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读书会”约会林奕华:用戏剧为这个荒谬时代把脉

2010年05月04日 14:37
来源:凤凰网读书

编者按:

5月1日是“凤凰读书会”第一期,本期合作书店为单向街书店,我们的对话嘉宾是香港著名创作人、导演、作家林奕华。

在单向街书店,人满为患,很多读者只有坐在楼道上,或在一楼聆听,有的读者甚至在中午提前占座。作为读书会主办方,我们对于所有读者、书店以及林奕华的支持表示感谢。

这期现场实录主要是由《单向街》杂志书(第二期)发起“先锋已死”的探讨,林奕华先生借此总结了8年来从“进念二十面体”(包揽了香港最优秀的一批文化人物)到“非常林奕华”的整个创作、思考历程。从戏剧反思当下及现代生活。特别可贵的是,林奕华与读书会的读者分享、探讨了几个作品片段,并特别说明这些片段在未来可能都无法再有机会看到,所以,当下就意味着好好珍惜。希望大家可以通过实录再次体会和分享那份收获。

(编者:曾宪楠)

《单向街02:先锋已死?》 郭玉洁[主编]  宁夏人民出版社  2010年4月出版

幸福和罗马是一样的,都是一天建成的

郭玉洁:欢迎大家来参加“凤凰读书会”,大家可以看到,夏天已经来了,可以经常出来玩儿,我知道今天其实在北京有很多有意思的活动,但是还是有这么多的朋友来这里,非常感谢。首先要讲一下,为什么我们会有这场读书会。我就是这本同名杂志书《单向街》主编,第一期是在去年出版,第二期刚刚出版,这期我们讨论的主题是关于话剧,题目非常的耸人听闻,叫“先锋已死”,我觉得我们要讨论一个问题,就是在80、90年代,中国文化的理想主义和先锋的年代,大家在探索一些新的形式和新的思想--我们的生活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呢?在二十一世纪,我们特别想去看那些先锋的导演,像林兆华、孟京辉、田沁鑫、牟森他们这些人在做什么,尤其是在北京,话剧市场又重新的繁荣起来,我们有很多的小剧场话剧、商业话剧,我们在这些话剧里面看到的是什么?同样,我们用一个耸人听闻的副标题表示,我们现在还没有伟大的作品,所以我们想做一系列的沙龙,与一些戏剧界的创作者们一起来讨论这个话题。接下来的时间要交给林奕华先生。我可能不用再介绍他,因为介绍他也太复杂了,他的身份实在是充满了太多的名词,现在有请林先生。(掌声)

林奕华:谢谢大家,今天天气非常热,大家挤在一块,令我非常不好意思,很幸运能够来到北京,因为有演出的原因,一年会来四五次,但是每一次都是匆匆忙忙的,来了,又走了。会交新朋友,但是也没有很多交情,这些朋友好像都是在一个名片上头,今天看到大家,也不知道在街上遇到你的时候算不算是一个朋友,有很多事情在于不见得说要常常可以见面,但更重要是留下了一些记忆,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做戏剧的原因,如果你有这个热情,如果你觉得你很关心他人的话,那么你做一个作品,一千人来看,八百人来看,四百人来看,五十个人来看,到最后即使大家并不真的认识,但是作品能进入到每个人的心灵,那这个关系就已经建立了。我知道,在今天以前这家书店也举办过很多的讲座,但是今天这个讲座和以往的讲座不一样。因为戏剧与其要拿出来很空泛的谈,不如让大家谈,我今天挑了一些片断出来,希望大家有这个耐心去看在过去八年来我所做作品的一个过程。这八年来所做的作品,可能大家看起来都是一脉相承的,八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自己也觉得一晃眼就过去了,我今天给大家看的是2002年始的一些作品,有些比较短,有些比较长,我不会在中间做太多的解说,只是,在座的各位可能要辛苦一点,如果你觉得太辛苦的话,没有关系,将来有机会再看,但是你还能凑合看下去的话,我非常欢迎你留到最后,所以我们彼此的交流可能要等我们看了这个片断之后再开始,希望大家不要介意。我想大家看下去的话,也许比较注重找到他们之间的关系,比我说在前头要合适一些,所以我们先看一个短的片段。

这个作品叫《大娱乐家》,是我2004年的作品,导演除了我之外还有香港“进念二十面体”的胡恩威,大家看到这个片断大概只有五分钟,它呈现的背景就是我们演出场地--香港文化中心的歌剧院,它是一个有1600座位的剧场,这是第一个我想跟大家说的。第二个我想跟大家说戏里面的演员,这部戏它总共演了两次,每一次它都是满座的,第一次我记得好像是五场,第二次是八场,所以相对来讲,差不多有两万观众人次的一个作品。它的演员主要是梁咏琪和詹瑞文。我想大家都知道梁咏琪是谁了。而詹瑞文就是香港演艺学院的毕业生,他现在在香港是很有代表性的一个舞台、电视、电影的演员。这个片断里面大家不会看到梁咏琪,但是你会看到蓝奕邦,你会看到惊艳的一个演员,叫陈浩峰,然后你会看到詹瑞文。

(欣赏片段)

林奕华:这就是《大娱乐家》,如果大家看过最新一部作品《生活与生存》的话,你会发现舞台上也有个楼梯,从我大概11岁开始,吸引我的就是舞台里面有一个大楼梯,我发现我整部戏都在看那个楼梯,因为我在想象这个楼梯到底通到哪里去。大概戏里很多角色都会说我现在先上去怎么怎么,然后上了二楼之后开个窗,所以楼梯对我来讲一直都是很有吸引力。其实楼梯在舞台上呈现或许与在电影里面呈现是很有关系的,因为最早“百老汇”、“好莱坞”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所有的歌舞片一定有楼梯。人需要希望,“希望”的意思就是这个楼梯可以把你带到更高的地方,让你在高的地方往下看的时候,自我感觉会良好。我11岁的时候也许不会想到这个,但是后来到九十年代,我会发现原来现代人非常非常需要楼梯,即使这个楼梯是一个非常抽象的精神上面的一种追寻。接下来我会让大家看另外一个片断,这个片断是2003年的一个戏,叫《GILIGURU揾食男女》,当时我跟胡恩威说,所有人都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像昨天我们去北京茶餐厅,有一个客人就对一个服务生说,“服务生,来杯水”,服务生说等一下,那个客人马上说,“马上要”。我听了好爽,因为他说马上要,真的就马上得到。因此,最近我在做我的新戏叫《远大前程》,我用了一个标语--幸福和罗马是一样的,都是一天建成的。大部分现代人很希望得到的就是按纽,所有东西就像你的电脑,像你的围脖,一按它就发生,所以这部戏我们用了一个形式--在两个小时里,充满了两分钟的段子。观众不用等太久,不用丢掉,不用过程,两分钟就是这个过程。它就是荒谬或者比较荒诞的一个情景,我现在用五分钟左右的时间让大家看两段,第一段叫做“嫁给有钱佬”,这是广东话,大家可能要看字幕,不好意思。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林奕华 戏剧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