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35期】麦尔、张杰话老北京:或新或旧?是拆是留?

2013年05月23日 11:21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张杰:过度市场化不利于旧城改造

张杰:老北京这样一个城市跟人是密切结合的。这样一个城市同时还是一个步行的城市。因为研究的关系我曾经做过问卷,调查骑自行车和步行距离的关系。我们看到其实步行和自行车是绝大多数人所采取的日常的交通的方式。

实际上住房改造80年代就开始酝酿了,但是一直没有动作,直到80年代末,政府才开始找了几个试点。我觉得当时住宅的一些政策对今天仍然是有意义的,因为那时候没有完全靠市场,90年代初的时候房地产只是一个概念,还是一个实验。但是好景不长,92年后随着土地成为一种商品,城市改造面向开发面向有钱人,所以开始搞高档别墅或者高档公寓。老北京人就没有办法,没有钱,只好在外头住,就出现了后来的很多矛盾。实际上整个90年代北京的商业和办公楼需求越来越旺盛,大的海外投资对旧城改造形成了非常大的冲击。

北京市90年代初通过了旧城保护的总图,当然今天讨论北京保护的内容要比从前多的多,在这个总图里该拆的路还很多,到今天还没拆完,但好多今天放弃了没拆,这算是一个进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北京的故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这对北京的旧城保护构成很大影响,所以相关的机构要做整改,通过这样一个世界文化遗产的缓冲区,这个缓冲区实际上要求非常严格,单从遗产保护的角度应该是很好的。但是缓冲区和保护区加起来要占到北京老城的三分之一,20多平方公里,它是一个城,不是一个单独的文物。它里面有活生生的人,你不可能把它当成一个死的东西。我觉得就是遗产的保护和民生的问题,到今天我们没有找到一个另多数人满意的结合点。

我不是说不可以改造。哪个地方应该改造、改造什么地方,实际上都是可以在社会上进行讨论的。我觉得市场经济情况下也不要一概去重复,如果我拆了这个地方不是特别好,那我也无所谓。关键是会出现这个情况,我们拆了不应该拆的房子。所以说,我们也认可市场,但是市场能不能不要对文化遗产产生那么大的伤害。

张杰:胡同的商业化改变了文化保护的初衷

张杰:对于胡同,比如说南锣鼓巷,1992年我就开始在那做调研。现在基本上是酒吧两条街,很多年轻人非常喜欢。但是我告诉大家,原来的南锣鼓巷不是这样,就是以保护的名义来讲的,我不太知道怎么去评价,但这是一个大家喜欢的生活场景,有活力,这两个又发生矛盾,所以我很困惑。南锣鼓巷现在商业化了,开店的老百姓可能喜欢,但是从专业的角度来说,保护是这样的吗?胡同难道不是变味了吗?

在座的不知道有没有去过五道营胡同,可能现在也是个比较时髦的地方,五道营90年代末基本上就是门头石墙,但现在进去一看全是店。我们能不能接受这样?接受到什么程度?什刹海也是,我们去坐在三轮车,蹬三轮的人也不一定是北京人,什么地方口音我们也不清楚,反正他跟你讲北京的故事,告诉你这是北京老胡同,你一看周围的建筑,这哪里是老北京的建筑?文化遗产保护非常重要的一个功能就是社会教育的功能,它作为一种文化教育,传达着某种信息。但我们看见这些建筑,不知道它传达的是一种什么信息。

当然中国在2008年的时候也花过一些功夫,我觉得有些工作还是不错的,放下身价,不再把保护看成一个纪念性的东西,而是跟老百姓相关,同时改善一下老百姓居住的条件。但是搭建的房子怎么处理?承不承认它?这也是一个问题。同时还有一点,我们仍然解决得不太好。现在北京有很多私房,私房小规模自身的整治、改造,我觉得我们的政府和社会是否能够协助和鼓励这个东西,我觉得是非常值得探讨的。城市作为一种生活,作为一种文化,这种小规模自发的东西,恰恰能形成最有效的机制。我个人参与过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原来就是两个军火处的厂房,因为怕这个地方失火,当时区政府也非常慷慨,就把这个地方改造了,据说没跟老百姓要钱,改造后基本大家都搬回来了。原来里头外围的大厂房,然后厂房里头搭个小棚子,外头下大雨,里头下小雨。从建设和设施来看老百姓非常满意,因为改造没要老百姓多少钱,居民高兴,而且也没有破坏老区的风貌。我心中的保护就是,真东西我们能够把它保护,老百姓的生活能够改善,使这个社会在健康中有一个充满生机的城市生活,谢谢。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麦尔 张杰 老北京 拆迁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