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35期】麦尔、张杰话老北京:或新或旧?是拆是留?

2013年05月23日 11:21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麦尔:胡同居民不愿整修四合院

麦尔:欧洲西方人经常说,为什么北京人不保护它的文化遗产,不保护他们的传统建筑,因为西方大多数建筑是用石头做的,罗马、巴黎或者是伦敦,大部分的文化遗产的建筑是用石头做的。但是北京我们知道四合院是用木头做的,1955年以后,要是你被政府指定搬到大宅院的话,房租一个月只要十块钱人民币到三十块钱人民币,居民在那个时代也没有什么对房子的责任感,不愿意花自己的钱整修四合院。

对我来说在北京最大的差距不是贫富差距,而是是外地跟本地的差距。当然我是老外,我是外地人,所以我应该去派出所登记。这当然很难,因为我是第一个想搬到大栅栏住的外国人。我花了三个月说服警察。三个月后公安局给我打电话,说,奥运会快来了,我们想知道如果外国人骂我们的话,你可以教我用英语骂回去吗?后来我经常去派出所教他们用英语骂人,然后他们说你可以登记在这儿住了。

麦尔:胡同承担着将外地人本地化的职能

麦尔:老胡同大部分是贫民窟,到处搭建着临时建筑,路很窄,很多老人就怕他们打119时救护车不能进,或者起火灾了怎么办?人民大会堂、天安门广场大概离这里三百米左右,这是下一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的首都的中心,客观点来说,这里真是到了该拆除重建的时候了。

但这里又不是贫民窟。很多搬到北京的外地人,在这里逐渐地变成本地人,或者是变成北京市民。第一年他们搬到北京,他们说北京人听见我们说方言就笑我们,看不起我们。但是我看到,他们越来越变得像北京市民,他们喜欢说北京话,他们愿意交税,或者他们为小孩能上北京小学而感到高兴等等。

我们经常会问一个东西有什么用,老北京胡同的一个用处或许是为了吸引游客,但对我来说那个胡同也有另外的用处,那就是让一个外地人变成本地人或者是变成市民。纽约的皇后区也有类似的功能,旧金山、伦敦也都有类似的地方。世界很多的大城市或者国家首都,都有这样一个地方,它不能说是贫民窟,而是一个具有特殊功能的社区。

麦尔:我的理想读者是一百年以后的读者

麦尔:一开始我认为我研究的是文化遗产或者是传统建筑,但最后我发现我写的书是关于胡同的紧密的社会网络。比如说,大部分年轻人他们都盼望着拆迁,希望搬到郊区,但是大部分的老年人想留在那儿,因为对他们来说是胡同生活很方便,他们之间都认识。比如我住在上地时,对于大家来说我是老外,但是在胡同里我有一个角色,我是梅老师,我在那儿不是陌生人,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大家喜欢住在胡同的原因。我很幸运,炭儿胡同小学让我在那儿当志愿者,我教小学生英语,从四年级到六年级,所以我也可以看到这些学生的变化和改变。

原来我当过记者,我不喜欢在中国当记者,为什么呢?我每天去采访陌生人,说谢谢你接受我的采访,写篇文章就走了,我跟他们没有联系。第二天,一个星期以后,一个月以后,我不知道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不好。

大栅栏外面建起沃尔玛之后,很多人认为胡同的生活会发生巨大变化,但事实上人们仍然愿意去胡同里买他们的东西,而不去沃尔玛。城市总是在变化,所以观察城市的时候,你最好照一张相片,看看五年、十年以后有什么变化。对我来说,我最理想的读者不是今天的读者,不是今年的读者,是一百年以后的读者、未来的读者。我喜欢看老舍描述老北京,我喜欢看迪克森描述老伦敦,我写这本书的时候,就是想看一百年以后,未来人他们怎么看我们现在的老北京。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麦尔 张杰 老北京 拆迁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