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35期】麦尔、张杰话老北京:或新或旧?是拆是留?

2013年05月23日 11:21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麦尔:一双“无形”的手催促着北京的拆迁进程

麦尔:这张照片上的“拆”字大家都认识吧!奇怪的是,我从来没看到人刷那个字。在晚上,我在老胡同散步或者走路时都会看看,看看有没有人在墙壁上刷那个字,所以在书中我说,是一只无形之手在晚上去胡同刷字。在胡同,对居民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开发过程没有透明性,他们怕第二天他们睡醒离开家后发现房子快要拆了,因为你不知道你的房子什么时候会被拆掉。原来区政府和开发商为拆迁户提供一套位于郊区的新房子,但是从2001年开始他们直接发拆迁费。书里有两个人物,我的同事朱老师和一个叫老张的老北京人,他们投诉,花了很多时间走法律程序。奥运会以后,可以说拆迁的节奏越来越快,要准备奥运会,所以我的邻居都得赶紧拆。他们告诉我,装修前门大街会用传统建筑的形式,但会有星巴克、必胜客等等,类似于上海新天地的模式。

这张照片是我经常去的一家面馆和老板老刘。要是住在胡同的话,你真的不会把他当陌生人,你知道你的食物是谁做的,是谁买的等等。另外一个人物是废品王,他是来自河南的。在胡同里,他会买下你不要的一切东西,像枕头、瓶子等等。这是我最好的学生小刘,她爸爸爱养鸽子,对他来说,不管住在胡同的大宅院还是住在郊区,对他来说没有区别,能养鸽子就行。这个大娘是我邻居,第一天搬到四合院她盯着我说:“小梅,我们这儿唯一的规矩是--公是公,私是私,公私分明。”然而第二天早上五点,她随便就进我的房间:“睡醒了!懒虫,我给你煮了面条!”我说:“大娘,昨天你说公是公的,私是私的……?”她说:“在这儿都是公的。”

我们经常说要保护文化遗产,这是故宫,北京人不去故宫,门票需要80块钱左右,冬天的时候,北京人在故宫前的那条小河的冰面上溜冰,我查资料的时候了解到,清朝的人们也喜欢在紫禁城前的冰面上溜冰。当你观察文化保护的实践时,你可以把文化遗产当作死的文化遗产,但它也可以是活的文化遗产。

麦尔:第一年怕拆,第二年盼拆

麦尔:但我也想说说一些胡同生活的坏处。可以说,第一年我怕拆,第二年我盼拆。冬天早上我去打冰球,然后回家,但是没有暖气;我们不烧蜂窝煤,因为怕会中毒;从屋子里去卫生间要五分钟,在又黑又冷的冬夜,这实在是太糟糕了。所以我们自然想要换个环境。

我的学生,从四年级到六年级他们越来越胖,我们没有操场锻炼,小孩做早操,就是花了十分钟踏步,他们没法踢足球、打篮球。我理解父母们肯定希望自己的小孩生活在一个更好的环境中。现在北京的确建了很多公园,但问题是你不能用。现在菜市口他们盖一个新的小公园,然后放了个牌子,你可以看那个草地,但是不能用。

大部分的年轻人他们盼拆、愿意搬到郊区。老年人为什么不愿意搬?主要是没有人气,或者要说5年以后10年以后才有人气,但是现在没有人气,没有树,也没有做小买卖的地方,都是大片住宅区。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麦尔 张杰 老北京 拆迁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