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26期】王立平、林道远、舟欲行:模糊了1976,也就模糊了今天

2013年03月28日 16:2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王立平:文革是自己向自己开炮

王立平:所以我这里有一个想法在这里,这本书是不模糊的一段历史,还原了一段历史,绝不是为了仇恨过去,我觉得这是为了创造今天和明天的和谐。为什么这句话好像很抽象?如果讲薄再来,又搞那一套,我们这个社会能和谐吗?

舟欲行:在这个政治领域和历史领域好像要判别这种是非还单纯一些,我们说文革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文化现象,我们看到这个东西经历过的人有经历过的人的想法,没有经历过的人又有另外一种想法,王老师是著名的音乐家,应该说在这个领域上您是最有发言权的,您能不能给我们剖析一下这种文化现象?

王立平:那个时候我觉得当涉及到说毛主席说我们必须得搞文化大革命,要不然社会将倒退什么,我们真的特别相信,我们真是无限崇拜,所以我们也是非常拥护,所以那个时候很多我们也唱过。我就跟大家讲一个小故事,那时候我在作曲系,说要赶快创作文化大革命的歌,我也能写词,就是那种听的什么《牧羊曲》都是我自己写词,我写出词大家创作,于是这个歌创作,就是唱将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很快就传开了,没过几天因为我们对这个事的看法,我就被关了牛棚了,外头大喇叭里放着我自己写的作品。

舟欲行:那是哪一年?

王立平:1966年,就是向什么什么开炮,我才发现原来我是在自己向自己开炮,原来唱红歌有他特定的历史条件,在那个时候大家真那么认识的,但是后来我了解这个以后,我不会再去弄去盲目的、愚昧的去唱这些歌。

虞棣棠:我们都愚昧。

王立平:那时候我们都很真诚地愚昧过

王立平:对,而且很真诚的愚昧过,我们真相信觉得文化大革命就得这么搞,到搞到国家穷的那种程度,家家每个人是万家墨面,每个人都心中非常的痛苦,国家不国,家乡不家,人将不人的这个时候,人们就开始反思:能这样下去吗?所以人们就不再那样愚昧了,人们重新看待这件事,包括看待毛泽东。对,我们重新思考,不是都对嘛。但是过了这么多年还是那样去唱,我觉得这就别有用心了,所以说在唱红歌,我不知道人家怎么想,我自己很反感,反正当时他们重庆市的什么市委宣传部给我家打过几次电话,我们坚决不去,这种事我绝不参与。老头、老太太为什么爱唱红歌,搬个板凳坐那儿,一上午张口不张口五十块钱,上午下午都唱一百块钱到手,他们说黑打的那个钱拿来就干这个。

虞棣棠:这个我来给你补充一个例子,在1976年,就是唱“文化大革命好,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唱这些歌的时候,别人都不愿意唱,大家已经反感了,那时候我们派小周去唱了,就每个单位就得出一个人唱,以后小周也不愿意去唱,因为我当时要管这个事,我说你去吧,他说我不去,我说去学有好处,一天六块钱,小周说那好吧。那时候六块钱比现在六十块钱都重要。

王立平:你们那个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了嘞就是好了嘞,就是好”。这是不讲理的,上海滩上小瘪三吵架就靠这个,没有道理可讲的,生产好生产不好,说社会和谐好,社会不和谐,那什么好呢?他就说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在当时文化、艺术就是一种工具,所以说他是用来达到政治目的的一种工具,所以我们要当做历史的教训来汲取,永远不要这样去做,这叫为非作歹。所以后来我记得当时在我也还是想的比早,那是1975年,我就记得有一件事我就咬着牙不干,就是要写,因为拍那个纪录片,反击右倾翻案风要很多资料,要喊口号要什么的,我就是咬着牙我就没写,所以你们可以查资料,反击右倾翻案风的资料有我的一段,为什么?因为我记得当时的这种教训太深刻。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1976 王立平 林道远 舟欲行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