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七期:“拉森现象”里的杀手规则

2010年06月17日 15:48
来源:凤凰网读书

止庵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人民文学出版社)

同性恋问题是这本书被关注原因之一

止庵:电影里和这部分有一点点区别,凶手那部分描写是隐在后面,只是发现尸体。但是龙文身的女孩这部分都如实拍了。

我觉得陈老师说的内容真的是很有意思。这本书很难说它是一个经典之作,但是一个有利的作品,确确实实也是一个现在很受关注的东西。它跟一些老的欧美人一直在想的一些问题是挂钩的,有点原罪的意思。他们曾经是这么做,到现在,还是这样。

关于这本书和推理小说、侦探小说的关系,可以跟大家说一下心得。我刚才说,这个小说比较难定义,因为它是很多因素在里面。这本书是一个记者写的,不一定是一个文学技巧特别娴熟的作者,但是他确实写得很好看。你要说它本身作为推理小说这个因素来讲,甚至都不能说是一本很好的推理小说。但是推理这部分很重要。

总的来说,这个小说揭示的还是瑞典或者欧洲,或者是整个西方的一个现实状态。特别是刚才陈老师强调的一点,主人公也是一个记者,又有愤世嫉俗的那么一个女孩,他们确实表达了对现实社会的非常不满。这本书是一个侦探小说,但是一个记者做了侦探专家的事,也是一个不合法的身份,警察没起任何作用。所以,我觉得这个都是有寓意的,作者对于现代这套东西是不相信的。

有时候,咱们讨论一个畅销书,经常会预演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我们没有这样的书?其实一本书畅销有好多的因素。比如说丹·布朗,丹·布朗是丹·布朗的畅销方式,《哈利波特》是《哈利波特》畅销方式,《龙文身的女孩》也有它的畅销方式,畅销结果是一样的,但是他们的原因是不一样的。

我觉得咱们可以撇开话题谈,就是我们怎么会没有畅销书呢?或者我们怎么做不到这种程度?这本书的方式与那两种方式有点不太一样,它有一样之处,就是刚才陈老师提到《圣经》--实际上跟历史是挂钩的。另外,瑞典一百多年的历史,它在这里面都关注到了,它提到了好多瑞典有名的企业家、新闻人物、艺术家,我估计把这本书给瑞典人看,会比咱们兴奋多了。

但是这本书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靠一个直面现实的书也能做到畅销书,不一定非得是丹·布朗的方式,或者是《哈利波特》的方式。他确实是用心构思了,把这三个弄在一块。比如说,这两个主人公怎么最后变成一拨了?这个不是很容易的事。开始是这个记者败诉之后,使得那个公司托了一个调查公司调查这个记者,这样就把他们搅在一起了。等记者找一个助手的时候,就找了这个龙文身女孩,拉森确实用心了。

咱们现在的书做不到畅销,我觉得是前面说的两方面都不够。第一个就是咱们写不出一个好看的书,这点很重要。除非有一种情况可以做到,就是文以人传,一个太有名的人写什么都能做到有吸引力。

我举个例子,比如,马尔克斯后来的书也不一定都好看,但是他地位太高,他写的任何书都被大家所期待。刚才说丹·布朗,还有《哈利波特》的作者,原来都不是有名的人,他们的书就是有这么一个因素--我觉得真是做到写得好,能够吸引人的眼球。

陈众议:止庵已经看过另外两部电影,可以让他讲讲后两部女主人公怎么来发挥作用。这里介绍的女性,不同于过去以往欧洲的理念。据说,现在中国女同性恋小说特别流行,可能也是由于压迫太久了,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机会了。在欧洲,同性恋已经不受歧视了,在中国也慢慢的宽松,像一个能量的释放。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看点。

我听说,现在女同志小说主要读者不是男孩,而是女孩,这也是个很奇怪的事情。以一个正常的心态来说,像我们这代比较传统的人来说,我可能会欣赏一个女同志的小说或者电影,但是我肯定接受不了一个男同性恋。但是中国好像有点相反,我觉得这个挺有意思的。人同此心,可能欧洲比我们想法先进一些,但是它的能量还没有释放完。所以这个人物在另外两部里变成绝对的主角,可能跟读者的反馈是有关系的。读者对她的热衷,可能远远超过那个男记者,那种快感是非常符合人某些阴暗因素的释放。

止庵:咱们设想,如果没有这个女孩,这本书恐怕真的是非常一般的书。她在里面起什么作用呢?除了做电脑黑客之外,其它的并不是特别重要,不是非常需要这个人。有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就是男主角差点被人家打死,她去救,这种事也很多,但是我觉得也不一定非得需要。

她的身世在第一部里有很多表现,她有很多反抗的残酷,或者说很超常规的表现,在后面都是能找到依据的。我还得冒昧的说一句,这本书不是写的文学水准多么高的书,但是它确实是一本很好看的书。就像《达·芬奇密码》,也不是一本写得质量多好的书,却很畅销,你确实不能拿一个什么水平去要求它。它能够做到很好看,有好多读者,就够了。

我觉得刚才陈老师说得特别对,如果站在女孩的角度来考虑这本书,确实有很多新的因素。如果把这个去掉,比方说一个记者破案的故事,这种书在西方有多。因为英、美的法律制度有点不同,英国是有私家侦探介入的调查。美国私家侦探是不能介入司法调查的,比如,在奎因的小说里,奎因的爸爸是警长,所以他才能介入。美国的推理小说里,侦探都是外面雇的人。到了二战以后,基本上就警察破案了,我们现在看到的侦探小说都是警察本身是侦探,不用外面的社会人员。

咱们也是一样,家里出事,你肯定找警察,你不会跑街上去找私人侦探,这就是制度变化。但是也有其他的一些人破案,比如说记者去破案,这个在日本、欧美的书里很多。所以,我觉得这本书的主体部分是用了一个常见的推理小说的一个模式--密室犯罪小说。

这个密室是一个岛,比较大,出了一个车祸,暂时大家不能出去,然后有一个人失踪了。其实你看这个小说快要结尾的时候,根本不是一个密室犯罪小说,为什么呢?因为这个人从里面跑出来了,根本就没有这个事儿,它用了很多现有的欧洲流行小说的因素,它最终目的不是写这个东西,不能把拿它当成一个文学的书来看。

咱们刚才也谈到,有些人物从性格、身份上来讲,好像有一点点不是那么圆满。如果我们当推理小说来讲,人物都不需要圆满,它都是一个符号,比如说张三破案、李四破案、福尔摩斯破案,然后奎因也破案,克里斯蒂、保罗也破案,保罗这些性格都是加上去的,他起破案的作用。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拉森 读书会 杀手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