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28期】沈志华对话韩钢:1957,是转折还是选择?

2013年04月12日 11:3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欢迎来到第一百二十八期凤凰网读书会。2013年3月23日晚上我们相聚在彼岸书店。本期读书会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本期图书《处在十字路口的选择》的作者沈志华教授,以及他的同事韩钢教授,我们将跟随着嘉宾一起来讨论毛泽东发动大跃进的前因后果。

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e.weibo.com/book00001)及凤凰网读书频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001)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編者按:

三十年前,沈志华差点被当作杀人犯,一份带着阴影的档案让他的前半生倒霉透顶。二十年前,沈志华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却毅然弃商从学,开始了与档案的另一段奇缘。

或许只有研究党史和近现代史的学者才明白还原历史真相其中的辛酸和艰难。考古学家们头疼的是历史证据已经在漫长岁月中被湮没被分解,从而无迹可查;现代史学者头疼的则是由于种种政治原因深锁在高墙内的文献和档案记录,以及不知被篡改扭曲成什么样子的官方宣告。在数十年如一日的孜孜探索中,他们每个人都成了在字里行间的“福尔摩斯”,抓住公开的史料中的蛛丝马迹,将其串联成一个有意义的故事。

这一切真的有价值吗?有人问。也许相关档案一朝解密之后,所有前人的种种揣测都将徒劳无功付之东流。沈志华对此不置一词。在他看来,追求历史真相首先是一个学者在学术上、在智识上的追求,它的自足远远胜过功利性的诉求,这是他当年放弃挣钱的行当,一心一意做学问的决定性原因。

一切知识和真理的源头,来自一种天真如孩童般的好奇与惊异。我们好奇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我们好奇过去的选择,我们同样好奇将来的命运。保留这份好奇,才能带着我们发现种种的理所当然并非那么理所当然。

(编辑:邓欢娜)

(汉唐阳光 2013/02)

精彩抢先看:

沈志华:苏联解体的必然性因素是制度没有及时调整

沈志华:苏联改革失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中共的反对

沈志华:中国管好了亚洲,但苏联没管好欧洲

沈志华:用整风去解决问题是毛的一贯思路

沈志华:毛设计引蛇出洞是为了掩饰整风的失策

沈志华:反右树立了毛主席的威信

凤凰网读书:非常欢迎各位光临“那年我们高歌猛进--毛泽东是如何发动大跃进的”主题沙龙活动。56年的八大提出了基本正确的经济建设方针和执政方针,在文艺和思想界实行双百方针,而57年,我们走向了人民公社,走向了大跃进,走向了文化大革命。历史总是这样充满戏剧性的转折吗?还是说,转折背后其实是有选择的,只不过由于做选择时的思考方式不同,带来的历史结果也有所不同。现在,就请沈志华教授和韩钢教授来为我们解惑吧!

韩钢:大跃进真正开始是1956年

韩钢:我们通常一讲大跃进就是1958年,其实不是,大跃进真正开始是1956年,或者是1955年。为什么这么说?我个人看法是因为,1955年中国所设计的社会主义改造,在一个非常急促的时间里面,在中共看来是成功了。这件事情毛泽东根本没有想到。毛泽东有两件事情没有想到,他自己也说过,第一件是1949年的政权更替这么快他没有想到,第二件事情,就是中国的社会改造,我们用今天的话说叫产权制度的变革,这么快就完成了,他也没有想到。

这是他自己在1956年的1月15日,在北京召开的一个叫做“庆祝北京市进入社会主义胜利大会”,在天安门城楼上说的。他说他没有想到这样两件事情,尤其是后一件事情这么急促地实现。这对于毛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意义呢?就是对他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刺激。

他认为像产权制度变革,当然他说的叫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这样的事情竟然都能够在三年完成,那么中国的工业化,中国的教育、经济、文化都应该没有问题,都完全可以以更快的速度完成。所以你看,1955年毛的一个意图是反右倾,什么叫反右倾?就是你们这些人,各级官员都不要说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障碍,都必须打破保守,后来叫做破除迷信。

韩钢:所以就反右倾,毛泽东这样一个设计实际上在1955年、1956年的中共党内,那是一种氛围,一种强烈的空气,毛也以为他就能够发动。但是我想大家有的可能也了解,或者有的不太了解,就是1956年,在中共党内毛泽东被另外一些中共的领导人成功的狙击了他的这样一次大跃进,这个狙击的人就是周恩来、刘少奇。

沈志华:借助苏联专家。

韩钢:对。毛说他憋了两年的气,为什么憋了两年?就是因为1956年就要搞大跃进,而且大跃进已经起来了,你去看那个1956年中国经济的那些计划制定、增长速度,当然不如1958年,但是那样一个架式,那样一个套路都已经存在了。但这次被狙击了,所以中共八大就改变了他原来的主题,就不是反右倾保守了,这是我的一个看法,我简单说一下。

往期回顾

[凤凰网读书会第127期]蒋方舟、闫肖锋、东东枪:想象的彼岸与真实的对岸 

[凤凰网读书会第126期]王立平、林道远、舟欲行:模糊了1976,也就模糊了今天

[凤凰网读书会第125期]止庵、张颐武说帕维奇:他用我们做梦的方式思考

[凤凰网读书会第123期]余世存、十年砍柴:文明人格与中国式启蒙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沈志华 大跃进 反右 整风 韩钢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