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欢迎收看凤凰网读书会,今天我们约会一位台湾音乐人。但是我更感兴趣的是他另外一个身份,因为他是一位大老板。他曾经工作的公司有维京、百代、索尼等等。他所写的很多歌词都是当下KTV点唱率极高的,比如《味道》、《最熟悉的陌生人》。今天他还带来一本新书叫作《我愿意》,所以我很期待,看看他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故事?我们约会姚谦。【详细】

本期封面

正在加载中...

  • 练瑜伽,了解以前不了解的自己
  • 我从小就特别喜欢窥探别人
  • 被王菲对爱的全情投入深深打动
  • 赵薇和袁泉的自我部分特别丰沛
  • 从小展示员到“姚总”的迅速蜕变
  • 唱片业死了,但音乐活着

凤凰网读书会
喜欢本期读书会,请顶!

3926
喜欢凤凰网读书会,请顶!

1163
会参加或想参加凤凰网读书会活动,请顶!

6383
不喜欢读书会,请顶!

4289
 

精彩观点

《我愿意》真实书写王菲之爱

那个时候不管王菲的生活怎么样,她的角色怎么样,她愿意为这个男人做所有的事,因为我喜欢他。 【详细】

赵薇曾有过的茫然思考

那时赵薇好像很茫然的在思考自己是什么(状态),但是还没进入思考,又得穿上戏服。我特别感动。【详细】

  

嘉宾介绍

  

姚谦:最懂情人心

任何一个港台流行音乐的资深乐迷,都不会错过姚谦的佳作。《味道》、《我愿意》、《如果爱》……总有一句歌词瞬间击中你的心。【详细】

part01练瑜伽,了解以前不了解的自己

主持人开头语:各位好,欢迎收看凤凰网读书会,今天我们约会一位台湾音乐人。但是我更感兴趣的是他另外一个身份,因为他是一位大老板。他曾经工作的公司有维京、百代、索尼等等。今天他还带来一本新书叫作《我愿意》,所以看看他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故事。我们约会姚谦。
凤凰网读书:欢迎姚谦老师。

姚谦:你好,你好。

凤凰网读书:来,请坐。

姚谦:谢谢谢谢。

凤凰网读书:今天姚老师这身打扮,让我眼前一亮。

姚谦:是吗?

凤凰网读书:刚刚是跟我说去做了一个什么样的?

姚谦:瑜伽课。

凤凰网读书:平时瑜伽课对您身体方面有什么样的一些调整?

姚谦:其实我,如果有朋友注意我的微博都会发觉,每次我上完了瑜伽课都比较有想法,会发上一段文字。我发觉,今年五十嘛,瑜伽课其实三年前开始,之前非常不认真,很早很早以前就有机会,我刚进入外企的唱片公司的那个老板,他后来他创业,他用瑜伽创业,他是一个很聪明的创业者,那时候我没兴趣。这三年,最早是袁泉邀我的,她正好是上瑜伽课,我就试上了一堂,后来我发现那一堂对我有一个很大的变化,我发觉我们了解自己很多思想、习惯等等这些,但是我们不了解自己的身体,我们只有生病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的身体。我后来发现上瑜伽课有一件特别好的事情,我开始在了解以前不了解的自己,不是心理是肉体。

凤凰网读书: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

姚谦:我可以举例说,例如,当然最明显的就是腰不好,所以有些动作就特别紧,哎呀你怎么腰那么紧,我记得我年轻的时候腰没那么紧。或者过了五十岁之后,以前都没有注意到,你会发现你末端,手指头、脚指头的末端比较僵硬。可是瑜伽课你不觉得僵硬,你觉得很放松,为什么这里紧一点,你会发现这里,不只是这些,很多小的一些,例如你发觉原来你的耳朵压力有一点偏,你就只有在瑜伽课,练瑜伽课的时候,它有一点点强迫你跟你自己相处,那这也是很有趣的经验。

凤凰网读书:但是要入那种状况,就是要让自己很安静下来,然后慢慢的感受自己的一些气息,感受身体。

姚谦:对,但是这个是很难,例如像今天上一堂瑜伽课我突然就想,今天是有一个年轻的外国女老师第一次上课,我第一次挑她的课上,后来她就提醒嘴巴闭起来,她不停地提醒我嘴巴闭起来,我就发觉一件事情,我在吃力的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呢,我嘴巴会张开,要不就呼吸,要不就不呼吸,就屏住呼吸。她在提醒我嘴巴闭起来的时候,你就不会屏住呼吸了,那另外一个你尽量用你的鼻子呼吸,那其实老师上课都会说,可是你都没有注意,我忽然想到说对,我好像写过,每次写到一个难过或紧张的时候,我就会不呼吸,我有个这个习惯,虽然我歌词都是写。

凤凰网读书:那能保持多长时间不呼吸?

姚谦:我自己都不知道,就像《我愿意》里面特别是夜里,想你到无法呼吸,然后发觉我好像意思对,每次要聚焦的时候就不呼吸了,就一直下去憋过去然后它再传一口气,那你就发觉你在瑜伽课里面,你又重新在面对你自己的一些肉体上的好习惯与坏习惯,或者重新认识你自己。甚至就像说我特别会流汗,可能不容易流汗,像你在一个很舒服的环境,你知道吗?我瑜伽课我那一摊是全课堂里面最多的,你会发现那是来自于我身体的汗水,然后特别有趣,你就从中原来我身体可以承载那么多的水分特别好。瑜伽课开始跟,我一直都常常喜欢自己跟自己对话,我在瑜伽课的时候,你说你的肉体,你就像你有一个孩子一样,你就开始认识你的孩子一样。其实我这一年比较认真,甚至我最近在台北有请一个非常专业的瑜伽老师,他在研发一些,到后来你会发现瑜伽它可以帮你做一些损害治疗,筋骨的损害治疗,但是它不是什么气功之类,它只是让你更放松。因为我们医学上你哪里受伤你那里会紧张,紧张是你的身体保护你,因为你这一块受伤,所以你周围的肌肉硬起来是保护它。可是它慢慢好了,而你周围的肌肉却还没放松,所以它试这是你曾经收的比较紧,放松放松放松,放松之后再训练它有一点点肌力,因为人都是这样,你只要受了伤基本上是复原这是形容词,永远不会到原来的位置。它只是伤害减低了,它的伤痕这样,它很容易复发。所以你最好的方法让它不复发的话,就是催你那个地方能够有一点肌耐力,然后碰到外力的时候,它还可以保护一下神经受伤的地方。当你了解它这个论点的时候,我觉得老师特别好,因为他只有一年,他在台北教课,他是一对一的一种教课,他是有点从基础到一些你受伤的地方训练,因为我的腰特别不好,还有我的胳膊。

凤凰网读书:写字的人腰都不太好。

姚谦:对,长期坐,所以我就觉得其实除了学习一个技术以外,其实跟他学习,你再想向三十几岁的人,他居然可以研发这个,表示他在瑜伽里面得到很多顿悟,而且他有很多时间是安静的。我相信学习瑜伽的人大部分都是比较愉快的人,我说的一些特别在瑜伽里面得到一些自由的人,也许他们的技术需求,也许见解的可以得到一些心情的开发。所以像今天上瑜伽课,我刻意来这儿之前,哇有三个小时,我上一个半小时,我估算我有半个小时流汗的时间,没有想到今天的老师特别的放松,每一个动作休息的间隔特别长,上足了两个小时,衣服没换就跑来了。

凤凰网读书:这个衣服特别亮眼,我们说很多时候穿衣服,特别对女人来说是很重要,它能表现出我一天的心情。

姚谦:完全是可以看到的,不只是女人,现在男孩也是,我那天看了微博的一个粉丝,我常常喜欢看看别人的生活,他说为什么出门穿一条裤子都那么纠结呢?一个年轻的男孩,到底要穿多长的裤子他纠结了,他就说我为什么我那么纠结。

凤凰网读书:那就只能怪这个设计师,设计裤子的款型太多了。

姚谦:不过我觉得那个纠结不是长短,而是哪一件正好恰好的代表你,这个时候希望别人看你的方式,你纠结的是这件事情。所以如果你在衣服上纠结的话,不如你可能,我觉得有一些。

凤凰网读书:那是他在乎别人对他看法的东西。

姚谦:对,我觉得不如你让自己多一点自信嘛,因为我觉得,我相信人的年纪,现在你看我穿一个桃红色的T恤,你穿了一个紫色的一件洋装。半小时之后,我可能已经在你给我的内容,你在我给你的内容里,那个紫色的就是一个辅助了。

part02被王菲对爱的全情投入深深打动

凤凰网读书:您现在最后出了一本新书《我愿意》。我愿意这三个字可能对于女孩子来说是特别的重要

姚谦:当然当然。

凤凰网读书:在一个特别的环境中如果说出这三个字,可能对她来说是一生的改变,您怎么看这三个字,作为一个男士来讲?

姚谦:如果就我当时写的那首歌来说,其实《我愿意》只是一个表态,那个表态并不是承诺,而且那个表态不是对外,是对内的。我好像有跟朋友说过这个故事,当时为什么写这个歌,因为我不认识王菲,只是间接的听说,最近香港刚红了一、两年,一个女孩,嗓子特别好,是北京来的,然后在香港待了很久,然后不大说话,就是瞪这大眼睛不说话,也待过美国。然后我就听了她一些广东碟的声音,的确特别好特别像天籁一样,不了解她我该怎么写?其实那阵子有很多歌的压力,所以我其实写歌,经常是DEMO,就是旋律写得好我才写的。所以当时听到这个旋律我特别有感觉,我愿意写,然后又是王菲,后来制作人只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她说这个女孩特别安静,在录音室也不说话,那有一次中间要休息两天,她就不见了。

凤凰网读书:不见了。

姚谦:就不见了,后来经纪人说可能又回北京去了,那好,那我就听了这个故事,结果我有一次好像从香港过境从台北的飞机上就看到一个八卦杂志,看到她拿着,她在胡同里面拿这那个尿盆要去公厕就要倒早上,被香港的狗仔队拍着了。

凤凰网读书:太厉害了香港的狗仔队。

姚谦:可是那时候特别感动,所以那时候我第一个想到就是忘记我的姓名,那个动作我第一句想到的是忘记我姓名。后来整个意识就是说她是愿意,不管她的生活怎么样,她的角色怎么样,什么,在那时候她对自己承诺一件事情,我愿意为这个男人做所有的事,因为我喜欢他,或者因为我爱他,那时候我特别强烈感受这件事情。所以那时候写这首歌《我愿意》,是对自己决定的一个承诺。

对自己说,那当然很多人联想到I will,就是结婚时候的一个承诺,其实我觉得结婚时候的承诺大部分都是对男孩要求比较多的,不是对女孩。因为我觉得大部分的女孩,不是在结婚那一刻决定的。其实她在很早以前就决定了,然后她努力的照促成,完成到一个角色的完成,就是一个妻子的角色,进入到一个妻子的角色。其实我愿意这件事情,在心里面在很久已经就已经完成了。但是男孩可能必须要有些仪式,让他知道你得当一个丈夫,所以结婚的时候我愿意那句话,是要很严肃的跟男孩要求的。

凤凰网读书:所以才说对女孩子来说很特别嘛,那三个字,女孩子又比较感性,她不像男孩子,我之前要想太多太多。我有时候认为,就是两个人真的要在一起,是要有一种冲动的。

姚谦:当然当然绝对是。

凤凰网读书:一个冲动可能真的是说我们登个记,有冲动的时候我们今天要举行一个仪式。

姚谦:所以结婚的时候是女孩来听男方很慎重的在众人面前说我愿意。其实女孩在结婚以前很久以前,当她决定接纳这个爱情的时候,她已经告诉自己我愿意了。所以有一点对我愿意解读的差异,我是在这儿。不过你刚刚提到那些,关于女孩感性的事情,正好这么巧,这两天我在北京做宣传有一个记者,有一个女性杂志的记者,后来我回答,她有一点失落,说哎呀你的歌词那么浪漫,可是没想到你那么冷静、现实。她问你对女性有什么鼓励?我说第一个就要相信爱情是有寿命的,爱情它是有寿命,就是一年半、两年,所以你爱一个人那个爱情是有寿命。但是如果你要跟他长久相处在爱情结束的时候,你要思考怎么去继续这样的关系,而不能永远用爱情来促动你的人生,因为它是有寿命的。她觉得特别的失望我这个答案,可是我真的觉得爱情,你跟一个人你见到他,他连打个喷嚏你都觉得浪漫,顶多就是一年半,过了就过了。可是如果你真的爱他,你觉得他是可以相处的,可以相依靠、相伴终身的话,你可能要把爱情的浪漫的那一个部分,转换成很多的例如默契、信任,或建立共同的爱好,或者共同话题来延长你们的关系。你不能一直用浪漫的爱情角度来审慎那个男孩,那这样的话你一定会受损的,而且爱情绝对不是要求的,而是你要先愿意然后先接受,而不是它要达到,第一他每个月得挣两万,第二个他得把烟给戒了,第三个他一定到哪儿随时打动你。一一条件符合你才进入爱情,那是不行的,就是爱情你一定要享受它浪漫,但是你也要知道浪漫是有限的,你如何把这个浪漫结束之后把关系为正。其实爱情的浪漫之外,其实友谊也有友谊的浪漫,同志就是我们有共同理想的单位同志,都有属于共同爱好的浪漫,同志之间、同事之间,所以你怎么判断,因为爱情浪漫绝对是来自冲击的震撼。但是也有可能消逝的最快,受伤的最深,你如何把这些转换成一个更平稳,然后可以去经营的一个关系。而且是否把那个激情,我要说那种爱情中的浪漫。

凤凰网读书:很短暂的那种。

姚谦:那种是激情式的浪漫,变成一个是温和的,是有余味的浪漫,那这就是聪明的女孩可以思考的事。

凤凰网读书:是,我们要好好思考一下。

part03我从小就特别喜欢窥探别人

姚谦:我一直很担心出书这件事情对我来讲是一个过分的事情,因为我觉得我没有能力出书,我活了这五十岁,一直在书上面得到很多的乐趣跟养分,所以我觉得书是纯粹度,精神度很高的一个平台,自己还不够格,但是出这本书是来自于正好我生活一个大转换。我这七年呢,正好面临唱片不好的时候,我在想也许来中国。

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中国是一个最重要的市场,大陆、内地你就必须跟大家一起生活,因为所有的文创绝对来自人群的。那当然我必须说台湾那边有一个很好的,前面养成很好的系统在行销包装,系统上是不错的,但是如果你要,其实如果你做创作的话,音乐就是一种创作,流行音乐也是一种创作所以我花很多时间,但是没有想到一来之后,有一个很大的改变。就是我开始接触到人,我开始重新思考我的价值,甚至我对整个唱片产业有一种新的认识。就像我后来确认一件事,唱片死了,但音乐活着,我们必须思考音乐生活的模式,我以前所有的训练,受到美国的影响,逻辑版权式的影响,而思考版权是这么看的,一个唱片一个歌的价值是这么计算出来的,所以我在我的一些,我在各个专栏写歌,我还想一首歌到底值多少钱,我在思考这个问题,就像你很难界定你应该,所以我现在思考清楚。这段时间我在两地生活,在杂志,有女性杂志有旅游杂志,也有一些跟音乐有关的产业杂志我就在写,还有艺术杂志,我喜欢艺术。那我以前早期的员工他就整理一下,他说能不能让他出版,前后我折腾了他半年才答应的,那有一些原因答应,不然我这辈子重来没有想要出书,人家找我好多次我都拒绝了,我觉得我不够格。那这个内容是以他的角度编,既然同意他做了我没有太多意见,我只有一个要求封面不能放我的脸,我千万不要像别人,出本书我还拍个封面,我特别害怕。另外一个,能不能少提一下女明星,我发觉,尤其是后十年在娱乐圈里面。

凤凰网读书:我发现你给女歌手写的东西比较多。

姚谦:对,我几乎变成一个吃软饭的,就靠女人挣钱。我是开玩笑的。

如果有机会我倒很愿意去高校,一些座谈读书会我倒很乐意,我大概就这几个要求,他们挺配合,不过编辑、内容甚至后来他要求我拍照,我都配合了,连书名都是他定的。

正好我那段时间,前两年在一个新的公司,我进去做一些,其实做最残忍的事儿是做裁员整理。

凤凰网读书:一进去就做裁员。

姚谦:对,他们就是赔太多钱了,我在整理这些事情,尤其一些人事必须要整理,第二个就是所有它的音乐目录也需要整理,公司要整理。所以我在整理公司目录的时候,我就把我以前写的一些歌也顺便整理进去,因为放在一起嘛,我也想说借这个机会,因为在整理的时候顺便每一首歌写一个短文,所以有的歌是来自于那里的。所以这本书前面,为了让人家容易认识我,了解我就从歌开始,后来才进入到我的生活观还有一些对产业的看法。

凤凰网读书:我看到您应该是一个很爱读书的人,我觉得很少人会说把自己居家的照片摆出来,而您里面摆了好多居家的照片。

姚谦:对,这是他们要求的。

凤凰网读书:要求的,不是您要求的。

姚谦:我那时候就是说不要有自己的形象,其实后来有几张我的照片,拍到我的照片是后来我放松,他拍拍拍,也跟我聊天,而且他们找了一个摄影师也特别有趣是《皇冠杂志》的主编,他不是专业摄影师,然后不晓得为什么他有兴趣拍我,他是业余的他就拍,拍得特别好,然后后来我也放松了,他前面拍我的脚指头,后来开始拍我的脸,但我那时候已经放松,甚至我开始讲话了,我平时坐的姿势特别不端正,半躺半坐了看书、讲话跟他们聊天。后来拍了一些,他用了我也没意见,他们就避开不用封面就好。那么里面有一些的确,其实还有大概四分之一是我这几年用手机或者是旅游的时候自己拍的或者拍我的家人,自己拍的一些照片。

凤凰网读书:您知道一个人如果把自己居家的照片拍出来之后,能透露很多的细节和秘密的吗?

姚谦:其实心理是明白的,但是跟人,坦白讲我跟人是有点距离的,在现实生活上,那么并不是孤僻,只是我坦白讲,特别害怕,因为我自己有一个部分就是我喜欢窥探别人。例如我在飞机上,在地铁上我很习惯,如果人家没有认出我来,就会开始,从小就是这样四处打量着,其实小时候还被约束过别这么看人家,因为看人家不好意思。可是后来我就慢慢看人家鞋子,陌生的时候我就看人家的鞋子就慢慢往上看,我特别喜欢窥探别人,所以我都养成你看一个人的鞋子,你看一个人的脚指头,隐隐约约他的动作,隐隐约约测出他的性格来。

凤凰网读书:您可以做记者,记者很需要这个,我们称之为对一个人的观察。

姚谦:所以我觉得观察是个很有,我书里面也有写到一些观察倾听,其实我很多的东西,倾听是另外一种阅读,是一个很有趣的事儿。所以你刚才从我家里的照片看到那么多书,的确很多人到我北京家,和台北家都会被我的书给吓到。

凤凰网读书:而且您的书是在床头,突然列了一排,您不怕到时候会倒下来这个书?

姚谦:我也担心过,可是我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听了一句至理名言,我到现在都觉得是对的,最好的装饰家里面书跟鲜花,就只有这两种,所以我永远,我再怎么邋遢,地上,当然他没有拍到我地上的袜子,但是我只要有书就掩盖了一切了。那么当然书就怕人家去靠近你到底看什么书,不过还好我都。

凤凰网读书:艺术类的书很多。

姚谦:对,其实很多的书呢,像这种比较容易阅读的书,看完了之后,我很乐意分享,我就送朋友了,可是那种精装的美术书就会留下,所以可以看到我满坑满谷的这种艺术类的书。

part04从小展示员到“姚总”的迅速蜕变

凤凰网读书:那怎么样的一个契机让您从事现在这样的职业呢?

姚谦:流行音乐其实,其实我一毕业的时候,我是读工业设计,那时候二十出头嘛还算是一个帅小伙,然后我很快就得到一个工作再一个汽车公司。

凤凰网读书:做销售。

姚谦:做展示员。

凤凰网读书:卖出汽车等于是。

姚谦:对日系嘛,就是漂亮的新车展示空间最大的展示空间,只要有人来,他们给我两套西服,西装,我就得穿得,去打招呼,然后解释这个车的功能哪些东西,如果他需要就再安排,附近陪着他开一圈,我唯一的任务就是把他的电话地址留下来给业务员,晚上业务员就过去他家就去销售,也算是某种美男计吧,我常这么开玩笑。但是一年后我就发觉,我身体不好胃不好,验一验才知道说原来我在面对这一个,我虽然不排斥这个工作但是心里头有压力,那我容易紧张自己,那时候不了解自己,不了解自己

凤凰网读书:你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这个职业?

姚谦:都不了解,你只是生病的时候说,哎,怎么溃疡了,当然了后来我才知道不只是精神问题,还有一个是那时候在外食,其实溃疡是病菌感染的,并不真的只是心里压力,那我就休息了半年,那半年我真的,我休息那半年我天天大概看两张碟吧,一到两张碟,然后大量的看书,大量的听音乐,然后思考我决定我应该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事情,我那时候才思考这个事儿。那最后我有两周徒步的旅行,就是整个台湾从南海岸绕到东海岸这样走路,走路的过程我就决定我应该离开台南,我应该在台北找一个唱片的工作,结果很快就找着了,我很快就搬到台北工作。那么就进入这个行业了,一点挫折都没有。

凤凰网读书:太顺。

姚谦:对,我常常觉得我是一个幸运的人,我都碰到所谓的贵人,有才华的人,一路下来都是这样。

凤凰网读书:一开始进入这个唱片业是做什么样的工作?

姚谦:一开始唱片公司特别小,五六个人管财务的、送货的、制作的,然后剩下,我呢,我们新进来的就是写写稿,陪歌手录音。

凤凰网读书:写文案等于说是?

姚谦:不只,那时候还没有分工,宣传也得干,基本上就是宣传,宣传里面写文案,写文案是后来才分出来的工作,不过也挺好的,包括到录音室陪歌手去录音,你必须要销售这个东西你要去推广,到媒体对外,所以你之前就得到录音室你就得了解到底在做啥,里面什么内容,那时候就是打杂,可是还挺好的,一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做了一年。运气特好,我那时候做了一两张唱片都还算挺好的,卖的。

凤凰网读书:谁的唱片?

姚谦:那时候有一个偶像歌手叫做江铃后来我做了一张特别好的唱片,那时候我只是做一点,想法就不说了,叫《无怨的青春》杨海薇·周秉钧,它是用席慕容的一个诗名,然后它故事整个专辑是说一个爱情故事,一个大学的爱情故事,那个专辑卖的特别火,然后在台湾,后来我就有机会,另外一家更大的唱片公司,在同一栋楼,有一天突然就找我说你愿不愿意来我们公司。

凤凰网读书:挖你了准备是。

姚谦:对,那时候我有点困惑,因为那时候台湾最红的一个女歌手是从大学生,一出唱片就火了,叫张清芳。

凤凰网读书:我知道她。

姚谦:那时候张清芳正好是红了,正好面临一个挑战的事情后来她还是留下来,在过程里面跟老板之间有一点点尴尬,所以他们觉得这个时候需要一个中间缓和,而且能够比较面面俱到的人吧,他们挑上我了,后来我才知道。我那时候还困惑,为什么挑上我了?但是我就接了我觉得挺好的。那时候我就开始介入到控制的角色,就是说艺人要什么,我建议艺人什么,然后告诉老板这样好不好?老板就授权给你,那时候我还是比较深入介入唱片。

凤凰网读书:有点像经理人的角色了。

姚谦:而且一开始就弄一个台湾最红的女歌手。那张清芳人很好,比我聪明,虽然年纪小,很聪明,EQ比我高,我在那里也学了很多,那么那个过程我后来事后我就问说,当时你们怎么找我了呢?他们说,我们探了一轮,所有的女记者都说找姚谦吧,他是个笑面虎,EQ够高,所以就这么,都一直很顺利,你想想,现在这个行业一年我就可以介入到唱什么歌、写什么文案等等的这些,而且还是很重要的一线艺人,所以这个对我来讲,我一直都很顺利,而且那时候艺人也跟我处的好,那个老板也跟我处的好,所以我在那家唱片公司待了十年,那十年我们做了特别多的事,甚至我也做了伍思凯,那时候优客李林新人,那时候也找了江淑娜,到目前为止台湾唱片的纪录就是江蕙的一张闽南语唱片过了百万张,那时候完成了很多事情,然后我们台湾第一次会跑到美国去录音也是那时候我们干的。

那时候还有蔡琴后来也加入我们,我觉得那时候是一个很大的团队特别有趣。

凤凰网读书:是,所以刚才找到答案,是因为您是笑面虎嘛,可能你的笑容就感染了很多人。

姚谦:那时候还算年轻算帅小伙,现在年纪大了笑也没用了。我说个笑话,我在做《围巾》的时候,大概十年前吧,大概是那个时候,其实那时候唱片已经开始下降了但是还是挺好,《围巾》的时期我决定全部都是从新人培养,所以江美琪、萧亚轩……

凤凰网读书:夏卡拉是非常厉害的人物。

姚谦:对,唯一成名的艺人只有林忆莲,其实坦白讲那时候工作压力特别大,都得东奔西跑的跑,国内、大陆、香港、新加坡、加拿大就到处跑美国,《围巾》又是英国,英国的跑,面对艺人每个歌我都得盯,所以那时候常常进入思考阶段,后来我发觉那些人呢像江美琪,当然你说夏卡拉我就要说,夏卡拉我还下个歌给他了,他说谁是夏卡拉,我说你不知道夏卡拉,他说我不知道,我说好吧。那先别唱,我看怎么样让你知道,结果后来工作人员跑过来说,江美琪在外头痛哭流涕,哭的,我心想怎么办呢?

凤凰网读书:为什么哭呢?

姚谦:我就很困惑,为什么哭呢?我那时候心想,我找一些人说给她,好吧这是一回事。有一次萧亚轩不知道什么事情,我就让她进办公室跟我谈一下,反正一会儿我的秘书说,萧亚轩在楼底口又哭了两个小时了

凤凰网读书:萧亚轩也哭。

姚谦:我说怎么每个人,进我的办公室开个会就得哭个两个小时,这是怎么回事?其实我真的很困惑,后来我发觉年纪慢慢长了,我们永远只记得25岁、30岁,我到40岁,而她们都是孩子。第二个我发现一件事情,特别提醒过了40岁以后的人要注意。叫法令纹,所以过了四十岁我们想事情不像以前一样,我们想事情会撇嘴,所以我每次沟通只要严肃一点,慎重一点我就会撇一下嘴。

凤凰网读书:是不自觉的行为。

姚谦:对很多人觉得是姚谦,谦哥不高兴了,姚总不高兴了,真的没有。所以后来我就学会一件事,每回跟人家。

凤凰网读书:爱笑。

姚谦:第一个我就随时提醒一下,有时候你笑的不灿烂,人家会觉得你轻浮,后来有时候我就会特别年轻,因为我发觉人家不当只是个平辈的,你不高兴无所谓因为你是我朋友。但是我终于明白了,我对萧亚轩来讲我是父侄辈,所以只要晚个(00:45:25英文)的人我都会特别跟你说,有的时候,谦哥不笑,并不是我不高兴,是谦哥老了,所以不会自然往上,但是绝对没有不高兴,只是我的年纪比较大而已。

part05赵薇和袁泉的自我部分特别丰沛

凤凰网读书:我们刚才谈到更多是您在台湾做这部分,我们现在回到大陆,因为后来包括赵薇的唱片,还有袁泉的唱片《孤独的花朵》真的是口碑特别的好,我那时候我记得我还在读书吧,然后就去买《孤独的花朵》去听。

姚谦:谢谢你。

凤凰网读书:然后后来我们刚才说的刘烨,您是怎么去发觉这几个都是演戏派的。

姚谦:其实刚到中国的时候,那时候我曾经第一个做的是,坦白讲我那时候在交界的时候,我刚做完了刘若英的第一张专辑,刘若英那时候跟我有概念,都想更多的先是在中国。

其实这段时间,我回答为什么给演员,其实我进来第一个就是整个大环境的问题。我必须说国内没有歌手有表演者,那表演者更多是在戏剧类,舞台剧电影院,那歌手有,其实可是我后来发觉其实在国内的歌手挺辛苦的,他是为媒体服务,他不是唱给群众的。

你发觉它就是一个表达工作替电视台,替需要表达的事情他才唱那些歌。你看春晚很多的歌都是上面要求的歌,我没有觉得那是对或错,所以他们已经习惯表达别人的歌,那为什么台湾的音乐是歌手跟他的作品都是他,跟他有点关系,而且作品甚至有些商业的思考之后,跟群众也有关系。可是那时候国内发觉很多的音乐表演者,他只是一个传递讯息的人,他也许一成名那个歌,跟自己有关系,一成名他就变成一个传递者他传递的东西经常跟群众一点没有关系。

凤凰网读书:脱离了。

姚谦:我这个没有批判,可是这种久了之后会慢慢失去了某些自己的部分可是演员我就觉得,哇,跟台湾很不一样,我觉得国内一些舞台戏剧表演者,他受的基础训练特别好。

凤凰网读书:而且我们是有那个学校。

姚谦:对,而且那个系统特别好,所以你会发觉他们有很好的基础训练,还有一些戏剧者好优秀,一些很好的戏剧表演者,他们自我的部分还挺,因为他们懂得这是一个竞争的,其实同一个角色你演跟我演是不一样,我觉得这个部分在国内是很好的,在台湾这个角色那些偶像男演员谁演都是一个样子真的

凤凰网读书:比较模式化了。

姚谦:很严重,或者是从港剧里面复制一个,其实很严重最近你看一些电影,三十岁那些长的特别帅,到一线的男演员都有这些问题,很严重的问题,甚至一些女演员,我倒比较高兴,在2000年初的时候,碰到赵薇她们这些。因为很多人说,你为什么跟陈好合作?好像不太搭,我说陈好是我来中国以后发觉,是属于中国女人的内跟智慧另外的一种表演法。因为我们好像很习惯,一线捧的是玉女,清纯或者是无知坚强的宿命观,可是我觉得她再往前,何赛飞再往前到巩俐越来越颠覆这种传统对中国女人

凤凰网读书:大女人那种。

姚谦:对,她有一点性格,而且都是山东人,其实你再看早期林青霞也是用这个角色出来的,她有一点点,她有女性的外在还有一点点男性的性格,我觉得是挺有趣的。回到我那时候赵薇、袁泉最早会选她们两位合作,是因为我发觉他们在自我部分特别的丰沛,赵薇也是我那时候跟她讲话她回答我的话。那时候人家撮合我们合作,其实我也不大愿意,她也有一点茫然为什么,又要唱歌。

凤凰网读书:那时候还没有唱歌吗?

姚谦:那时候她曾经唱过像儿歌的一些歌。

凤凰网读书:我知道《波浪鼓》那些。

姚谦:对对对,然后她就说我想唱摇滚,我说我想一想,我跟她聊,我发现她每次回答的东西特别的抽离,她一个状况是飘浮着,一个很强烈的自我和没有自我之间。

凤凰网读书:她好像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

姚谦:第一张专辑为什么我定名叫《飘》我觉得她的精神状况在那里,特别有趣,所以那时候我说她放弃摇滚,她也接受,因为我发觉她用字的方法不太一样,从文字阅读上说话的用字,我说你,我说你喜欢做笔记吗?她说没事就随手写东西,我就给她一个本子,我说你随时写我来弄,所以那张《飘》很多文字,有一些文字是我从她写散的一些东西,再把它整好放在。

凤凰网读书:是让她在什么样的空间,随意写吗?

姚谦:对,我就说她有随手写东西的习惯,我就让她做这个,那个时候她正好在拍霍建起的《情人结》,我一直印象深刻,后来我就隔一段时间去,然后我就,她说你有写,她说有啊,我特别深刻的一件事情,就是特别像她,一个太早成名的女演员,她的过程她的身体。她说穿上这件衣服变成了一个人,脱下这件东西,又穿回那件衣服,我的生命好像是在穿脱穿脱大概是这个意思,你突然感觉到她好像很茫然的在思考自己是什么,但是她还没有思考进入,她又得穿上戏服了。我特别感动,那几句话,然后你看她,她经常就是,她可以很冷静的跟你聊人生理想,但是她很快就必须拉回去她在戏里面,她必须变成一个激烈的。

凤凰网读书:变成另外一个人。

姚谦:对,她很快又回来的时候,她又重新面对。然后,后来我碰上袁泉,又是另外一个女孩子。她是一个。

凤凰网读书:那时候是孟京辉的戏。

姚谦:对,那时候我不认为她,是安排才认识,我只认识刘烨,刘烨特别可爱、单纯他像个孩子一样男孩。袁泉是有一些,我发现袁泉是对自我的掌握,对自己的了解,和对自己的尊重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人。

凤凰网读书:她很有定力,我能够感觉到她那种定力。

姚谦:非常,别看她那么纤细。说个故事吧,《孤独的花朵》是第二张专辑,我先说为什么给她出,那时候很多人讲说要她出唱片她没有出,她能唱大家都知道,因为她的音乐剧她都能唱能跳的,她为什么不出?她是说因为她怕对不起人家,因为你要出唱片她是投资的,她如果要出唱片,她唯一想要的原因只有一个原因为自己人生留一个纪念才会录一个专辑。我想了很久,我说好,咱们用这个目标,她说好。因为她特别喜欢江美琪的专辑,我说好我们就合作了。

姚谦:我后来自己做的时候,袁泉是一个很好的表演者她也了解我的创意,她进入得很好,但是我觉得袁泉自己并没有很明显,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袁泉的话很全面,我希望这个专辑跟袁泉更有关系。所以我给袁泉一个摄影机。

凤凰网读书:让她自己去拍?

姚谦:自己去拍,然后我设定四个城市,每个城市基本上待半个月两个礼拜,然后我当然设定了这个城市,我会挑好音乐人,你就过去跟人家相处,录完三首歌吧。

凤凰网读书:得花两个月?

姚谦:不,其实前后期她真的待就是只待两个礼拜,但是我们前后要做很多准备,例如这些音乐人过去我定位在哪里,可能她到了她会住哪里,出没的地方录音室是谁,有哪些她不懂,我们期待有一些什么,这都要做一个很大的规划,所以她去的时候她得穿什么样的东西,发型都要定位好才去,因为前后都得到三个月才能完成一个东西。第一站我们到了台北,是台北的冬末初春老是下雨的日子,后来去回来拍给我的东西,全是孩子,地铁上的孩子,街上走路的孩子,墙上面婴儿的海报,拍了一堆孩子。

凤凰网读书:我突然想到,我去年底去看田导的,田沁鑫导演的话剧,然后刚好,我们有几个朋友都碰到袁泉,然后袁泉就特别开心的拿出手机,我们以为她干嘛,她开始给我们看她孩子的照片。

姚谦:可好玩儿了,那时候她还在谈恋爱嘛,谈很长的恋爱,我说哇你都拍孩子啊?她说对,我真想有个孩子。

她也没说,录完了专辑出了,她赶拍了一个电影,把那个合约解决掉了结婚、怀孕、生小孩,两年完成。后来我终于明白,她其实她对自己是有某种程度的,自我掌握的自信,她决定一件事情她就会认真的做,而且她永远一次只专心做一件事情。

凤凰网读书:她不但有规划,还有很好的执行力。

姚谦:对,而且她还有,她每次只做一件事,专心的结婚、生孩子,那天我的签书会她来了,她现在的生活就是带孩子。

part06唱片业死了,但音乐活着

姚谦:我那一阵突然说老天爷叫我退休,其实我去年底就整个退休了,那因为有一些人生的想法。

凤凰网读书:什么样想法会让你退休?

姚谦:第一个我常在思考,第一个我擅长的产业、我擅长的事情,那如果用唱片产业,唱片结束了,现在唱片真的死了,不用真假了。

凤凰网读书:您说的实体也没有。

姚谦:我觉得死的意思是说,你不要回头去看,唱片就好像说是一种可有可无的载体,但音乐是活着,

你要从音乐思考,那音乐思考的时候,我又在思考我这么短的时间,一张唱片卖的好,我特别高兴吗?一个人红了我特别高兴吗?后来我发觉如果有一件作品,不一定是我的作品被人家接受,或者我推了一个人,我觉得那种存在感是特别好的,我后来发觉我好像最适合一件事情叫做桥。就是人家因为经过我,什么事情经过我而得到了。

凤凰网读书:付出了一些事情。

姚谦:对,那我觉得如果用桥这个角度来思考音乐产业或者是文化产业的话,我应该怎么办,第一个要勇敢的离开唱片所以我去年是约满就决定,约满完完整整的离开唱片这一件事情,第二个我觉得音乐可以继续,音乐并不是为了唱片服务音乐可能就是为了你的创作复杂,第二个也许,那你不是在音乐一首歌、一首歌多少,而是在音乐造成的一些感受而群众愿意怎么给你,而来思考,你不要用唱片的逻辑法,产业法去计算。所以我现在的做法就是不在一个管理系统上,最近我比较支持就是吴彤,我把我曾经在唱片得到的一些方法和一些工作的方式来促成一些事。像吴彤最近有一个很大的汽车代言,很好的一个品牌的汽车代言,其实就是这半年努力的结果。本来他们只是,那个汽车是一个非常有,负责推广的人是非常有国内,我难得碰到企业界那么有对自己中国文化有那么多的责任感,他经常从客户那里争取一些费用赞助一些例如说森林保育的人或者一些文化的人才,他是想赞助吴彤去一些偏远的地方采风,我把这个采风慢慢谈成了一个代言,将来那些钱不是进口袋就挣这个钱,就是我们可以出来更多的采风,甚至可以办几场采风以后的音乐会,然后我们的音乐提供给他广告使用,然后我鼓励他除了明星以外,你们也思考一些有思考的、言论的意见领袖来变成代言人。其实群众已经有很大的变化了,他应该,他慢慢要不他就要一个漂亮的肉体,广告的角度,要不他要一个真的是他认可的思考者都是有说服力的代言,所以他们这次请了冯导演,杨丽萍还有我,我推荐杨丽萍还有吴彤,这两位是我的意见。

凤凰网读书:这相当于是一个桥梁的作用。

姚谦:对,那这个案子挺成功的,那我现在也想积极,因为明年的思路又会来中国,我还蛮喜欢替他争取一些资金的。

凤凰网读书:我特别认同您刚才说的,因为这几天看新闻也看到您说的,其实我们的音乐其实是还活着的,我们可以随处看到音乐,你看看网络上面音乐这一种,大家都在网络上去出,现在大量出EP,对吧,我觉得有的朋友会说好痛苦,做唱片的朋友说,好痛苦每天就只出个EP,这么几首歌嘛,EP也出不了多少歌曲,然后大量的在网络上去做营销和推广,包括您刚才说的这种企业的文化和品牌的文化这种结合的力量,其实都缺少不了音乐,它的感染力太强了。

姚谦:对,其实我现在一个说服,坦白讲我们音乐彩铃音乐那是品味造成,因为过支持它所以造成我们现在,中国最盛产的就是彩铃音乐,我对彩铃音乐没有意见,我觉得都有群众。

凤凰网读书:可是因为彩铃音乐而造成的这个实体业它其实是消失掉了。

姚谦:我觉得无所谓,本来实体就应该消失的,我必须诚实的看,那只是说中国的音乐只有这样的彩铃音乐吗?那只有《爱情买卖》吗?当然不是,那周云蓬呢,周云蓬很难放在那样的平台。

凤凰网读书:是,左小诅咒。

姚谦:甚至有更多、更好的东西,那当然或者通俗一点,为什么中国没办法出现一个张惠妹、李纹?我觉得平台有很大的问题,因为平台没办法承载这样的东西,它可能承载的是可能宋祖英女士,韩红,它可以承载的是这样,所以就产这样的音乐,我们说没有优胜劣汰,我都没有说比较,只是我们如果越开放的,就是说我们如果要更丰盛多样的花朵,我们就应该有个更开放肥沃的平台嘛,所以我还蛮期待有一些平台的变化,因为我知道有太多优秀的人才在,而且是有文化使命的,有深度的,甚至说娱乐也够娱乐的这一帮大众,大家会讨好的,我觉得群众会决定这些事情,所以音乐在这个阶段,在中国国内现在是还是一个,是被掌控的时代。所以也不担心,我不担心,因为就像昨天我还听那个周云蓬的音乐,还觉得特别的舒服。

凤凰网读书:周云蓬后来一张唱片其实特别好。

姚谦:他把一些古诗词对照特别有意思,我下个月可能在台湾有一个文学的演讲,我就要特别把,他们希望我谈的题目是诗歌从古诗到新诗跟流行音乐的关系,我特别想把周云蓬拿出来,他是一个太好的例子。

凤凰网读书: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就是您认为刚才我们谈到颜色,最后一个跟音乐相关,您认为音乐对您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色彩?

姚谦:很多色彩,因为他就是一个平台,就像说你说文学是怎么样,电影是怎么样,他可以容纳各式各样的东西,那如果说你,我大概要了解你要问的东西。音乐对你来讲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个情绪、一个状态?我觉得他跟书本很相近,跟美术很相近,其实我都会觉得,对我的生命来讲,他们就是一个,你要说阳光、空气水吧,那我就是阳光、空气、水跟文化,音乐是文化里面比较愉悦一点点。我反而觉得文字是最中心的,电影是最悲伤的。

凤凰网读书: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访问。

姚谦:希望对大家有点帮助,好下次有读书会约我吧。

凤凰网读书:好,谢谢姚老师,谢谢您。

姚谦:谢谢。

(本期主持:曾宪楠)

往期回顾

特约书店

联系我们

电话:010-82068179 邮件:mapj@ifeng.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通惠河北路郎家园6号郎园文化创意园8号馆 凤凰网读书频道 “凤凰网读书会”
邮编:100022

本期策划:马培杰 编辑:赖鑫怡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