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35期】麦尔、张杰话老北京:或新或旧?是拆是留?

2013年05月23日 11:21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麦尔:胡同生活创造真正的社区归属感

麦尔:现在前门等地的改造已经完成,问题是,这种文化保护究竟好不好?你可以跟后海比较一下,后海很多老四合院变成了酒吧或者变成茶馆等等,但是有人说前门大街变成了一个假古董。不过也有人说它变得更好了。我采访了SOHO的COO,他说,我是老北京人,我不要盖一个王府井还是西单放在那,当你看到这些老胡同的时候,你必须问自己,这还能变得更糟糕吗?北京没有一个城市规划的独裁者,类似于巴黎的豪斯曼或者纽约的罗伯特·摩西这样的城市规划师,没有一个人说,我们要做,要是你不喜欢的话我们可以吵架或者在媒体上讨论。

新北京和老北京两种生活方式,你喜欢哪一种?要是你不认识这些胡同街上的人们,他们对于你来说只是擦肩而过的陌路人,你自然会觉得这个破烂地方拆了最好。拆的理由有很多,但是在最基础的层面上说,这里看起来乱糟糟的,也很脏,感觉很不安全,最好的方法当然是把它拆掉,让它变得新起来。我想这是北京现在面临的一个大问题:我们是想把所有地方都重建成前门大街那样,还是保留原来的样子。因为胡同也有除了旅游之外的价值,这里有紧密的社会网络。世界上现在的建筑师在城市规划建设中都考虑怎么创造社区归属感或者责任感,我觉得那时候北京人已经创造了,老胡同这种生活方式,创造出了一种让你真正感觉到属于这个社区的归属感。我的演讲结束了。

张杰:民生和遗产保护如何平衡的问题尚未解决

张杰:刚才迈克讲了很多非常精彩的人的故事,我给大家简单的回顾一下房子的故事。迈克说他25岁来到北京,我是28岁来到北京,来到北京的时候北京还没有拆,大家都希望不拆,无论是我们做规划的、学建筑的、还是普通市民,和迈克今天这个情绪的是另一极,但是因为我的个人宿命,所以我对拆一直不感兴趣。1991年的时候我来到北京,就在想北京能不能换个拆法,所以今天我的很多研究兴趣都在这个方面。

今天我们如果上网看一看媒体反映的比较激烈的问题,我觉得仍然没有解决民生和遗产保护到底应该如何平衡。保护是一些人或者相当一部分人的心愿,但是落在政策都是落在一些指标上,就比较极端;民生也是很多人愿望,但是这两个东西撞在一起的时候,怎么来讲这个故事?

这张图是乾隆15年时的地图。今天很多信息都可以追溯到17世纪中叶。这张照片是美军在1943年的时候拍的北京一张老的图,这个应该说是我们最原始版的老北京的状态,但是拍这个照片的时候,是40年代中期,所以民国时的一些改造已经在照片上反映出来。

北京三四十年代时的现代化步伐是非常慢的,多层建筑直到40年代都很少。所以北京直到50年代初一直是一个封建社会的环境,那个时候人口也就是100万人口,很少,今天我们海淀区就几百万了。在建国之后,曾经有过建新城还是保老城的问题,当时梁思成先生说,可以在日本人原来规划的侨民区建新城,但是当时由于政府没有采纳。我认为,这个方案没有被采纳,的确有非常现实的政治、军事各方面的原因。因为那个时代通讯很不方便,一个新政权刚成立的时候,怎么巩固,怎么把一百万多的城里人变成政治的中间力量?很难想像一个政府花大笔钱,搞了十年经营一个新区,我觉得从管理一个政权的角度来说这不现实,这个是我个人的看法。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麦尔 张杰 老北京 拆迁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