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26期】王立平、林道远、舟欲行:模糊了1976,也就模糊了今天

2013年03月28日 16:2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舟欲行:个人史比断烂朝报式的正史更真切

舟欲行:王老师咱得特别感谢他一下,昨天还在外地,为了参加这个会议,昨天晚上赶回来,在机场还耽误了两个半小时,所以我们要特别感谢他一下。他介绍您87版的《红楼梦》,但是我印象中最深的是您的《潜海姑娘》那首歌,特别好听。王老师刚才讲的特别好,讲到个人史,我自己其实对个人史这个问题,也一直在追踪。我自己也读过很多年正史,我记得王安石评春秋,他给了四字评语叫断烂朝报,当然这是他的酷评。其实我们过去读的历史大概除了断烂朝报,帝王家史还有阶级斗争史,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互动的历史等等等等,大概都是这些东西,甚至我看网上有人说正史就这么几个阶段,强暴、被强暴、不甘强暴自己做强暴别人的人,然后强暴别人。

我倒觉得这都是比较酷的评,是非咱们就不去说,但是我倒觉得个人史的复活确实是一个非常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有人说过个人史会存在一个先天性的问题,就是个人视角比较狭窄,他只能看到他所看到的东西,他对历史的评价由于述史者未必经过严格的史学训练,有可能出现一些对历史的偏颇的记忆。所以,个人史经常是被别人怀疑的,而且这样的例子也是不少的,但是我有另外一种想法,我觉得既然是个人史,那就不是一个人来参与。假如说,一个人的个人史是有所偏颇的,那么曾经经历过那个时代的所有的人都去用回忆来再现一段历史的话,一个民族都不忘记这段历史,都去写自己的个人史的话,那么他呈现出来的一定是一个最真实的历史,他一定比断烂朝报,比帝王家史要真切的多,要深刻的多,要直观的多,要感性的多,要和每个人的这种切身的心灵上的震颤痛感有更直接的关系。

今天咱们这个主题叫做“模糊了1976就模糊了今天”,其实这主题写的非常好,为什么呢?因为对于1976来说,你要说遗忘还真的不是,我还真的没有遗忘那个年代,因为它确实在我们中国历史上有太多的特殊性,要是把它忘了这个是不可能的,就是前几天我和几个就像林老师、王老师这么大年纪的老先生在一块儿座谈,正好是俄罗斯落陨石把楼房砸了,大家突然就回忆起来,1976年在辽宁还有一次陨石雨,当时大家就说在1976年天空中有大星降落,有灾星临空,有流星闪烁,有新星登场,那是一个烦乱的一个星空。

所以你说把它忘了吧,确实还真不是,但是确实记忆模糊了。所以,仅仅是不忘记那个历史,通过正史去认识它,可能还不行,我们还要通过一些最切身的感触,切身的记忆,让我们模糊的记忆变得清晰起来,让虚假的记忆变得真实起来,这个我觉得是《龙年1976》给我们带来的一个很重要的启示。它就是说让大家把那个记忆,大家都去回忆那段历史,都去重建那段历史。我们在座的也有很多曾经经历过1976年那段历史的老同志,我觉得咱们今天就可以通过自己个人的感受,我们再重建一下历史时代具体的事情,我觉得还是蛮有意思的。

比如说书中就写到王英杰老师,我记得有一个特别感动我的情景。说王老师曾经被关起来,是吧?进去的时候还是潇洒英挺的一个年轻人,回来以后十天一照镜子,满头的灰发,头发都白了,十天而已,我想起咱们看京剧,看伍子胥过昭关,一夜白了头,大家都觉得伍子胥抱着同情,大家都觉得那不过就是一个传说而已,但是真实的历史摆在我们面前的时候真的让人心里难受,王老师给我们讲讲这段历史,再现一下被模糊的1976。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1976 王立平 林道远 舟欲行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