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七期:“拉森现象”里的杀手规则

2010年06月17日 15:48
来源:凤凰网读书

读者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与嘉宾交流(图片来源:人民文学出版社)

中国作家应加强内真实和外真实的理解

读者:我看这个书的时候,觉得有点吹毛求疵了,瑞典在我看来已经世界上最完整的一个国家了,尚且有这么多的愤怒。看到后来,我觉得作者是非常理想主义的。而且像刚才陈众议老师说的,“破”是怎么来收?是收在龙文身女孩这儿的?这个女孩简直是无法不能,她能侵入电脑,她什么都能干。就像《基督山伯爵》里伯爵出来复仇一样,他是非常神通的。这个让人看起来也是比较过瘾的。

止庵:我觉得这个女孩严格说是咱们社会上较多的一种人,你要是满大街转,竟是这样的人,但是她不一定是破案的,这样的人非常多,我是说这个样子的人很多。确实我觉得瑞典这个地方,我也没去过这个地方,但是我看它这个书,它出很多侦探小说,瑞典有两位是世界级的侦探小说家,一个是沃兰德系列,一个是马丁·贝克系列,马丁·贝克系列是国宝,两个作者是瑞典国宝,北欧人在这方面这种理性思维的方式。

再挑一点毛病,就是结尾这部分有点简单了。而且这个女孩把东西都拿她那儿去了,后面的故事就没有用了,他好几百亿的钱都拿她那儿去了,后两部里,这个钱没用上,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读者:是不是这样,这个钱对龙文身女孩来说不重要?

止庵:我有一种疑问,她应该用这个钱,《基督山伯爵》里,钱很重要。

读者:我是从读者的角度。

陈众议:他有些线头没有很严格的把它梳理起来。

止庵:有可能这三部写完了,作者没有去世的话,有可能还要好好的改改,这都有可能。

读者:我补充一个刚才咱们说到推理小说这个内容。咱们国内应该是以民警为主,前两年有一个消息是一个私家侦探社,因为去帮助离婚,拍了一些照片,然后促成整个事情的结束,最后被判刑了,这个法院认定他们是非法的获取私人信息。所以要想在中国发展推理小说,就更困难了,都是以民警为主吗?谢谢。

我还有一个不成熟的假设,我发现现在的作家都愿意用长篇巨著来表达自己的一些想法。前两年余华写的《兄弟》,刚出的时候,大家除了批评他的粗制滥造之外,也批评他把它写完就急于出版了。但是现在读者已经习惯了这种出版节奏,现在我们就好像连续剧,一部接一部的推出。

国内的网络文学也是一部又一部的,比如说历史,一个烂事就写了好几部,我想问两位,这是一种巧合吗?虽然很多出版社都在讲,读者对于资讯的接受度越来越浅,需要出很薄的书。但是相反的,市面上大家比较喜欢的书,反而是写得很厚,这是一种巧合吗?

陈众议:我想起一句话,那些写长篇小说的人,是因为无法将他们的思想凝练到一个应该凝练的尺度。他们都是跟拉牛皮筋似的,把一个本来的短篇小说非得要拉成一个长篇小说,所以,他永远是感觉想写长篇。这是一个悖论。

第一,我们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确实是大部分的东西都看起来有点累。如果不写到一定篇幅的话,假设这小说它要是在一百多页打住的话,它许多细节都表现不出来,就剩下一个骨架了。这个实际上是一个永远讨论不清楚的问题,就是到底是长的好,还是短的好,关键是看这个题材以及作家驾驭的能力。

你刚才提到余华的《兄弟》实际上写得很松散。我是同意止庵先生这个观点的,就是说,我们中国人越来越不会讲故事。反正现在能读到的这些小说,它有观念,有思想,包括我自己不会写,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内真实和外真实的问题。以前我跟朋友也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的作家习惯于把真实的纬度放在跟现实的直接对应上。如果对应得太强烈了,你就写不出这种小说。实际上,瑞典的生活当中你找不出这样的人物,或者说找不到这样的故事,他并不是完全不喜欢,他可能有点喜欢到过头了。

你设想,他虐杀的这些女孩,都是秀色可餐的,他像希特勒那样把优秀种族保存,然后其他的都是杀。可他不是这样,他是很复杂的,他不屑于把原因交代清楚。所以他仅限于自己文本内部的逻辑性,尽管它的逻辑性里,确实是有些障碍,但是总体上来说,他是服务于它内部的一个真实。当下的瑞典生活很平静,你到了荷兰、瑞典之后,你就觉得整个街上是那么井井有条。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拉森 读书会 杀手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