顾

  [凤凰网读书会第114期]马未都说醉文明:瓷器瓶里的中国

  [凤凰网读书会第113期]艾恺说梁漱溟:“我一辈子是个拼命干的!”

  [凤凰网读书会第112期]张发财对话沈浩波、马伯庸:历史的趣味书写法

  [凤凰网读书会第111期]解玺璋、张耀杰、萨苏说梁启超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