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读书会”约会林奕华:用戏剧为这个荒谬时代把脉

2010年05月04日 14:37
来源:凤凰网读书

林奕华在凤凰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追求幸福意味着追求平庸

(欣赏片段)

林奕华:这个剧场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墙壁,所以刚才大家在录像中间看不到墙壁被慢慢拿掉的过程,但你会看到很多的投影,如果你在现场的话,感觉有点像被丢进了另一个世界,它有一种立体感,整个人被吸进一个虚幻的环境,同时,你听着这些有限的情歌歌词,但是在你面前一直有一些停不了的幻像,我就觉得将来的人谈恋爱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好像你到一个DVD店,买一个碟回家,里面就是你想跟他演爱情对手戏的男主角或者女主角,然后就带上所有的gear(装置),进入到那个世界,你讲你的台词,他讲他的台词,又放下来,再另选一个新的。我觉得人跟人之间不再有什么互动了,应该会跟机器互动,因为机器不会挫折你,即使挫折你,他会给你一个透气的空间。如果两年后不会是世界末日的话,其实我们还是在追求自己在一个最安全的境地。现在很多人谈恋爱就是第一件事情不是说自己付出什么,而是说自己要得回什么,或许怎么样付出才是最安全的,这是大家很普遍的对爱情的一个见解吧,好,正好黄耀明出来。

(欣赏片段)

林奕华:有些东西很有趣的。大部分男人觉得自己是不会痛苦的,起码他不会让这个痛苦被人家看见。当一个男人承认痛苦的时候,其实他已经被认为是一个弱者了,他有可能被阴性化。大家看到的这个戏就是改编自跟它同名那本书,就是罗兰·巴特写的。罗兰·巴特是一个同性恋,他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有非常非常明显的表述,或许是一个精神,就是失恋,也就是因为失恋而开始思考很多问题,因为失恋或他单恋的对象拒绝他的同时,也传递出很多很多的讯息和符号,所以每一个他得不到回报的感情的对象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动作都会想很多,所以我的很多创作都是来自于失恋。如果一开始我就得到我想要的对象,想得到我要的东西的话,今天也许我不坐在这里,也不知道在哪里了。刚才讲到的那四种痛苦,最后一句我觉得最有趣--因平庸而痛苦。平庸,在很多时候用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是个正面的东西,叫幸福,所以很多人在追求幸福的时候,他不知道他其实在追求平庸。平庸的意思就是说,我好像没有做什么事情,没有特别的一些让人家记得的东西,但自我感觉良好,我很快乐。很少人说他一个人找到幸福,他必须找到对象才找到幸福,我们的社会起码是这样子,不然的话不会有“洗发乳”。那些商品常常用幸福来吸引人的时候,就是你用了这个产品之后会吸引对方,于是你就得到幸福,所以幸福这个东西还是有交换条件的,但是交换条件是建立在什么上面,也许就是像我们今天看的这几个片断,一个就是你的个人吸引力,我们通常讲的就是外在的条件,你的外表。第二就是你的身份地位。还有一个东西就是如果当你都要用这些外在的东西来吸引别人的时候,我们也把这些东西放回罗兰·巴特理论里,他这本书给我的感觉就是你还是把自己放在一个比较被动的位置,把你放在被动位置的时候就是你的主体不在你自己身上,很有趣,现在好像越来越多的女性可以掌握到这个社会或这个时代的发言权,但是女性最后还是说她们害怕成为“剩女”,害怕成为“大女”,她们害怕嫁不出去,也就是说,即便她已经有主体了,她还是要找一个主体来,然后她才觉得自己是个个体。接下来我想让大家看的是一个《水浒传》的片断,一般来讲,都认为男人就是有主体的,但是对我来讲不见得,因为在不同的时代,男人对自己的定义也会随着这个时代的变化而更改。因为我们有一些传统的定义,而很多人觉得自己没有办法符合这些定义,他就会产生很多的矛盾。我常常说,我们在看一个戏剧的时候其实是在看一个时代的荒谬,所以《水浒传》对我来讲是一部喜剧。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林奕华 戏剧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