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九期:蔡素芬《烛光盛宴》里的“大江大海”

2010年06月30日 15:57
来源:凤凰网读书

蔡素芬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库布里克)

小说的书写者并不限定她是哪里人

凤凰网读书:佩芬是有成长的经历,你是台湾本埠人,怎么会用这样的背景写小说?

蔡素芬:小说的书写者并不限定她是哪里人,就应该写哪个类型的小说,我不认为是这样。如果从小范围来看,我可能是台湾南部的一个小村落出生的一个小孩,我的童年在那里,从小地方看是这样。从大地方来看,我也是出生在台湾,对台湾的社会很喜欢,我在台北念书,在台北工作,也算是台北人。出生的地方是我的文化,我成长的地方也是我的文化。我观察到的人,我接触到的人,这一切成为我写作的养份。

今天谢谢佩芬,她昨天很辛苦,读到天亮。佩芬是很优秀的历史小说作家,我很高兴今天她能够在这里,北京我不认识更多朋友在这里,而她在这边住了几年。所以出版的时候,我寄了一本给她,演变成了今天她陪我在这里。佩芬的背景和我不同,这个不同,对我来讲,我有台湾本土的身份,我接触的是跨省籍的。不同省籍的生活我略有所知。眷村的小说是以眷村为主的,我刻意不要这样。因为既然已经有那样的眷村小说,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外眷村文化和眷村之间的接触,我是一个没有眷村生活经验的人,但是我和眷村有接触。所以,凡是尽心尽力的观察,做一个小说都是可行的。

在台湾,都会有编辑问我,你是台南人,你过去所写的台南的生活,有的人过去会有一个太强的定位观念,把人权限住。有一些题材没有处理到,现在已经处理到了,就把它写出来。

楠楠:我们知道作家写小说的时候,并不是凭空的,要到处寻找素材,去调查,这本小说有怎样的寻找经历?

蔡素芬:有的。刚才讲到瓜子那一段,我听说有这样的事情,在眷村里自制瓜子去贩卖,我很奇怪眷村怎么能做这样的营生,我就去调查。后来得知,虽然有法律规定这种贩卖方式,但是法也管不到,可以这样做。我去调查瓜子怎么做,一方面是请教,一方面是查文字资料。我因为书写这个才了解,做瓜子的瓜子和吃西瓜的瓜子是不同的,我原来以为是一样的,有一个西瓜品种是专门用来做瓜子的。每一个部分都是需要做调查和了解的。

凤凰网读书:佩芬在写作当中有没有什么素材是要去调查的?

林佩芬:我的历史小说不在这个里面,但是我很愿意说到眷村做瓜子的事情。我小的时候,曾经亲自到眷村里去买过榨菜、四川的豆瓣酱和辣豆腐,很多四川人家的妈妈在这里做副业改善生活,这就传播了四川的饮食文化。山东的妈妈们做大白馒头,我好喜欢。在眷村的生活,让我品尝到不同的语言和不同的饮食,给我很深的印象。我妈妈是上海人,我是讲上海话长大的,但是我到四川妈妈家,我可以学到四川话,吃到四川的东西。我到山东妈妈家里,那个馒头我妈妈不会做,我好想做这家的女儿。人的感情是慢慢培养起来的,刚开始可能语言不通,但是饮食的吸引啊,到了人家家里喊“张妈妈、李妈妈”,人和人之间的情谊啊,一个家里做了馒头,其他小孩也可以来吃。除了书本以外,生活上的回忆是很直接的,已经在脑海里印象很深刻的,只要努力的回想一下童年的生活就可以找到题材。对于作者和任何有兴趣写作的朋友来说,童年生活就是很好的小说,大家回想起来都是温馨、亲切的。像素芬写的大时代,在很多地方又要借助于非常用功的读书,包括她描写的1949年的流离颠沛这一段,我们不可能亲身经历过,要求助于深厚的学养,要借助很多学者、专家们历史学方面提供材料。幸亏我们海峡两岸出了很多历史方面的书籍,在这方面素芬运用得非常灵巧的。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蔡素芬 读书会 烛光盛宴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