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30期】张鸣、王奇生、章立凡忆王鼎钧:战火不断,斯文不绝

2013年04月18日 15:42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十年砍柴:那一代人虽经战乱,斯文不断

十年砍柴:这四本书的历史,前三本发生在大陆,可能它的历史大家还比较熟悉,第一本《昨天的云》是讲他在山东鲁南那个地方度过的童年时光;第二本《怒目少年》就在抗战的时候山东鲁南这个四战之地,台儿庄战役就在那里打的,他就流亡,先从阜阳后来经过河南流亡到陕西的汉中,在流亡中他读完了初中,这是他成长的时候;第三本书是《关山夺路》,他工作以后,当宪兵了,然后到东北,后来到南京最后到上海,1949年5月在解放军占领上海之前两天他挤上了一艘轮船,跟他父亲一起去了台湾,在台湾又和他先到达的弟弟和妹妹重逢了,这是第三本书。

第四本书可能对大陆人来说就比较陌生,是讲他到了台湾以后安顿下来之后从事的一些工作。他做过中广的记者,就是中国广播公司,相当于我们这边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像央广一样,后来又办教育,做了很多事,一直写到他离开台湾去美国,现在他定居在美国。

我看这本书的总体印象,那一代人虽经战乱,斯文不断,就是我的大体的一个总结,无论是那样的战乱期,还是到了台湾这样三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在那个地方他们也要搞文化复兴,不管多大的危机,不管多大的战乱,中华的文脉不断。我觉得这个是我看这个书最大的感受,我不知道几位嘉宾有什么感受,现在我先把话筒交给张鸣先生。

张鸣:王鼎钧如果留在大陆,不是被枪毙就是被劳改

张鸣:这本书是我最近以来看得比较快的一本书,四本书没用多少天就很快看完了。台湾像王鼎钧一样的先生可能还有一些,他们的东西给人读起来就是说像砍柴说的,文脉没断,他们从古代语文脱化出来的这样一种文体或者这样一种文笔,而感觉东西很有味道。

在我们大陆像我们这代人,可能就不大行,虽然也努力,像我也努力想写出一点有民国范这样的文章来,其实很难的。但他们就像很自然的流出来,就是这样。当然王鼎钧我喜欢他还有另外的一层含义。实际上他的经历就是跟我父亲相似,我父亲当年也是在东北,也是国民党军官,但是我父亲没有逃掉,王鼎钧先生逃了,王鼎钧先生如果不逃的话,留在大陆估计他的命运大概60%的命运是被枪毙。

十年砍柴:因为他是宪兵。

张鸣:他是宪兵,或者是40%的可能是被劳改,所以说他肯定不会写这样的东西来。大陆可能有成千上万个王鼎钧,但是他们可能大多数人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而且他也很意外,船来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没人通知他,他突然之间就上了船,结果上船他还差一点就掉下去了,有人拉了他一把,最后他也没找到谁拉了他。冥冥之中有人拉他一把之后,他就改变了命运了。否则他就真是天地九天之上、九天之下两重天,就跟我父亲的命运差不多的样子。

张鸣:他到了台湾的经历,我也觉得很亲切,他一落地就复员了,没有地方吃饭了。就买了一瓶墨水,然后偷了点信纸,偷了点稿纸就可以写稿子了,就有人用稿子。那么兵荒马乱的情况下,报纸有个副刊就很发达,那么多人要看这个副刊,看这些随笔杂文,看这些散文看这些东西。他可以靠豆腐块儿养活自己,而且还可以供养他的弟妹。我自己后来到了北京之后,其实我主要就是靠写这种豆腐块儿文章。但是到今天为止,实际上中国这种文章这种随笔散文的市场还是不大,别看人口这么多,当然可能跟我们写的不好有关系。他这个经历后来的经历跟我很相似,就是一直在靠这个来谋生计,所以我看着他的文字特别亲切。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