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26期】王立平、林道远、舟欲行:模糊了1976,也就模糊了今天

2013年03月28日 16:2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林道远:下层的生存状态与上层的政治斗争息息相关

舟欲行:可能比较起来我是最没有资格谈1976年的,因为我是1976年的时候离开北京,八年以后才回来。我想问一下是不是以70多岁这样的人生经历,应该能够记忆的历史阶段是很多的,您选择1976作为重点来回忆这段历史,而且撰写出这样一本书,一定有自己特殊的考虑,为什么要写1976年?

林道远:我这本书出版以后,里面写到好多东西,他们打电话对我说你的记性真好,我们有的都记不起来。我写完以后才知道自己写了这么多的事件和故事,我在写的过程中却没有感到很吃力。为什么我在记录那么多故事细节,都记的那么清楚,就因为那年我经历的那些事都是很简洁的。所有的事儿都是看起来很小,现在看很小,但是我们当时经历过的人,会感觉这个是很纠结的,因为它们都是关系到下层,实际上是联系到上级的斗争,实际上是联系着国家的命运,所以现在看好像很小的事当时却是很纠结,一纠结就永远难忘,所以我可以这么说,当我自己开始写的时候,我是什么材料的没有,因为我没有想到我三十年后还来写这样一本书。

舟欲行:当时没有日记吗?

林道远:没有,有人问我说你是不是记日记了,我从来没有记日记或记资料的习惯,就是很纠结,很投入。刚才舟欲行讲,应该说你的经历很多,为什么写了1976?我讲一下我为什么选择1976,这要回到2006年说起,2006年当时出现什么状况呢?很多周年来了,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朱德委员长三位领袖都是逝世30周年,唐山大地震30周年,当时的天安门事件30周年,粉碎四人帮30周年,还有延伸到如果没有粉碎四人帮,就不可能有后来的改革开放,那么从这个意义上说,改革开放30周年纪念,所以当时出现了媒体上在那里开始有一种热度出来了,要来纪念这么多大事。

所以当时的出版社给我打电话说写一点什么,我想这样大题材写不了,但是我想了半天,这个纪念这么多大事也好,我一想,那么最值得纪念的应该是1976,为什么呢?如果1949年,是咱们建国最关键的一年,那么从建国以后,下一个关键就是1976,你算一下,1957年也好1971年也好,都比不上1976,为什么呢?因为1976年结束了十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了我们的动乱。1977年开启历史的新篇章,也就是我们以后走向改革开放建设社会现代化这条路。

所以这一年,就是关键的一年,有那么多纪念的东西,那我们怎么能不纪念这1976呢?当时我一想1976这么个提议我也写不了,已经有很多的书,各种角度,写了很多这样的书。我突然想到,自己很喜欢历史,也看了不少这类的书,但是我比较少能看到反映1976年老百姓是怎么个生存状况。这时候我就一想,因为我是搞新闻的,我就在报社,报社不大不小,你说它小但它是海军党委的机关报,你说它大它也不算大,但是也是个新闻单位。我老伴儿她是铁路文工团,是个比较大的也算比较有名的文艺团体,我们俩就有很多能够反映出1976年的生存状态和方方面面的素材。宏观的东西的历史是靠宏观叙述来构成,你还必须有老百姓的历史。我觉得我们这本书虽然是以我为主,但还有我的亲人、朋友、同事,这一本书,我如果把它写好了,依然能够看到太阳光,所以我就凭这一点感觉,我还是有信心来写。所以我当时下决心来写1976,写属于老百姓,也属于我自己的1976,就是这么个情况。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1976 王立平 林道远 舟欲行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