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35期】麦尔、张杰话老北京:或新或旧?是拆是留?

2013年05月23日 11:21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欢迎来到第一百三十五期凤凰网读书会。2013年5月8日晚上我们相聚在北京大学。本期读书会的嘉宾是《再会,老北京》一书的作者迈克尔·麦尔,以及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教授张杰老师。他们虽然从事不同职业、来自不同的国家,却都关心着老北京胡同的拆与建。现在就让我们跟随着嘉宾的对谈,走进老北京,走进它的美丽与哀愁吧!

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e.weibo.com/book00001)及凤凰网读书频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001)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几乎每个大城市的中心地带都有一个所谓的旧城区。这是一个落后于日新月异的现代都市的地方,长期游离于人们的视野之外,甚至因为其恶劣的居住环境,被人们称之为“贫民窟”。

60年代,政府对四合院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并统一出租,安置临时人口,从此,四合院慢慢演变成为混居的大杂院,产权混乱,人口稠密,环境脏乱,连抽水马桶的问题都不能解决。北京胡同的院落是现代化北京里的顽固疤痕,随着北京建设的步伐加快和“新北京、新奥运”口号的提出,老城成为了部分人欲拆之而后快的地方。

胡同,既是老北京民俗的象征,也是皇城帝都沧桑历史的见证者。它以一种特殊的建筑外表承载着一种特别的生活方式,两者的结合塑造了一种充满生气的文化遗产。居民留恋胡同生活,也希望改善胡同环境;专家希望保护胡同文化,而政府需要协调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保护文化这三个目标。

胡同,不是现代化过程中必须揭除的旧补丁。麦尔说,胡同的功能绝不仅仅只是供游客观光,胡同生活自成一个小天地,它的环境固然差,但却为外地人提供了一席容身之地,为城市提供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北京依然在不断地拆拆建建。如何拆?如何建?这决定了我们能够将哪些东西留传给遥远的将来。

(编辑:邓欢娜)

(上海译文 2013/4)

精彩抢先看:

麦尔:胡同承担着将外地人本地化的职能

麦尔:我的理想读者是一百年以后的读者

麦尔:胡同生活创造真正的社区归属感

张杰:民生和遗产保护如何平衡的问题尚未解决

张杰:胡同的商业化改变了文化保护的初衷

张杰:南锣鼓巷的酒吧街因SARS而兴起

往期回顾:

[凤凰网读书会第133期]王人博对话刘小枫:共和,中国的百年之累

[凤凰网读书会第132期]汪晖对话贝淡宁:城市何以安顿我们

[凤凰网读书会第131期]张彤禾、范立欣谈打工女孩:她们有温度、有梦想、有尊严

[凤凰网读书会第130期]张鸣、王奇生、章立凡忆王鼎钧:战火不断,斯文不绝

主持人:大家晚上好,,今天我们很荣幸的请到了迈克先生,他是《再会,老北京》一书的作者,他1997年来到北京,在北京这些年多篇文章在纽约时报上刊登。下面我们就请迈克尔先生与清华大学张杰教授分享一下他们眼中北京的变迁。

麦尔:谢谢大家的到来。能在这里跟大家见面,我感到很荣幸。我离开北京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所以重返北京的感觉很好。北京就像我的第二个家,我对北京很有归属感。

我第一次来到中国是1995年,我被美国政府派到四川农村。我当过和平队志愿者,所谓的中美友好志愿者,从95年到97年我住在四川农村,我是培训老师,我的普通话还受到四川话的影响。但是1997年以后我去了北京,当时我是住在上地,你们知道上地在哪吧!在九几年上地相当于农场,也没有轻轨,对我来说,那就像四川农村。

后来我搬到了二环内的老北京。对我来说,我第一次看到北京是一见钟情,我想,在25岁的年纪,无论你住在哪座城市,那都肯定是你最喜欢的城市。因为那是你第一次可以赚钱,有一份工作,第一次单独生活。我25岁来到北京时,立刻就爱上了它。我说的不是中南海,故宫或者天坛,对我来说,老北京的意思就是活的文化遗产,是一种传统生活,就像胡同的生活方式。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麦尔 张杰 老北京 拆迁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