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视频实录]约会季承

2011年08月11日 15:10
来源:凤凰网读书

主持人开头语:各位好,欢迎收看凤凰网读书会。今天我们约会的是一位非常特殊的嘉宾,他并不是我们今天谈的这本书的作者,而是他的儿子。今年是季羡林先生诞辰100周年,所以我们特别邀请到了季承先生,和我们大家一起聊一聊他和他父亲的故事。

季承做客凤凰网读书会(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季承:上小学后,才知道何谓“爸爸”

凤凰网读书:季先生,您这一套书之前是您亲自整理的吗?

季承:对,这套书是我和出版社共同编的。

凤凰网读书:我记得之前我看过的《牛棚杂忆》是绿色的,比较薄的版本,这套书跟之前的书相比,有什么明显的区别吗?

季承:应该没有什么明确的区别,因为《牛棚杂忆》有很多版本,但是内容上来讲,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凤凰网读书:但是这个好像厚很多。

季承:纸张或者是排版。

凤凰网读书:其他几本呢,谈人生、谈佛、自传等。

季承:那就不一样了,因为每一个出版社编辑取舍不一样。上面有若干文章,有的出版社取这些,有的出版社取那些,可能有些不同,但我想大致都差不多。

凤凰网读书:这一套书的修改幅度大吗?

季承:是这样的,就像谈人生这本书,原来并没有这么一本书,这是不同的编辑和出版社把它编在一起。

凤凰网读书:把什么样的内容编在一起了?

季承:就是季先生有关人生的一些杂文。

凤凰网读书:比如平时一些零散的发表。

季承:对,零散发表的,编辑在一起,这个取舍可能有一些不一样,但是我想也不会有太大的不同。

凤凰网读书:今年的日子也非常特殊,是您父亲诞辰100周年,我们就特别想多聊一下,您眼中对于父亲的记忆,因为我觉得还是挺珍贵的,因为您也有76高寿了。

季承:对。

凤凰网读书:之前媒体曝光特别多的纠葛纷争,可能一方说的是这样一个道理,然后另外一方说的是那样的一个角度,都不同。我们今天也非常有幸请到您来,也是想看一下您自己是怎么样去(看待的)?

季承:很好,我愿意回答你的提问,我尽量把我的故事跟大家介绍出来。

凤凰网读书:首先我们就从您小时候开始。

季承:我和父亲感情的关系有一定的复杂性,因为我们的经历比较特殊。我出生三个月时,我爸爸就离开家乡到德国去留学,以后我就没有见过父亲。

凤凰网读书:父亲留学了10年是吗?

季承:10年,实际这个期间是11年。他从1935年走的,1946年回来,我当时已经11岁了。在我11岁的前半段时间,我没有父亲的概念。

凤凰网读书:那时候家里都有哪些家庭成员?

季承:家里有我的叔祖父、叔祖母、母亲、姑姑,还有我的姐姐,大概就是这么几个人。我4岁上小学以后,在学校里头接触到小朋友,大家就开玩笑。小孩有一种进攻性,他们就经常问我,说“我们有爹,你有爹吗”?用我们山东济南话就称父亲为“爹”,不大说“父亲”,也不大说“爸爸”,就是爹。我当时一听,什么叫爹啊,不懂。

凤凰网读书:之前从来没有叫过爹吗?

季承:家里没有这么个人,叫谁啊,没人可叫,而且不知道还有一个父亲,不懂得,因为是小孩嘛。所以小朋友跟我挑衅的时候,我就傻了。什么叫爹啊,不懂,我就回家问我的母亲,叫我母亲为“妈”。我说“妈,我有爹吗”?在这种情况下,我母亲就给我解释说“你有”,我说“有,在哪呢”?她说“在德国念书呢”。小时候也不懂什么叫在德国念书,德国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后来母亲说“你看看墙上的照片”,墙壁上有我父亲从德国寄回来的照片。

凤凰网读书:是一张什么样的照片?

季承:(关于)这张照片,我在我的博客里专门有一篇文章。就是我父亲坐在一个树林里的地上,地上全是树叶子。他的装束是洋式的装扮,照的这么一张像,(我母亲)说“这就是你爹”。

凤凰网读书:那时候您看这张照片是什么样的感觉?

季承:没什么感觉,就这么一个人,它(照片)也不活动。以后有小学生再问我有没有爹,我说“有,我爹在(德国)念书呢,有照片”。

凤凰网读书:在您父亲回来之前,常常都听到家庭成员对你谈起父亲是什么样的?

季承:特别是到后期,经常谈到我父亲,这里有几个原因,一个是当时二次世界大战,德国是战败国,轰炸的非常厉害。我父亲就在柏林附近的哥廷根念书,(他们会谈到)轰炸是不是轰炸到这个地方了?我父亲是不是还活着?因为中断通讯已经好多年了,没有信了;所以家里经常谈论父亲还活没活着;再一个就是父亲回来以后是什么状况,当时就有很多人说,你爹回来一定给你带一个洋妈回来,带个黄头发的女人、蓝眼睛,这个当时对我的刺激很大。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季承 凤凰网读书 我父亲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