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26期】王立平、林道远、舟欲行:模糊了1976,也就模糊了今天

2013年03月28日 16:2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王立平:群体性反思比个人反思更重要

提问:舟老师,今天听到各位老师讲述非常感动,我想问王立平老师一个问题,我一直关注您,大家最熟悉您的身份肯定是87红楼梦作曲者。除了很多影视音乐之外,我还很关注您是四月影会的重要成员。我想问一下就是您后来比如说创作87红楼,当时您有写《分骨肉》,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确实有泪不能禁那种感觉,但是我想说,除了您对红楼梦的挚爱之外,比如说经历过之前文革那些风雨沧桑那种沉淀,那种深层的东西对自己创作过程中有没有影响?第二个问题就是说我关注很多当代史上很多人反思文革,反思一些现实,它作为一些触动的笔,比如说有些很多人是913事件之后开始反思,有些前面可能反思更早,您有没有类似的某种就是触发您反思或者自我启蒙的偶然性的因素?

王立平:我先说我很高兴你还记得四月影会,四月影会这个名字是我起的,为什么叫四月影会?因为这群年轻人他们不顾自己的安危,冒着危险在天安门广场应该说最集中风雨的那个地点和时刻,他们在那表达了一种年轻人对于国家的担当,跟自己对于社会的一种责任的一种充分的表达,那真是以生命作为付出的一种赌博,为什么?因为这些人确实是把国家、民族、未来,包括自己的命运时刻放在心上,这是中国人的脊梁。

那么在1979年当我们决定搞这个画展的时候,起一个什么名字呢?这个你一定都知道,从这个年轻的业余群体里面走出了一片中国摄影的大家,包括张艺谋,都曾经是我们的战友,我比他们大几岁,起到了一些作用。为什么起叫四月影会?因为这些人是在四月在天安门广场首先是相会,在这个艰难的危险的勇敢去奋争的过程中大家相知的。等到1979年的四月我们又在一起准备搞这个影会,就是想在中国摄影界重灾区、被四人帮把持、跟老百姓脱离的,为政治服务的旧的那个摄影的地方,这块一潭死水之中仍带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我们很希望它大,但是知道自己并不大,所以叫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掀起来一场不大不小的波澜,我们希望是大的,但是知道我们能力有限,一群年轻人,可以说幼稚的年轻人是这样。那么四月是春天的季节,春风拂面,但是寒风在背,我们就是处在这样一个时代的一群年轻人,面对着中国的希望同时背负着历史的重负,这就是我们的责任,所以四月影会就是这样做的。所以说你说关于反思,其实任何一个人都离不开反思,只不过有的人自觉一点有的人不小心一点,昨天摔个跟头,今天可别在这摔,我觉得记忆非常重要。就你这个问题,同时也说说这本书,刚才他说再有10个、20个,这不是个数量的问题,就是有人开始想这个问题,要引起大家在中国要形成群体性的一种反思。

这个个人没有作用,大家都来反思,反思我觉得一个要基于痛苦,要基于教训,要基于经验,要有传承,如果说这些书是写给这些老头的们,错了,我们写不写都在心里,我们都明白,当然我听到了更多更好,主要是为孩子们、为后人们,中国如果不总结几千年的历史,如果说毛主席犯过很多错的话,恰恰是他学了很多历史,但是很多关键他没有真正学到,没有总结这种历史经验。所以我觉得中国人对于历史的模糊那可能是中国走很多弯路的重要的原因,而且个人模糊是会造成个人的影响,集体的这种模糊就是群体的大家的共同走弯路,所以我说还有什么作用,懂得历史了以后有记忆,又懂得敬畏,对我们的先人,对他们的经验,对他们的精神的财富,他们物质的财富要懂得敬畏。

王立平:有些教训万万不能失去记忆

王立平:现在中国人,老子天下第一的人太多了,有了钱了就不知道自己是老大、老几,他觉得自己有了钱就可以成为自己爷爷的爷爷,所以我说这种记忆一定要从不失忆开始,他说模糊了1976,就模糊了今天,我觉得不是模糊的概念,我觉得实际记得历史才更懂得珍惜我们的过去,要警觉,有记忆才有警觉,有些教训是可以犯的,昨天摔了个碗今天摔了个杯子,这样是难免的,有些教训是万万不能失去记忆的,特别是那种深刻的这种影响中国、影响民族,影响人们的一切方面的一些事,绝对不能容许再有。

我觉得记忆太重要了,所以你说问我有没有这种记忆,后来我从政十年,我都在民政中央做副主席,有人提出问题,说你再次选择,我说我肯定选择作曲,那是我的天职,我爱,我想做,我能做,会做,爱做,但是有些是社会责任,所以我觉得人的选择有的时候是自己选择,有的是社会选择,但是对时代的记忆,对时代的责任,那种国家民族的这种担当谁都不能摆脱,所以我觉得我很祝贺这本书的出现。

而且我希望它引起更多的人对于记忆的思考,另外作为我自己来说,我觉得其实,当年有什么关系?他实际上问你作曲跟那个有什么关系,其实包括我参政,有时问我这是什么关系,其实我想作为一个有担当的人,我们当时四月影会搞的影展您记得吧,叫自然社会人,其实我们关注的总体来说不外乎就是自然社会人,无论是艺术家、文学家或者是政治家,或者用一个懂得要求上进的人不外乎这些,所以我觉得要始终把自然的关注,对社会的关注,对人的关注放在我们的心的最高处,谢谢。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1976 王立平 林道远 舟欲行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