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八期:巫昂、沈浩波与马拉多纳在此发生关系

2010年06月22日 14:58
来源:凤凰网读书

巫昂、张敬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理想主义始终都很重要

沈浩波:我们就讨论一个相对严肃的话题,小说写完之后,你怎么看我们的生活或者工作中理想主义这种情怀?

巫昂:我认为任何人大学或者研究生毕业,没有理想主义,他就不是一个年轻人,我也是一样的。当我想发稿的时候,我想做的选题不能通过的时候,我的那种痛苦是超过不给我发薪水的痛苦。所以这种理想主义,剥落的这种热情,其实是我们在人世间生存的一个基本的动力,不然你就直接进养老院了,理想主义始终都很重要。但是在我们人生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表达方式。你也很有理想,对吧?

沈浩波:当然,我觉得理想主义尤其是对一个传媒人来讲,很重要。传媒业其实是一种理想主义色彩很浓的行业,虽然说记者这个行业现在有些混乱,但是我觉得在一片混乱之中,还是会有若干的理想主义者在继续。对你来讲,你在《三联生活周刊》花了三年时间,从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到一个很成熟的记者。最后你亲手把这个饭碗砸掉了,然后现在干一些巫婆干的事儿,还美其名曰叫什么“身心灵”。我觉得转变有点大,从一个理想主义色彩很浓的一个中文系的大学生,激情澎湃的投身于媒体事业,同时自己又是一个作者,一个很有名的诗人,现在突然就当巫婆去了,天天给人算命,这个心里的轨迹是怎么形成的?

巫昂:实际上,我并没有把任何一种我在做的事情当做我终身的事业,我并不知道我下一个十年会做什么,写作可能是唯一终身的伴侣吧。真正的婚姻是写作,还有写诗,写小说。对我来说,理想主义就是你每天辛辛苦苦的工作,去实现它,并没有别的诀窍,所有的理想主义都是通过工作来实现的,并不是抑郁症,也不是倾诉,只是每天起来码字。

沈浩波:你的笔迹分析,到底是你码字的业余消遣呢?还是写作?还是你算命的业余消遣呢?

巫昂:它们互为消遣,彼此都是小三儿。

沈浩波:你刚才说写作是你的终身伴侣,很显然,算命是你的小三儿嘛。

巫昂:对,现阶段它们互相对我有补给,因为如果光写东西的话,你就会变得很宅,很闭塞,我给人做个案的时候,可以得到一些交流,而且我喜欢听高级机密。我不喜欢男女关系那种很浅的爆发,我希望听到人们跟我说这辈子跟别人永远不会说的东西,这是我的阴谋。

沈浩波:内心深处的八卦。

巫昂:对。

沈浩波:我不知道大家愿不愿意把自己内心深处的八卦,反正你只要看到别人写的字,你的八卦就被获取了,据说是这样。大家可以现场检测,不愿意把内心的八卦暴露给巫昂的,可以不写。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巫昂 读书会 马拉多纳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