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26期】王立平、林道远、舟欲行:模糊了1976,也就模糊了今天

2013年03月28日 16:2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林道远:许多文革现象如今又在这个社会复活

林道远:刚才已经讲到了,就是不是太正常的现象。2006年我开始写,等到出版的时候是今年1月份,中间经历了七个年头了,我写的时候可能没有想到大家讲的什么现实意义,我只是想作为历史,在写出老百姓的生活状况这一点上填补空白,过了一百年,大家想看看1976年老百姓到底什么状况,什么精神面貌,可能还会知道一点,我当时想的就是这么简单,我就觉得就有价值。

但是我没想到,这本书在六七年的写作过程中,我发现它还不是我原来想的那么简单,就是这一段时间很明显的社会上出现了一些现象,我们经历过的人一看就知道,这不都是文革的东西嘛。比如说网络上语言暴力,这语言暴力打倒你的话什么都可以讲出来的。还有网络的打架,这不跟文化大革命一样嘛,网络上出现这个了。还有就是说公安部门抓到一些罪犯,搞的群众运动,把这罪犯拉来游街示众,我当时看这个还愣了一下,游街示众那也是文化大革命一大特长,逮到谁,要打倒谁就把他揪出来,戴个高帽游街示众,搁在一个大卡车上全城跑,这是文化大革命里面的,非常可怕,说不定你父亲是个当官的,一旦上午去,下午就被打,可能你在半路上就碰到你爸爸在大卡车上被戴高帽,被游街,就是这样的。

还有用运动来打黑,开始觉得打黑有什么不好的,黑暗势力嘛,那应该打,可是最后又制造了很多冤假错案。唱红这件事一出来感觉怪怪的,当时想,唱红歌、讲红色文化也好,这个是正常的,群众唱歌,早就有的传统,群众搞活动,群众唱歌很正常,当时到了打黑唱红以后,就不太一样了,怎么不一样呢?本来看起来很正常的,越唱越变味,把文化大革命表现出来的意识形态的歌曲大唱特唱,文化大革命以后,已经证明是不能搞个人迷信、个人崇拜的,现在把那些个人迷信、个人崇拜又拿出来大唱特唱,所以问题太大了。

虞棣棠:这里面我补充一点,你讲到这个情况我可以讲一句,现在的人对过去不知道,但是像我们这一辈的亲历者是忘不掉的,印象特别深,刻骨铭心的。我听了有一支歌,一直唱的,什么北京的金山上,一唱多么温暖,多么慈祥,我心里就吓的够呛。1957年打了300多万右派,公开的是50多万,当时揭密出是300多万,那温暖吗?慈祥吗?1962年30年困难时期,死了三四千万,当时说是一千万,那温暖慈祥吗?。文化大革命十年,那温暖慈祥吗?所以,唱这个歌目的是什么,一般人不知道,只感觉音乐挺不错,诗也挺美,从艺术上还真是不错的一首歌,所以我这里讲为什么不能淡化现实。

我讲具体的一件事情,现在有一些书好多本我没看过,只看了一本,有一本叫李作鹏写的回忆录,因为是海军,我就赶快找来了看。看完了以后,不能说他所有的事情都不对,所有的观点,所有的例子都不对。但核心问题是,在文化大革命,他在海军是一个非常残暴的一个打手,他指挥了打击干部和群众,可是在这个书里他写得他自己什么责任都没有。有的是别人解决的,与我没关系,我不知道,中央叫搞的,我们能够不搞吗?下面的群众实际上也干过,那是群众搞的,他们搞的与我有什么关系,他成了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啦。他这个回忆造假、歪曲历史到什么程度呢?在清理阶级队伍的时候,在短短的一两个月里就死了人,这是一个很好的有才华的同志,我们都把他当老大哥来看待。再一个是法院的检察长,是个抗战的老革命,你想想就保卫中国几十年,如今有什么问题能把他摆在这个位置上去嘛,因为他不拥护你,就把他当反革命揪出来了,这个老头子从六楼跳下来,下午跳的楼,晚上开常委会,他为了给中央打气,说你们不要害怕,反革命分子死的越多越好,你们不要害怕,反革命分子站在楼顶上往下跳,你们在下面鼓鼓掌,欢迎他下来。所以他这个回忆录里歪曲的太厉害,所以我想这个是不能模糊的,因为我们如果这些人都不在了,那么70后的谁知道?

舟欲行:虞老给我们讲太可怕了,真的,如果我们不想让那种现象再现,老年人给我们多写《龙年1976》这样的人,我们年轻人多读《龙年1976》这样的书。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1976 王立平 林道远 舟欲行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