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30期】张鸣、王奇生、章立凡忆王鼎钧:战火不断,斯文不绝

2013年04月18日 15:42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提问环节】

王奇生:强势政党的转型需要自上而下的改革

提问:老师好,我的问题是这样:刚才说王鼎钧讲台湾很多问题在大陆二三十年以后出现了,那么在多大程度上台湾的经验对大陆具有借鉴意义?想请王奇生老师回答。

王奇生:说实话我根本不相信历史是有规律可循的,但是还是有点类比性,首先一点是,现在国共体制还是有很大的差异,首先是共产党的控制力,他这种能量或者是他的这种从革命到执政,这种能力是在历史上政党领域是独一无二的,是最大的能量的一个政党,这方面国民党就比较差,这样一个强势的政党他的转型就非常的艰难。

第二点是什么呢,强势的政党转型,我个人的想法就是自下而上的这种革命成功率比较小,我倒反而寄希望于强势政党自上而下的改革。自下而上成功的可能性比较小,自上而下的改革可能会好,而且包括像苏联,包括像韩国,包括刚才讲的蒋经国,因为一个强势的政权强势的政党强势的人物,这个成本是最小的,而且实际上是最有可能性的,就说我实际上不是太悲观,当然现在这一届可能看不到希望,也许下一届、下下届某一个人物突然之间很智慧很清醒的时候,这个可能性还是有的,不能说完全没有。当然还有一点,台湾的经验告诉我们,就是我们的民众也一定要推动,这个是一个刚才几位讲到,向来的执政者从来不会自愿的改革。

张鸣:很多反毛的人思维方式恰恰是中共的

提问:刚才听了几位老师的讲话,我想对于任何一个观点都不能超越当时的一个历史的局限。我想问一下张老师,土改的激进主义,除了当时共产党的问题,我们民众的问题有没有?对现在有什么启示?不能一味的夸奖另外一方贬低另外一方,包括今天我们在座的王老先生,他当时的选择他当时对于民主追求对于共产党的选择我觉得都是我们值得赞赏的。四几年的时候解放区的世界包括我们现在这个世界,除了我们执政党的问题,民众有没有一个进步和改变的过程?谢谢。

十年砍柴:有没有一个国民性的东西在里头,是吧?

张鸣:当时民众当然也有点问题,就中国的贫富问题一直都是个问题,就是他可能对阶级不是很清晰,但是贫富一直都是问题。穷的人对于富的有点嫉妒,这是常态,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当时土改是强力介入,然后动员了一些边缘人士,然后他们去这样动起来之后呢,一旦动了杀机的话,就是你要站两边了,你要不选站边选择胜利的一边,那你可能就被杀了。但谁都会自保,我觉得那种民众问题不是太大。

但是现在问题是,我们这种阶级分析观点、这种阶级意识渲染了这么多年之后,这种贫富的问题,即仇富的问题,现在比当年要严重。我们都是吃狼奶长大的,这对于人们的行为有很大影响,可能每个人都有,它会不自觉表露出来。很多人我看到他很反毛,包括国粉,但是他们的意识恰恰是不是国民党的,是中共的意识。他们的思维方式是中共的,恰恰是很极端、非此即彼的。今天问题要更严重。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