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三期:“不看李海鹏,一点出息都没有”

2010年07月28日 11:03
来源:凤凰网读书

平庸的记者和伟大的记者区别在于大脑

读者:刚才有很多新闻专业的同学问了很多很专业的问题,我是一个非新闻专业的同学,但是我很希望毕业以后能够从事新闻媒体做一名记者,所以我问个比较通俗,但又是我特别感兴趣的问题。我想问李海鹏老师,你作为一线记者的时候,你是如何评价一个优秀的记者的?我也很想问邓科老师一个问题,作为一名没有受过专业培训的人,他如何踏上从事新闻记者这条道路?

李海鹏:我觉得是这样,假如说有30条标准,有一个人在任何一条达到非常好,其他方面及格就是好记者。

读者:你如何使自己成为一名好记者的呢?

李海鹏:无非就是你工作要努力,采访的时候努力,每个角落都要采访到,写稿子的时候不要编造,不要收别人钱,剩下就没有了。

邓科:其实真没有什么好、坏,可能只要自己有一个目标努力就行了。你采访能力强一点,也许你问两个人就问到了你想要的料,如果你采访能力弱,只要你肯去问,你问十个人,也能获得同样的料,有时候真的是这么一种劲头。我当时记得美国有一个普利策奖获得者到我们集团来做讲座,我当时跟他交流过,他说实际上简单来说,记者分为两种类型,如果你是擅长于文字,你就多去看文学作品,多看小说,多去体验人的心灵;如果你更多的是对调查感兴趣,你就多去看资讯类的东西。海鹏说过一句话,他当时说做写作的,其实一个好和坏,最根本来源于你对人与事的理解能力。《南方周末》招记者一直有一个很重要的标准,那就是对中国要有感觉,你能够对这个时代有你个人很深刻的提问。一个平庸的记者和伟大的记者区别就是在于大脑吧,有没有新闻专业其实并不重要,《南方周末》很多都不是新闻专业的,新闻采访只是技术层面的东西。

读者:我想问一个问题,我们现在学术界广泛讨论说我们中国现在面临严重的信仰危机,我想问一下海鹏,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的?我们中国人现在有信仰吗?

李海鹏:我觉得是一个体制问题,其次才谈信仰。我家对面的那家人,天天把门上的小窗户开着,香烟缭绕在里面念经,我特别讨厌,那东西又难听,就跟他们家住一个佛祖差不多。首先,我觉得要有原则,信仰是跟功利没有关系的,不是说我今天我去追一下基督,或者求一下佛祖,我明天考试要考一百分,跟这个没关系,信仰就是一个信念。比如我和宪楠聊,她说很空虚,我难道给她点信仰,她就立刻好了吗?其次,信仰要不强加于他人,它是消极自由的范畴,不是积极自由的范畴。罗素有一个说法,我特别认同,大意是说,一个信仰或一个宗教发展到人数足够多的时候,一定有大量虚伪的人加入。基督是一个很纯粹的人,释迦牟尼是一个很纯粹的人,但是这个人世间有灵性在,纯粹的人不可能那么多,怎么会有那么多教徒呢?都是各有各的目的。我特别不喜欢一句话:中国的信仰危机是因为国外有宗教,我们没有。外国某个国家好,促使它变美好的力量也许跟宗教有关系,但还有其他的因素呢?比如说平等、人权、契约关系。

读者:你好,邓科老师,我想问您的问题是关于现在的一个名人,他被誉为是史上最牛的历史老师袁腾飞,他应该说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他上过《百家讲坛》,你说这个是很官方的节目,但是他也能上,他的很多语言甚至在现实是不能说出来的,比如说他曾举过一个例子,说微软公司的股份是所有员工的,那么它就是集体所有财产,当有一天微软公司的财产能够属于全美国人的,它就是全民所有制财产。他有很多很多这样类似的语言,我想问一下,您作为《南方周末》的媒体人,您会不会报导袁腾飞这个人?如果会,会怎么处理?

邓科:不是会不会的问题,是已经报道过了。袁腾飞上过《百家讲坛》,可能当时审查不严,其实我倒没有觉得袁腾飞说的话怎么样,袁腾飞说的话实际上大家也都在说,他可能放在网上,形成一个焦点,形成了事件,我们要报道袁腾飞倒不是关注他本身的言论,他本身的言论也没有多少新的观点。但我们可以把他作为一种新的现象,作为一种社会心理。袁腾飞在这种文化时代,应该还是非常普遍的现象。

凤凰网读书:时间关系,最后一位。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李海鹏 第十三期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