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26期】王立平、林道远、舟欲行:模糊了1976,也就模糊了今天

2013年03月28日 16:2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王英杰:我的案子成了003号档案

王英杰:我现在的头发是染的,所以你们可能看我现在有多大岁数,能猜出来吗?我实际年龄73了。这本书是1976年的事,我那会儿正好是33岁,那时候一脑瓜子全是黑发,在我们话剧团演了一个小话剧,中央电影台录像的,叫好领班,我演领班,是写王铁路怎么带好车站服务员怎么办好事,怎么为旅客服务,贯彻九号文件,这么一个戏。

那个戏的半途中就发生了1976年的四五运动,我从来没有参加过五四运动,可能我这个年龄只能在电影电视上看过,看天安门游行,看那些个学生慷慨激昂撒传单、演讲,我自己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是在那一天,我亲身经历了,我确实是感觉到我回到了五四那个年代,那个年轻人热血沸腾,为了反对四人帮,为了我们祖国的繁荣昌盛,主要是反江青,我们献出了我们自己的力量。我那时候又没有权,又没有利,是一个普通的演员,我只能拿自己的身体,拿自己的嗓音去表达自己的爱和恨。所以我在天安门,因为我这个案子成了北京市公安局003号档案,前三名。

林道远:第一种最严重是1号,第二种是01号,他是003号,你讲怎么来的003号。

王英杰:001号是写“扬眉剑出鞘”那位作者,大家知道这个诗吧?就是这个诗是当时在整个全国全北京市是震响特别大的,这个作者没抓着,这是001号,002号是我们,也是我们铁路分局的,是王海力,是个职工,他写血书,把手指割了写血书,他是第二号,我是第三号。

林道远:写血书这个。

天安门广场抄革命诗词和抓拍镜头的热潮

王立平:这段记忆是王海力写血书以后,当时很多人在拍,当时我也在那儿拍。

在广场纪念碑的北面,旗杆南面一点。为什么当时很关注他这个事呢?他写了血书,写的是,敬爱的周恩来总理我们誓死用鲜血捍卫您。当他写了血书以后,就很多人抬着他,把他架起来很多人说我们支持你,我们跟你一样,你喊一句我喊一句,很多人抬着他,。说起来我是业余摄影很多年了,我从大概初中开始就摄影,当时我见到这个场面以后,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件大事,所以我就每天都去拍,我当时在新影,是不许到天安门去的,单位每天都检查、点名要报道,就怕有人到天安门去,可是有个规定,就是出差的前三天,比如说搞摄影的,你就准备器材,像我们就准备资料,我就买了车票,本来是4月2号到广东去,买了以后我就把票延了两天,这样我就有五天的时间,就每天在天安门那儿拍照,拍到这幅照片以后,很感人,当时是一个老导演,他在后面,我没有视角,就等于是拿起来盲拍,他就提着我腰带。

舟欲行:是不是因为人多?

王立平:人多,没有高点,拍出来以后很好玩。等到出了《天安门诗抄》,出了《人民的悼念》画册,那时候他们就找我,我又把底片都交给他们了,出来以后这些照片非常受大家的热爱。打倒四人帮以后,1979年第一次评天安门的照片,全国记者的底片有两万七千张,初选六千张,影展最后入选100多幅。这里有我八幅,后来评中国摄影家协会把我那张评为一等奖。

舟欲行:十里长安街送总理也是一张。

王立平:十里长安街送总理那是周恩来总理电影,里头那段音乐是我写的,还有扬眉剑出鞘,就是指那几句诗。后来这张照片就成了五四摄影的代表作,所以我是屡次获奖,而且获了大奖。这个我一再说,这个是我们拍的,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记忆,只不过我是其中的一个人。

舟欲行:我在书里看到一个情节,当时在广场上悼念总理,反对四人帮的诗词字都比较小,就是一个人念,大家抄,抄的时候因为没有桌子大家就排成一排,你把我的后背当桌子,我把你的后背当桌子,然后大家排成一排,静静的在那儿抄那个场景我没有见到,真的是通过《龙年1976》的记录才见到了。你看个人史,要想再现那段历史,其实是有很多方式的,道远兄是用文字,然后王英杰老师是用声音,王立平老师您是用摄影,还有用音乐。

王立平:当时我是拍了家庭妇女围着,当时用那个小口袋买菜,拿着菜也在抄诗词,解放军年纪大的挤不上去,弯着要趴在地下的小朋友在那儿抄诗词,还有一个解放军我拍的,战士没带纸,他就把那个诗词抄在手上,这些都是记忆。

观众:那个时候我没在北京,但是我的弟弟在北京,他在天安门广场上也像王老师一样,抓到了一张非常重要的照片,这个照片当时的命名是把花圈放到最高处,就是往英雄纪念碑上放花圈,是我弟弟拍下来的,当时也获得了二等奖,他当时想记得就是人们怎么怀念我们敬爱的总理,怎么为我们的国家去奋斗,就是这么个意思。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1976 王立平 林道远 舟欲行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